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导航

情可以惋惜,人要走难阻挠

作者: 潮帝 来源: 潮帝文学网 发布时间: 2019年10月02日 12:15:55

如果落花有意流水却无情是命中注定

我不相信 我不放弃

爱情故事里没你不行

落花有意流水却无情

多让人惋惜

——许嵩·《情惋惜》

你在为谁惋惜?谁又在惋惜着谁的过去?落花有意流水无情,注定如此。这种事,与人无关,感情的事,只得惋惜,但值得惋惜?

故事只是故事,是你过去的事。你的各种记忆终端帮你留下了和故人的点点滴滴,一页一页,精确到了时分秒,一来一往,都是些无限追忆。多年来的心灵交汇,怎是你几秒钟几分钟就能够抹去的?缘来缘去随风散,反正不是我的,我也不该要。该惋惜的情,依然是情惋惜……

不悔梦归处,只恨太匆匆。总是在失去的时候,才觉得遗憾,惋惜,却不可急急的盼望它重新出现。人离开了之后,免不了痴心怨怼,却不可急急的希望挽留,天真的以为时光会眷顾,把时针倒转。犯过的一些错,发生了以后,感到尴尬,措手不及,却不可急急的装作没有发生过,装作没有搅乱任何人的生活,装作自己毫不在乎。

突然有一天,是哪一天呢?竟然想不起,你我那样纯净的天空,竟然乌云密布。误会犹如缠藤的蔓,疯狂而固执地依附于枝干。绞扭着身躯使劲地钻,俨然与树浑然一体。要怎么办?只能仰长叹,此生缘分太浅。何苦伤人自伤?默然离散,便是最好的结局。

曲默说,若要离散,无论是哪一种方式。都无可避免地要有人受到伤害。既是如此,就留给你一个决绝转身的背影又何妨?若是有一天想起,至少会觉得,错的不是我,或者错得最多的不是我。

若那人执意要离开,决绝地放手,你转身孤独地行走,又有何不可?曾经的纯真在温柔里死去,光阴没收了美好的一切。

最后注定自己的路,不需要其他人陪同,只能一个人走。曾经相约结伴而行的人呢,而今你们又在何方?那是在某一个离别的渡口,潇潇离歌,注定分开,不管曾经如何不舍和留恋。若山水可以两两相忘,则日与月也可以可以毫无瓜葛。

不管曾经如何地亲密无间,默契并肩。早知道人生相遇是一种偶然,相离却是一种必然。然而纵然明白缘来相聚,缘尽离散;纵然转身决绝如斯,微笑走远,可怎能真的做到心情无恙?站在走过无数次的十字路口,心底默默感叹:伤痕累累的心,要如何去挽留,你离别的脚步?

那首《当你要离开的时候》:“当你要离开的时候,我们走过了无数个路口。感觉到你要去挣脱,我明白无力再将你挽留。当风再吹来的时候,连一点痕迹都不留。”无数次,歌声响在耳畔。我想,这就是最美的答案。

这首《恨上离别》:“烟雨勾勒回忆落下了红思念,我又遥想当年挽手黄昏间。青湖畔噙泪一别模糊了视线,若是无缘再见,恨上了离别。你走吧,好好珍惜他。我想我可以接受这变化。”古韵味十足,烟雨中的离别,背影被雨雾吞没,弥留的情还挂在心头。情留,人走,难挽留。

还记得吗?曾有这样一段文字:人们对待珍惜的东西,通常会有两种方式。一种是紧紧攥在手里,越痛攥得越紧;一种是放它走远,给它自由。恰当时机,轻轻一推,助它飞得更高更远。而我的答案借用许嵩《海上灵光》来回答,放下对“美”和“好”的愚妄执着,才能够最大限度的接近美好。欢乐和苦恼必然联系在一起,每一个欢乐背后都隐藏着当这个欢乐失去后的苦恼,每一个苦恼背后都隐藏着当这个苦恼失去后的快乐。

只想,莫失莫忘,莫忘莫失,人走也罢,我只把情深深惋惜。
由此刻开始出发,世界就在你的脚下。踏着梦想的脚步,走在青春的路上,在岁月里尽情绽放自己,让生活为自己骄傲,让时光为自己自豪。

千帆过尽,万物归心,梦想,一直在路上。当走尽了千山万水,当越过了世事沧桑,终有一天,你会在最不经意的时候,遇见最美的风景,邂逅最好的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