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导航

恰是这夏,允以明媚

作者: 潮帝 来源: 潮帝文学网 发布时间: 2019年09月26日 14:15:19

晨起,见花草上的露珠,便觉得非常的晶莹可爱。既见露珠,已入夏时。天变得漫长,夜便的窄小且显得深邃,星空尽处还有另一片星空。入夏,便觉得乏困、慵懒,真想如红楼梦里的湘玉那样,肆无忌惮的侧卧在大石上,任那些阳光潋滟在身上,感受细风拂过的清浅。那种姿态,当真是洒脱自然,可我们只有想像,却是学不来。

黄昏来临,我总会将窗户紧闭,不让那些霞光披散在我的桌案上。因为我总觉得那是在警戒自己,不要在消磨时光、挥霍岁月。可当晨阳初起,无论如何,我都要穿戴整齐,像是接受洗礼,双手托腮,看着那团柔和的火轮一寸一寸升起。我懂得享受时光,在时光之下,安稳的微笑。无论是我对黄昏的躲避,还是对晨阳的亲昵,我对时光的态度都是珍重,就像一个人孩子对父母的珍重。

中阳如火,温度便猛得窜到最高点。空气中翻起了浪纹,万物都在粗犷的呼吸。街道上,人流疏浅。踏步走进公园或小景,那老松老柏下面,排坐着家家口口的,好不热闹。这始终是好的,待在家中,借着空调和风扇,时间一久,便会觉得脑子发涨,这就是器械的弊端了。而大自然绝不要求你回报,给你荫蔽的场所,给你透骨的凉风,直到你在长椅上熟睡,他仍不休止,给你纯静的美梦。听那些人密密而谈,才发觉,他们少了对恶劣天气的抱怨,多了几分对大自然的亲近。

这始终是好的,刺眼的光线折射到池面,再经过池中荷叶的相互映照,入眼,便觉得一池都是金光闪闪。每一株莲,都有每一种姿态。有的老气横生、颓颜在水面;有的朝气蓬勃,挺立在水面;有的婉约如流水,有的豪迈如瀑布,有的含羞带笑,有的大方爽朗……皆展露出不同的姿态。一池金莲,竟像是一个世界的缩影,百态浮生在水面,每个人都能在其中找到自己,那个与自己轮回成不同生命状态的莲。

莲表清净和雅韵,而桃表汹涌和热情。桃花灼灼如火,遇见了,不分彼此,只觉得心头小鹿乱撞。而入夏,桃花早已谢尽,枝头坠跌的是那一颗颗小桃。近看小桃,总会挑剔出一些美感。小桃面露红润,带着丝丝的羞怯,佯装着可爱,调皮而使人怜爱。她贴在你的心你的肺向你诉说着,还记得四月芳菲吗,你指向我,用华丽的词藻赞美我,如今我褪去了华衣,穿上了绿装,你可还记得,还记得我曾经盛在春中、毫无忌惮的姿态。

夏有小桃,也有石榴的喇叭状稚体。散落在大枝小枝上,就像是青春在鼓唱着欢歌。走过石榴小林,走在石卵铺就的小路上,看两边的绿丛密密,看两边的水杉纵纵,时光就这样轻易的在小路上流淌。来到小廊、看河水滚滚而过,逝者如斯夫,呵,都在不舍昼夜。小廊连亭,亭高矮不一,形状也各不相同,有的是草庐亭,有的是蘑菇亭,有的是华盖亭,有的是碎帘亭……亭的中间有些石桌、石凳,可以供人们闲做、闲聊。

遇一方古朴大门,便拾步而入。沿道的墙壁上,皆有古人或是今人的留彩。那短石匾上的镂刻是小篆,我可是一字都认不清,石匾右侧,有些简体字做意译。有的钟灵毓秀、有的山河飘荡、有的经魂禅韵,字字都漫着时光的芳香。再向里走,便有了隔开的屋子,里面摆放着明清的瓷器,还有宋朝的香炉,青瓷大碗长宽都有一米,那三角的香炉上面锈迹斑斑,还有那龙泉剑、九龙玉璧,都是含着时光的气息,一层一层的孵化出古代的繁荣。

天空黑云突然晕起,簌簌小雨轻落,打在那飞檐上,弹成浓浓的水雾。撑起雨伞,走在这烟深的小道,任这一切风景都朦胧成一幅泼水墨画,不过,最绝美的风景还是那个执着油纸伞,携着丁香愁怨的姑娘,慢慢辗转入梦。两眸相交,化为画中的点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