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导航

万迎山情思明月拂去他们心头的哀怨

作者: 潮帝 来源: 潮帝文学网 发布时间: 2019年10月19日 17:29:50



万迎山,好一个大气大度又喜滋滋且乐呵呵的名字啊!也许几十万年前她就深情地躺在凤凰山宽阔的怀抱里。不知是谁给她取了个柔情似水的名字,然而就是这个不平凡的小山,却哺育了我们世世代代的铜陵凤凰山人。

新中国成立初期百废待兴,党和人民政府就开始在这里勘探开采。几十年来,万迎山毫无保留的把自己的一切都奉献给了人民共和国。如今的万迎山老了,岁月的梨铧已经爬满了他的额头,他就象深秋的黄叶、严寒的松柏,更似一位德高望重睿智的老人,感悟岁月的蹉跎和延续着生命的亘古价值。

不知是谁人所说,人老了最容易怀旧。退休之后总是怀念过去的峥嵘岁月。

上个世纪七十年代初期,铜陵矿山建设如火如荼,从桐城、枞阳和铜陵县招收一千多名风华正茂的青年小伙子,怀着建设祖国的满腔热血与豪情壮志从长江北岸招工来到凤凰山铜矿。来到了你的身边,与你朝夕相伴。我曾经在你的脚下开过卷扬机;作过宣传干事,任职一个井下区队负责人,夜以继日地在八百米的深处采矿;工休日无数次地攀登山顶,在悬崖峭壁上采春茶,树木层中打板栗、挖蕨菜、采山笋、马兰头、石蒜、地皮,渴了捧一眼山泉水,饿了摘一粒野果。忘不了在你的怀抱里抒发心中的喜悦和悲伤。忘不了相依相偎尽情享受阳光雨露的柔情。忘不了那如火如荼的映山红和阵阵松涛奏出的特殊乐章。

万迎山,曾经有过辉煌灿烂的岁月。铜陵凤凰山发现矿藏之后,321地质队和铜陵有色井巷公司相继来到这里安营扎寨。万迎山见证了矿工们无私奉献悲欢离合的岁月,又象一个可亲可敬的老人把矿工揽入他宽阔坦荡的怀抱,用自己的乳汁哺育了他们,奉献树木给他们烧火做饭,清风明月与他们抵足而眠,清风给他们驱逐劳动的疲倦,明月拂去他们心头的哀怨。

5 0多年,矿藏开发的黄金时期过去了,矿山进入了关破程序。只有少量的边贫矿可以继续开采了。如今的万迎山无遮无掩,坦坦荡荡,满头青丝变成了白发,白发又变成了秃顶,相濡以沫的朋友都已离开了这里。迎着东南方向塌陷的半壁深凹,是大爆破采矿留下的创伤。在乱石垒垒的草丛中随处可见铜草花和有人考证是春秋战国时期的印纹陶片,不远处蒺藜的栅栏围垦的菜畦水淋淋的绿色,赭黄的半山坡更显出鲜嫩嫩的生命。

在暮色苍茫的傍晚我漫步登上万迎山,感到悲壮痛惜。忽然发现一座高高的坟茔,我正在俯身向前仔细地辨认墓碑上碑文时,“谁,不许碰!”一声吆喝,吓了我一跳,一个穿花格子春秋衫的姑娘跳到我面前,她横眉冷对,对我毫不客气。她说这是她伯父的墓,谁也不许碰。她说伯父是在七十年代初期“百天誓死拿下百米井筒”的施工中牺牲的。那是一个激情燃烧的岁月,忽视安全生产极左思潮泛滥的年代,给我们留下的只能是痛苦的回忆、难忘的教训。现在,矿工们四海为家转战到别的地方安营扎寨,退休的老矿工也都搬到市区去了,然而亲情难舍,她一家人仍然守着万迎山,守护着大伯的坟墓。我想,在万迎山应该建一座纪念碑,刻下为矿山建设而牺牲的工友,让我们的后代永远记住他们的贡献。

我站在万迎山脚下,心里感慨颇多。矿山好比自然界的所有生命一样有着辉煌和关闭的规律。“落花不是无情物,化作春泥更护花”。这时,阳的余辉把万迎山抹上了一层金色的光环,“老夫喜作黄昏颂,满目青山夕照明”,万迎山静静地立在五里矿区山峁上,并不感到寂寞和孤独,正在昂首阔步等待新的开发,在期望着有新的贡献,呼唤继续燃烧延续自己生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