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导航

那段经历是多么地天真!

作者: 潮帝 来源: 潮帝文学网 发布时间: 2019年10月19日 17:30:22

那年我上小学四年级,傍晚放学回到家,母亲告诉我一个好消息。她说,镇上的黄叔叔邀请我去他家吃饭,而且特别交待要我带上与我关系最亲密的小伙伴。

母亲还说,黄叔叔家的桌子就那么大,最多也就坐七八个人吧,她嘱咐我只须告诉五六个小伙伴就行了。

我问母亲,黄叔叔为什么要请我们去他家吃饭呢?

母亲说,你黄叔叔家那台电视机全仰仗着你们每天晚上去,要不他们家就会冷冷清清的。你带去的那些小伙伴往他家一坐,他们家就热闹,他喜欢热闹。所以,他非常感激你们。

听了母亲的话,我像是一下子找准了问题的答案,黄叔叔请我们吃饭也有了十分充足的理由。于是,我点着头说,噢,原来是这样呢。

那时候正热播电视连续剧《霍元甲》,我家穷,买不起电视机,我们村也仅有一台电视机,可等我们放学飞快地跑过去,电视机前能坐人站人的位置,早已被村里的老人和大人占据了,我们这些小孩们只能坐在最前面冰冷的地上,距离电视柜大概一米来远,仰着脖子看。或是把头插在人缝里看,有时演得正精彩,突然被前面走动的身影挡住了。这的确是件无奈而又扫兴的事。

所以,直到后来有一天,黄叔叔来我家做客,告诉我们他家买电视机了。我就忍不住试探着问他,我可以去他们家看电视吧。黄叔叔哈哈大笑着说,当然可以呀,而且欢迎你带小伙伴来哟。

镇上离我们村约有两里路远,但为了看电视,我们真是什么也不顾了。放学做完作业,晚饭也不想吃,我就兴冲冲地召集村里几个伙伴去黄叔叔家。

黄叔叔家看电视,与村里比起来,环境和效果就截然不同了。黄叔叔家电视比村里的屏幕要大一些,而且还是彩色的。除了我们七八个小伙伴,电视机前就剩下黄叔叔和阿姨了。因此,我们都能坐上登子,有时甚至还会吃到花生、瓜子之类的零食。

这个消息真是令我欣喜若狂呀!

第二天坐到教室里,我的脑子就开始盘算着邀请谁和我一起去:先明可以算一个。他和我关系最好。他曾经把他爷爷“狗钻笼”的帽子偷出来,送给我戴了一个上午,让我头上很暖和,心里更暖和。红亮也可以算一个。我们真是患难相交的好朋友,有一次我们去偷摘祝疯子种的桃子,刚从树上跳下来,祝疯子就朝着我们放了一铳,我们匍匐在地上,听到铅弹穿透树叶传来“沙沙”的声音。春芳也可以算上一个。整个夏天我都没有带水去学校,只要是口渴了,就只管咕咚咕咚地喝她带的水,她从来没有嫌弃我的嘴脏,而且只要是我接近她的座位,她就微笑着主动地问我,肯定又是口渴了吧?然后从她的抽屉斗里取出那个带有橡皮塞的输液瓶,双手递给我。福子也要算一个。他比我高一个年级,可是还喜欢和我们一起玩。下雨时淌过漫水桥,他总是拄着一根竹棍勇敢地走在最前面。他是我心目中的英雄。大兵呢?带上他吧。那次我被蜈蚣咬了一口,他替我吸吮了伤口,还撒了一泡热气腾腾的尿为我“以毒攻毒”。钢波也算上一个。平时不会的作业,都是抄他的。期中考试,他还把填空题、选择题答案扔给我。小龙呢,也可以算一个。他是独生子,从家里带的芝麻饼子,半路上遇到了我,偶尔也会掰一小块让我尝一口。不!还是不带他,他上次放学烧了一把野火,用棍子挑到我脚下,我的尼龙袜子烧了个洞,结果我被母亲狠揍了一顿,最后他竟然不承认是他点起野火的事!

好吧,就这么定下了!出席宴席的小伙伴已经凑齐!这时,我突然想起有个非常重要的事没有问清,那就是黄叔叔邀请我们什么时候去他家吃饭。

放学了,我迫不急待地问母亲。母亲正在做晚饭,她一边笑着,一边说,哎呀,你看,这么重要的事,我也忘记了问你黄叔叔了呀。这样吧,孩子,我明天去镇上赶集,我再问问吧。问了我告诉你,你再通知你的小伙伴们。我一个劲地说,好呀,好呀,高兴地坐在灶下,帮母亲把炉堂里的火烧得更旺。

第二天,放学了,我到处找母亲。母亲镇上赶集还没有回来。我趴在村头的磨盘上,一边心不在焉写作业,一边期待早点见到母亲的熟悉的身影和她带回的消息。

老远地,我看见母亲提着一个竹篓朝着村里走来。我一个激灵从磨盘上跳下,箭一样跑向母亲。母亲似乎知道我正期待着什么,她告诉我说,今天赶集呀,没有见到黄叔叔,只见到了他家门鼻子上了一把锁。

我失望地低下头,埋怨起母亲说,你也不问清楚,我怎么通知我的小伙伴呀?如果黄叔叔邀请的日子我们没有去,那该是多么没有礼貌的事呀!还白白地浪费人家的一桌子饭菜。

我的话刚说完,听见母亲抿着嘴发出轻声的笑。我更是生她的气,自己不问清楚,害得我天天掂着这件事。最关键是,我给先明已经说过这件事,他还有些不相信。我发誓说,我敢打睹,绝对是真的,你就等着瞧吧!可这样,迟迟地确定不下时间,该是一件多么揪心的事呀!

是的,正如你料想的那样。后来,我每天会问起母亲,而母亲呢?总是会以各种各样的理由搪塞我,告诉我要耐心地等黄叔叔消息。于是,我就这样天天惦着这件事。而有一天上学路上,当我提及我一直在为这件事而苦恼时,先明竟然说他已经忘记了有这件事。

再后来,黄叔叔在矿上出了意外,父亲和母亲参加了他的葬礼。回到家里,父亲和母亲都沉默着,特别是母亲,像是一个犯了错的孩子,低头静静地坐着,一言不发。我走过去,投入了她的怀抱,不再问什么。

直到后来,等慢慢地长大了,我才知道,那段经历是多么地天真!可是,我从没有去责怪母亲,也不曾为此羞愧,相反,我觉得正是因为心存那份天真,才让一个少年更加富有想像力,心怀着一份美好的憧憬,人间的故事才会演绎得像是一场电影那般离奇而生动。所以,我非常感念那份纯朴和天真,无论花开花落,都充满温情,并给人以无限的希望和期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