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导航

山水.葡萄.罗汉松的启示

作者: 潮帝 来源: 潮帝文学网 发布时间: 2019年08月14日 07:07:50

民谚:樱桃好吃树难栽。相对于山野之中葡萄更是如此。与只红伟女士一样,精通丹青的中国道家书画院常务院长、水浒聚艺书画院名誉院长、盘古艺术书画院常务院长、中国国学诗书画院副院长、美国内申大学中国艺术委员会秘书长、中国美协北京美协会员、中国书画家

对山水我没有创作书画的嗜好,却有着爬山、游泳,甚至撰写调研文章、地域文化散文的嗜好。也就是上午,我还跟随市政协领导特意视察汉江中上游水质环保工作,过几天还要提交相关山水环保方面的调研文章,如此看来,我与山水等是有着很深的缘分的。

哈尔滨铁路美术家协会副主席只红伟!这名字我第一次听说,而且有关“只”姓也是第一次听说。然而,凝视这幅年轻儒雅之气的女士以及其背后精致的山水国画,我才意识到博友拥有“黑龙江国会学会理事、黑龙江省文化促进会书画艺术委员会副主任、哈尔滨师范大学美术学院艺术硕士、黑龙江省财经学院客座教授、一级美术师等”头衔,绝非徒有虚名,而是名副其实也。也许,各位不晓得,我也与铁路山水有着难以割舍的因缘,故我才画家只红伟《逸园之梦2》作品欣赏博文图片,比其他读者更能够把握住其中的精髓思想。虽然,只红伟女士居住在北方冰城,绘制的山水也是《北国山水风光》,甚至其作品《风雪完达山》获黑龙江省第十届国画作品展优秀奖;《山乡春早》获黑龙江首届山水画展铜奖;《疏林》参加中韩美术精品交流展;《云山流韵》获黑龙江省政府“群星奖”银奖等都一定程度上反映出只红伟女士乐山爱水之情。与之酷似之处,我也乐山爱水,甚至数次沿着汉丹铁路枕木分春夏秋冬四季,从本市徒步到丹江口南水北调源头地,再沿着谷城汉江沿途返回本市老河口,可以说一路上山水风景历历在目,宛如雕刻一般深深留在我的脑海之中,故对上述山水国画景色特点也了如指掌。观只红伟上述作品,除了给人一种“暖暖远人村,依依嘘里烟”般恬静、自由、超脱的意境外,最感人之处就是以真实取胜读者,这一点酷似写新闻作品,因为真实是艺术的生命。比如:上述山水国画中,无论是崇山峻岭,白云悠悠,溪瀑潺潺,还是山石云水,楼亭野渡、村桥扁舟,无比栩栩如生,逼真之极。更绝妙之处,像上述山水国画中村舍前的灌木芙蓉树,要是缺乏写生或生活常识者是无法感悟为何叶子很大,呈现出阔卵圆形之态的?如此足以证明只红伟女士是一个勤于深入到实际生活中、深入到大自然中写生磨砺自我之士,否则也无法绘制出如此真实的图景。诚如,大书画家石涛所言:“作书作画,无论老手后学”,应“极物之真,取守其本”。正是只红伟女士始终坚守艺术真实性原则,并且能够把自己热爱自然的挚烈情感与山山水水相互交融在一起,才营造出一个“不下堂筵,坐穷泉壑”理想中的精神家园。

民谚:樱桃好吃树难栽。相对于山野之中葡萄更是如此。与只红伟女士一样,精通丹青的中国道家书画院常务院长、水浒聚艺书画院名誉院长、盘古艺术书画院常务院长、中国国学诗书画院副院长、美国内申大学中国艺术委员会秘书长、中国美协北京美协会员、中国书画家协会理事、中国化工作家协会会员林贵春先生,这幅《紫露凝香》野葡萄写意国画,仿佛我们鄂西北深山老林之中仙女翩翩起舞,有趣的是招惹野麻雀也竞相而来品尝一番,这种动静结合,质朴真实,色彩丰富,充满诗情画意的意境佳作,又暗示我们什么道理呢?面对压力普遍都表现出一种烦躁不安,整日心情郁闷的社会大背景下,为何林贵春先生能够坚守寂寞,以硕果、清新和甘醇,蕴藉润化着世态炎凉,挥毫泼墨,意写丹青,感动和滋养着读者呢?要回答这个严肃的问题,不妨先品味一番挚友《有这生命力的史实》博文中,有关【黄埔军校】1923·2015年沈定一[沈玄庐]故居旧址照片中人物 瞿秋白、杨之华电影【秋之白华】等细节考证不是本文探究内容,仅从这棵罗汉松是办【黄埔军校】初期1923年沈定一受孙中山委派,与蒋介石等人赴苏联考察带回来后栽种的。经过大半个世纪的风雨洗礼,松树长得非常茂盛,现在几乎与老屋齐高。起码说明当地政府,对于园林保护方面工作做得很到位。因为革命先烈恽代英故居之一在我市不要说古树,就是房内原有的用具都“无影无踪”了。而上述有争议的人物沈定一故居旧址依然完美无缺,相比之下,内地文物、环境等保护工作是应该警醒时刻了,否则的话,上述挚友们绘制或摄影的山水.葡萄.罗汉松之境,再也不会回到现实生活中来了,永远停留在书画与摄影图片中,留给后人一些缺憾之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