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导航

中国金融新闻网

作者: 潮帝 来源: 潮帝文学网 发布时间: 2019年10月28日 09:50:34

  刘亮和黄枫都住在北京西三环,是房改前单位分的房子,虽然老点儿,但地点好,西面是体育场、购物商城,东面是所学校,南面邻近地铁,北面是部队的医院,老同志都不愿换新房搬出去住。他俩是对门邻居,一起住这儿二十多年了。

  说起刘亮和黄枫,他俩也算有缘,上世纪90年代初,两人同时间调进北京,刘亮从A省来,黄枫从B省来,调进刚组建的一家金融机构,两人在不同部门当处长。后来刘亮凭着笔头子硬连连提升,到退休时,刘亮已是正局级,黄枫才是副局级调研员。他们虽是邻居,刘亮住四室一厅,黄枫住三室一厅,整整差30平方米。黄枫心里那个气呀,凭什么呀?

  黄枫这人有两大毛病,一是嫉妒心强,二是好沾光。他就看不惯身边的人比他强。刘亮提副局时,黄枫找领导闹过,他说:“我们一个文件调进北京,凭啥提他不提我,他不就会写篇文章吗?”领导给他解释,你的群众票数没过半数,说明有一定差距。努力吧,这趟班车赶不上,坐下班吧。可一步跟不上,步步跟不上,分房时他就成了刘亮的对门房,而不是上下房。黄枫看见刘亮心里就来气。刘亮倒无所谓,挺大度的,还请黄枫吃饭,宽他的心。刘亮有时出差回来还给黄枫带回点儿土特产。黄枫嘴里说着谢谢,心里却想:“当局长啦,有人巴结你,吃不完尽管拿来。”有两次刘亮出差回来没给黄枫东西,他就心里暗骂:“奶奶的,这两次受贿的东西肯定好,舍不得啦。”

  刘亮副局提正局时,黄枫的职务还没有动。黄枫那个恨啊,就举报刘亮。举报他给领导送礼,举报他下乡受贿。当然是匿名举报。组织部挺重视,来单位作了调查。第一条查无实据,第二条到有关省里了解,省里说刘亮是好干部。四川省说,他大地震时来汶川救灾,自己拿两万元救助灾民。浙江省说,有次来杭州,给他送盒茶叶,他走时留下500元钱,我们不收他不要茶叶。他本人倒挺实在,写情况说明,他说自己确实有对自己放宽标准的地方,如:出差有时住宿超标准,吃饭没交饭钱,有时接受下级土特产也没给钱,这些都是没有按党员标准严格要求自己,并要求组织严肃处理,并以此警示干部。组织部认为这是个可以重用的干部。没有延缓提拔,而且由宣传部门换到了组织部门。这次举报,黄枫的目的没有得逞,但他也尝到了甜头。虽是匿名信,领导也猜出个八九不离十。考虑黄枫工作年限较长,没有大功,也没大过,为单位和谐稳定,给他提了个副局级调研员。黄枫心里有了些许安慰。

  转眼到了退休年龄,刘亮比黄枫大三个月,先办的手续,上半年办的,黄枫是下半年办的。正部、副部退下来一块儿散步;正局、副局退下来一块儿下棋。退下来后,刘亮整天乐呵呵的。他们家旁边有个街道图书馆,刘亮不断邀黄枫去下棋。

  刘亮棋艺不精老输黄枫,黄枫说:“你连输三局就得请客。”刘亮说:“没问题。中午我们就到旁边汇贤府吃山东小米粥,武大郎烧饼。”刘亮挺高兴,黄枫也挺高兴。黄枫心想:“你是正局,退休工资也比我高,这饭就该你请。”

  一年后,刘亮带老伴出国了,他儿子在美国留学,博士生毕业后在美国工作,还找了个洋媳妇。他走后,黄枫心里空落落的,出门关门看一眼他的家门,心里真不是滋味儿。“他凭啥有个好儿子?我儿子上个二类大学,还是到湖南去上,毕业后求爷爷告奶奶,安排到系统内,还得下基层。凭啥好运都到他家。”黄枫越想越气,有次晚上散步回来,就朝刘亮锁住的门踢了两脚,老伴儿直骂他是神经病。

  刘亮倒是对黄枫挺好,每次从美国回来,总给黄枫捎盒巧克力糖或无糖咖啡等小礼品,黄枫很高兴地接受。有一次刘亮没给黄枫捎东西,黄枫就在心里犯嘀咕:“这次咋没给我巧克力呀,真小气!”刘亮的老伴第三年去美国就再没回来,听说孩子给她办绿卡了。刘亮倒是年年去客居几个月,然后回来。黄枫问刘亮:“嫂子咋不回来?”刘亮说:“带孙子回不来。”黄枫说:“你咋不陪她?”刘说:“我住不惯,语言不通,出门是聋子、瞎子、哑巴……哪有在北京方便呀。”不过刘亮在美国住住,回来洋多啦,衣服、鞋子、帽子、袜子全是名牌,黄枫是又羡慕又嫉妒。黄枫对刘亮说:“你下次再去给我捎件T恤衫吧?”刘亮说:“好咧。”去年刘亮回国真给他捎回来一件,还给他老伴儿买个包包,是MK。他老伴儿高兴得合不拢嘴。黄枫老伴儿要给钱,刘亮说:“要啥钱啊,远啦,咱是近邻,你们天天给我看门哩。”夜里睡觉时,老伴儿掐黄枫一下,说:“咱这邻居多好啊,以后不准踢人家门啦。”黄枫闷头睡觉没吭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