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导航

纸短情长而我选择爱自己

作者: 潮帝 来源: 潮帝文学网 发布时间: 2019年10月21日 18:04:29

太平公园没有公主。——题记

四月的日子,迷迷茫茫,似乎所有人的心里都装进了一只小鹿,莽莽撞撞,不知天昏地暗。轻盈的脚步无处安放,徘徊在五月的十字路口。山,静静地;水,缓缓地;人,匆匆地。

关于我的故事,你却总成为主角。背上背包,走进太平的那顷片刻,我就开始隐约心痛地幻想你的模样,你的种种,你的一切,是否会与我画上精彩的符号呢?可能心神不定地忘了如何奔跑,左脚还是右脚,究竟怎样才能离你更近一点呢,你会认识我吗,还是注定擦肩而过。

你听,沙沙细雨赶来的祝福,刚刚好。看到你的样子,我的心都化了,和这场朦胧的赶集一齐软了。一带绿而发亮的水便呈现在我眼前,还有那花花声响的瀑布从天而降,自从靠近你的那一秒,耳朵再也不想休息。你真的好吵,却又那么温柔。对了,你的朋友似乎很多,多得足以让我无法相拥你,无法相拥此刻的幸福。密麻的石子错杂交乱着,它们彼此镶嵌,给予对方最好的陪伴。浅潭的石子可能受你的影响,绿的耀眼,使人的视觉感到无比舒适和淡然。你看起来没有烦恼,不像我,整天带着阴雨,任它在心里游荡。好喜欢你的歌声,不是城市的喧嚣,反倒像一个个天真孩子的玩笑,在花季里显得格外动听。

你看,岁月的痕迹写在我的脸上贴进你的心旁,微微笑。你一层又一层的性格,无时无刻不发生着细微的变化,这个台阶还比较稚嫩,带着幼童的体香,可它却不够芳香,指引更多的游人路过;再看那个已经破损的台子,你就不用装嫩了吧,不对,是成熟吧,就像我现在的样子,迫切地长大,鲁莽的受伤,不顾一切来找你。浅潭里倒映的影子恍恍惚惚,可谓昨天的记忆亦是如此,一阵微风习过,就连回忆也飘飘散散,只有抬起头来,才能看见未来,似乎一颗颗无名树才是远方。哎呀,一不小心就会踩到你,你在阳光的充沛照耀下,夺人眼球,你也不想离开它吧,可日子久了,你不紧不慢地成长,就凋落了,也离开了。叶子,可我想你不能孤单,它许些会伤心吧!你得习惯一个人的日子,毕竟我也是。台阶啊,你才不会孤单,在你的周围挤满了人群,这一点绿不算惊艳,可这一片那一片你又该如何解释,我才不舍得推开她们,就让她们陪伴着你,替我吧。木柱的扶梯啊,你已伤痕累累,找一个人来爱吧!你保护了所有人,唯独允许自己受伤,被磨掉的红皮肤,里面有没有很疼,这一寸那一方还需要你,你得坚强,就像我,被梦想折断后的翅膀还不忘整装待发。

终于来到你纤细的腰旁,隔着榴花般的双眸,湛蓝的天空开始放晴,走来一簇又一簇的云朵,她们不断地舞动着肢体,一个又一个妖娆的动作,你看到了吗?有片云朵躲在了你的身后,她可能在害羞吧,还好你在那儿,不离不弃地等待,等待她羞涩的脸庞藏进你雄厚的胸怀,这不,时机来了。我没有看到什么,只是觉得你时而欢喜时而忧愁,可能和我一样,是个情绪控吧,可是,以后就只准开心了,可能一生我也就这么放荡一回了,不顾所有来见你,看你那数不清的肌肤裸露在岁月里,或许那是你的心事吧,我来不及参与,可我希望故事美好。

你闻,带来的初夏像栀子花一样沁人心脾,浓浓的。游走在画里的人儿,总是盛开在诗的结尾。漫山遍野中撒下点点星辰,不问归期地驻扎在山的那方。你稀稀疏疏地,像春雨刚离开似的,还好,我来了。我想做你的听众,做你的演员。我像一只蜜蜂,喜欢你身上的味道,更像太阳自转无论朝夕。花海的世界不应该有公主吗?我攀山越岭与你相遇,现在却想一人独自离开。你不像我,我也不是你,一时的喜欢,不巧的是,我也是慢热型。

我想,绿色的羊肠小道不应该装满世界吗?可能你太夺目,我太卑微,带回平静,拂去烦躁,像一堂书法课,只是缺少一只属于我的笔。

关于你的故事,请让我来书写。踏入校园,放下背包,整装待发。你宛如一场仙境,而我选择爱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