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导航

阳光,在她的心底重现

作者: 潮帝 来源: 潮帝文学网 发布时间: 2020年06月28日 14:57:44

  一、感受一颗阳光的心的变化
  昨夜风停雨顿,今晨阳光柔媚。我独自静站在窗前,感受着窗外的一脉一脉波浪似的涌入眼眸的绿意。不经意看到地上花果飘零,我,心底泛起隐隐的忧伤。心想:这些树,我亲手把它种下,盼着它长大,又盼着它开花,还看着它结果。而最终的结果却是,树上的那些青果,终究禁不住昨晚一场暴风雨的折腾,还是掉了不少。是呀,它们都是这般的幼小,又凭什么能承受得住呢?!
  无意沉醉于浓浓的春意,我在思索世间生命的承受之轻!不巧,一声清脆的电话铃声打断了我的思绪。七岁的女儿跑过去接通电话,“喂,你是谁呀?你找谁呀?喂,喂……”女儿摘下电话,迷惑地看着我。显然,对方知道不是我,没有说话。但我却知道,对方一定是李雨。她,因为父母感情问题电话向我请假已经好几次了。
  我多少听说过她家的一些事情,也非常清楚她现在的处境,但我并不想去同情她。在我的眼里,她,坚强,也许根本就不需要也不会接受任何人的同情,“同情”只是对她更大的侮蔑!所以,我还是更相信,更想看到以前的那个李雨,曾经一个非常文静内秀的阳光女孩,眼眸里总是深藏着几分清宁,如赣州雨后的天空一样明净单纯;也总是那样的平和乐观,哪怕是向老师问问题,嘴角边上也总是挂着甜蜜的微笑。学习非常刻苦勤奋,成绩一直稳在班级第二名。平时喜欢与同学打羽毛球,打排球,下下棋,聊聊天。难怪同学们都说:“李雨呀,好像从没体会苦是什么滋味似的!”
  可一段时间以来,她却完全变了个人似的。两眼目光呆滞,整天独来独往,沉默寡言,闷闷不乐。上课的时候,眼睛也总是呆呆地望着窗外;让她回答问题,不是答非所问,就是三个字——不知道。她的灵魂,丢了!
  我心里明白,也许那所有的“秘密”已经不是秘密了。一年前,李雨的父母情感破裂,缘分殆尽,终归离婚。只是为了李雨,他们才达成共识,没有声张,父亲仍在外做生意,母亲照样操持家务,所以,一个家还算“和谐”,还算“幸福”。他们也曾私下找我谈过,希望帮他们瞒着李雨,等她高中毕业或考上大学后,再将实情告诉她。他们在幻想:或许到那个时候,李雨能够正视和接受他们失败的婚姻。
  可秘密终究还是泄了。而李雨,毕竟也才十六七岁,就像掉在地上的那些青果,是禁不住一场暴风雨的打击的。知道了父母已离婚的她成绩直线下降,就要高考了,身为班主任的我特别着急。
  二、探寻她变化原因
  与其看着她难过堕落,让自己干着急,不如干脆就这个问题去她家家访一次,或许能找到症结和解决的办法,给她如死灰般的心一丝慰藉,也给自己一个安慰。
  冒着绵绵春雨,带着些许疑问和一丝责备,我来到了李雨的家。李雨家并不算贫穷,有一栋两层的红砖楼,但还没来得及装修,楼前后的场地也显得很脏乱,胡乱地堆放了一些杂物陈物,显然,好久没人去收拾了。顾不得花更多时间挑一个位置坐下,我急着和她的母亲——一个没多少文化的农村妇女,谈了起来。我把李雨的近况告诉了她,起初她漠然,似乎有几分“内疚”。而沉默之后,就是抱怨,一味抱怨丈夫对孩子关心不够;就是数落,“仔细”数落丈夫的诸多不是。从她的语气中,我可以听出诸多的不满;从她的话语中,我听到了颇多的偏激之词。我知道从这些抱怨和数落的话中我是很难了解到真实情况的。
  为了更具体地了解事情的真相,我又联系到李雨的正在住院的父亲——一个看上去老实巴交的老表,而从他这里,我也了解到事情发展到今天这个地步的真正原因。他说:“06年末,因生意不景气,手头有点紧,我只给家里送去了五千元钱。可李雨的母亲却嫌钱少,说孩子报名、住校、吃伙食都需要花钱,五千无钱根本就不够用,还没完没了地唠叨。生意场上不如意的我本来就难有一份好心情,受不了她的唠叨,就与她争吵起来。我只是认为,抚养孩子是两个人共同的责任,当然,费用应该由两人共同承担。可她母亲却始终认为我做得不对,在没有得到‘足额’的抚养费后竟烧香诅咒我,要老天惩罚我。”说到妻子竟这样对他,他的眼圈开始泛红,“也许是天意,当天我就出车祸了,车子毁了,人也伤了,生意更是完了。住院这一段时间,除了女儿抽空来看一看我,家里还有谁来陪我呢,有谁来关心我呢?”掩不住内心的痛苦和悲伤,他竟哭泣了,“更可悲的是,妻子还常迫使女儿向我要钱,为了省钱,我叫医生少开些药,尽量开廉价药。我想尽快好起来,但我更想节省更多的钱。为了钱,为了李雨,为了这个不像家的家,我真的很累。而后我俩隔三叉五无休止的争吵,才成了……成了……今天的这个局面……”话还没全部说完,他就已经泣不成声了。作为外人的我,除了安慰两句,此时也帮不上什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