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导航

耽美小说“天一案”中的罪与罚:量刑标准是否滞后?

作者: 潮帝 来源: 潮帝文学网 发布时间: 2019年10月28日 15:17:38

  耽美小说“天一案”中的罪与罚
  “天一”因创作、售卖黄文获刑十年引争议,检方提出,部分犯罪事实未查清,建议二审法院发回重审

  2018年12月17日,耽美作者“天一”因写黄文获刑案二审开庭。

  这场长达两小时的庭审直播,已在中国庭审公开网上播放超过265万次。控辩双方围绕书籍数量、获利金额、证据合法性及自首认定等细节展开辩论。

  回归案件本身,这是一个由隐藏在退货包裹中的追踪器引出,涉及苏、皖、粤、川四地的网络书籍涉黄案。

  交易全程通过网络完成,几名被告人未曾在线下见面,甚至不知道对方真实姓名,但分别负责写作、排版设计、印刷、销售等环节。

  此前,该案的一审判决在网上引发热议。五名被告人因犯制作、贩卖淫秽物品牟利罪,分别被判处十个月到十年零六个月不等的有期徒刑,其中四人不服,认为判决 “过重”,提出上诉。

  网民同情、质疑之外,法学界也形成两种声音,一种认为“罪刑法定,如果事实认定没问题,判决则无问题”;但也有学者提出,量刑数额标准需要与时俱进,“二十年前的司法解释,是否还适用于现在?”

  退货包裹中的追踪器

  一枚小小的追踪器,静静躺在包裹中。

  这趟从四川寄往安徽芜湖的快递,主角是一本名叫《攻占》的书籍,没有作者姓名、没有出版商、没有书号——买家刘弘要退了它。

  案卷显示,2017年6月,刘弘所在的律师事务所接到线索,称淘宝上一个叫“天文台工作室”的网店售卖黄色书籍,“接到线索后,律师事务所的领导让我处理这件事。”

  物流信息留下运输轨迹:被退回的书不久便抵达安徽芜湖县的一个菜鸟驿站,随后被卖家收回。

  一场完整的交易被记录下来,卖家和地址明确。很快,一张监控视频光盘和四张淘宝交易截图,被提交给芜湖县警方。

  这本售价为45元的书籍,内容大多为男同性恋之间的性爱描写——在警方后续的侦查中,被鉴定为淫秽物品,从而引发了一场涉及苏、皖、粤、川四地的网络书籍涉黄案。

  在最终被检察院起诉的五名被告人中,文字创作者刘圆圆在江苏淮安,版面设计由广东佛山的林欣怡完成,四川成都的何凯负责书本印刷,网店售卖分别在安徽芜湖和江苏淮安。

  他们分布在全国不同省市,大多通过网络完成交易,之前从未在线下见过面,甚至不知道对方的真实姓名。公安机关也证实,涉案的五名被告人在案发前均无违法犯罪记录。

  刘圆圆,也是本案的第一被告人,《攻占》的作者,出生于1986年。尽管只有中专学历,但在过去十年中陆续编写创作了《和猫咪H吧》、《胯下之臣》、《王爷和长工的啪啪》、《爱犬》一系列书籍。

  这些书籍,大多是耽美同人内容,并涉及不少详细的性爱场景描写。“耽美”一词原指唯美浪漫、沉溺于美的食物。后来,逐渐被用来表述男性与男性之间的爱情。

  这位以在家写网络小说为生的江苏女子,在耽美圈儿有一个更具有影响力的笔名:天一。在微博上,“天一”有7万多名粉丝。

  跟“天一”对比,其余四名被告人在日常生活中相对普通无名。在案发前,他们大多在各自家乡过着平淡安稳的生活。

  在成都开设快印店的何凯,是四川邛崃人。他是涉案的复印店老板,也是一位承担家庭主要生活来源的丈夫。何凯通过QQ邮箱,接收“天一”发送的书刊电子版后进行印刷,并帮其发货。

  印刷店位于成都市金牛区的三间平房,没有悬挂店名——这和它没有营业执照的身份一样隐秘。

  何凯的小舅子杨小明也曾在店里工作,帮忙装订和打包书籍,早在2016年9月,这位略微敏感的年轻人还曾经询问过何凯,“这些书会不会被查?”

  印制完成后,如果有客户在网上购买书籍,销售的渠道有多种:一种是通过“天一”的网店直接购买,由“天一”本人发货或者由何凯代为发出,其次可通过葛丽霞的网店“天文台工作室”进行售卖。

  葛丽霞51岁,是几名被告人中年龄最长者。她的网店,早前是由其喜欢耽美文化的女儿在上高中时注册登记,起初卖游戏装备,后来售卖书籍以及女儿设计的书套、挂件等小工艺品。

  一审判决书显示,与“天一”达成的代售合作中,“天文台工作室”每卖出一本书,葛丽霞可获得4%的书价提成。

  事实上,觉察到敏感的不止杨小明一人。葛丽霞的丈夫,曾在案发前几天看书籍内容,特意嘱咐家人,“这是黄色书籍不能卖,赶快退掉。”

  剩下的书籍被打包好,但快递公司一直没来取,直到警方接到刘弘的报案,来到葛家将书籍查获扣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