菜单导航

意外中的意外

作者: 潮帝 来源: 潮帝文学网 发布时间: 2019年09月11日 17:42:14

然而无论如何也不会想到的是,在事故中心依法律程序做例行调解的当日,整个事件便画上了句号,且平平静静。

二零一零年四月二十七日,早晨九点左右,接到了妻子的一个电话,讲岳父撞人了,对方已报了警,正在某医院。并没有多想,放下手中的工作,匆匆往医院赶,一路上还在琢磨,电瓶车能把人撞怎样,还报警小题大做。然而到了医院,发现妻子一个人坐在走廊的连椅上,不停地擦拭着眼泪,才觉事情似乎没有想象的那么简单。

 

岳父还在治疗室进行简单的伤口处理,仅是一点皮外伤,但被撞的那人头部恰巧摔在了路牙石上,现正在抢救室,且随时都有生命危险。听了妻子的哭诉,一颗心似被一只无形的手猛地揪了起来,脑中霎时一片空白。

 

我问妻子岳父还不知对方有这么严重吧,妻子说她还不知该不该跟他讲,我说先不能让他知道。妻子哽咽着问我该怎么办,是啊,接下来干如何处理呢岳父膝下仅有这一个女儿,一遇啥大事小情,就指望我跑前跑后了,要是有一两个兄弟姐妹,也能商量商量。我急的在原地团团转,没有一丝头绪,愈理愈乱,再看妻子更是只顾流泪,毫无他法。唉,真的是当局者迷吗

 

谁是某某某的家属正在那儿焦头烂额,苦思敏想,突听的医生喊岳父的名字,忙一迭声地应道,我是,我是。请去把这钱交一下,说完递我一张单子。好,好,我接过单子便往楼下奔,这也才想起妻子的表哥就住在附近,而且平日里结交甚广。来不及细想,边跑边与他取得了联系,一颗心算是稍稍平静一点。

 

交完钱,我站在医院门口左顾右盼,不停地看着时间。也就一盏茶的功夫,我却觉得如同过了几个世纪,表哥终于出现了,我迎上去,差一点就搂住他哭上一把。

 

和表哥来到楼上时,岳父的伤口也已处理好了,交警正在做笔录,不让人靠近,只是留下了我的电话。等事毕以后,岳父便急着问我们对方的情况。我们没有告知他实情,表哥说既然警察已接手,我们就先回家吧,有事人家自然会和咱联系。

 

岳父坚持要去看一下对方,以表示歉意。表哥又讲,先不去管谁的责任,因为双方的情绪还比较激动,尤其是伤者一方,为了避免一些不必要的麻烦,明天再来也不迟。

 

岳父再没讲什么,只深深地叹了口气,似默认了表哥的意见。我与妻子也非常赞同表哥的观点,唉,倘若不是他,我们还真不知该如何是好。

 

回到家中,着实把岳母吓得不轻,但很快就被我们的谎言稳住了情绪。

 

四月二十七日晚,一个不眠之夜,从未有过的紧张,焦躁,不安。一位年近六十的老人,骑着电瓶车竟把人撞成了这样,当真是意外中的意外啊,谁能相信但确实发生了。一整晚,满脑子都在还原着岳父骑车撞人的情景,还有那人现在是死是活或者怎样,若死了,岳父该承担什么样的责任,反之成了残疾或植物人,又该怎么处理,种种如果和假设,总之一个字

 

次日一早,我与表哥去医院探望伤者,在我们的再三劝阻之下,岳父才勉强留在了家中。

 

 

来到医院,伤者的家属并没有对我们做出什么过激的行为,只是人人均一副伤痛欲绝的样子,尤其是伤者的妻子,我们俩也不知该如何安慰,而且见其也不过四十左右的年纪,心中更是深深同情。

 

伤者还在重症监护室,我与表哥只是隔着玻璃看了几眼,但也已感到事情的严重性,伤者的家属又对我们讲,医生已通知了他们随时做好思想准备。如此不免心中异常复杂起来,且不论谁的过错,毕竟伤者已是危在旦夕。我有些难为情的掏出准备好的几千元钱,塞到伤者妻子手中,她,还有其他亲属,都还算理智,并没因此多说或做什么,看得出他们都是些善良明理之人。我与表哥又简单的安慰了几句,便前后出了医院。

 

回家的路上我问表哥回去该怎么说呢老瞒着也不是办法啊。

 

表哥说我现在最担心的倒不是这个,我真怕那人要是成了残疾或植物人,麻烦就大了。

 

上一篇:小站的警示

下一篇:和尚庙里的女帮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