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导航

和尚庙里的女帮工

作者: 潮帝 来源: 潮帝文学网 发布时间: 2019年09月11日 17:42:55

衍香听着寺庙的钟声长大。 金刚寺坐落在离衍香家不远的村头,衍香小的时侯就经常到金刚寺玩。站在寺墙外小河边的野刺玫下,望着朱红的寺庙大门,好奇地想,是先有和尚还是先有庙呢。 小时的衍香叫艳香。那时,母亲多病,衍香有时就跟母亲到清寂破落寺庙求香

  衍香听着寺庙的钟声长大。

  

  金刚寺坐落在离衍香家不远的村头,衍香小的时侯就经常到金刚寺玩。站在寺墙外小河边的野刺玫下,望着朱红的寺庙大门,好奇地想,是先有和尚还是先有庙呢。

  

  小时的衍香叫艳香。那时,母亲多病,衍香有时就跟母亲到清寂破落寺庙求香。寺庙里有个老寺主,一次,老寺主摸着衍香头说,这孩子叫艳香不好,长大后必多灾多难,改衍香吧,宽衍平安。衍香母亲鞠躬拜谢点头应允。

  

  衍香长大后还真的没得过什么大病,可结婚找了个男人却是个病包儿。男人患气管病,这病年轻时还好点,岁数稍大,就越来越厉害,出点儿大力气,上气不接下气,咳嗽不断。

  

  为了男人的病,衍香四处寻医问药,偏方搜集了一大摞,男人的嗓子仍然像拉风匣似的响个不停。看着男人遭罪的样子,衍香自然忘不了已经变成古树苍翠红砖青瓦的金刚寺。

  

  每月逢八,衍香就要带上香火和供果去金刚寺进香。有时进完香,她不着忙回家,也像母亲当年那样,帮助寺庙洗洗涮涮打扫卫生。时间久了,衍香再来进香,自然而然地不用买供品了。

  

  一天,衍香到寺庙帮厨。一个丰腴的中年女人说,衍香啊,现在这里缺人手,你就在这长干吧,寺上多少给点工钱也能贴补家用。

  

  说话的女人大家都叫她胖姐,胖姐在寺庙管理僧厨和橱帐。她心地善良,女帮工们都很尊重她。她除了这些工作外,还给客人做小灶,并给主持兼做寝饭。

  

  一旁干零活的女帮工听了胖姐的话,也都搭腔说,衍香,来吧,看你人也挺好的。这些女人都是从外地来的,是金刚寺虔诚的信徒。衍香想,孩子上学正需要钱,男人身体又不好,就高兴地答应了。

  

  第二天,衍香来到金刚寺,换上寺庙制作的青褂长衫,戴上青布圆帽,对着镜子把外露的头发拢到帽子里。这时,镜子里出现了粉里透白美丽的脸,就像寺墙外小河映照的野刺玫花一样灿烂。

  

  从此,衍香就成了寺庙的女帮工,她长得干净,干活利落,烧茶、上供、摆桌子、扫地、刷碗样样勤快。渐渐地,女帮工们和寺院的和尚们更喜欢她了。

  

  衍香和胖姐处得最好,就差点儿是香火姊妹。胖姐有个头疼脑热,小病小痛的,衍香总是忙前围后精心地侍侯。后来,胖姐就把做小灶和寝饭手艺教给衍香。每当寺院来了高人贵客,有了衍香这好帮手,胖姐也就清闲多了。

  

  就在衍香来寺庙不久,一个风雪夜,寺庙敲钟的老和尚不慎摔下钟楼,老和尚住进医院,不久就圆寂了。寺庙一时没人敲钟,胖姐对衍香说,你男人在家闲着也是闲着,我找主持让他也来干吧,每天敲敲钟也累不着。衍香听了高兴地向胖姐千恩万谢。男人来敲钟,家里又多了份收入,孩子上学的费用就更不用愁了。

  

  从此后,衍香的男人也来到寺庙,穿上破僧袍开始敲钟,钟声里掺杂着咳嗽声。

  

  春暖化开天的一个清晨,衍香踏着晨钟来到寺庙,里里外外忙活了半天,不见胖姐的影子。衍香想,胖姐是不是有生病了,于是放下手里的活来到胖姐的卧寝。胖姐满脸憔悴,挂满泪痕。衍香问,大姐,你是生病了么?还是想家了?胖姐流出泪,摇了摇头什么也没说。

  

  第二天一大早,衍香做了碗面端给胖姐,胖姐人去寝空。正着急时,衍香的男人提了个像瘟鸡鸣叫似的嗓子来了,说胖姐是早晨流着眼泪离开金刚寺的。胖姐不辞而别,衍香哭了,姐妹们也哭了,大家都纳闷胖大姐怎么会无缘无故地走了呢。

  

  尽管胖姐为人好,可还是有人私下猜测,胖姐是不是像几年前的那个女人也携款逃跑了呢。

  

上一篇:意外中的意外

下一篇:绝美少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