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导航

王逸舟:中美都需尽力避免情绪化

作者: 潮帝 来源: 潮帝文学网 发布时间: 2020年08月23日 01:44:12

近期,美国在围堵和遏制中国方面动作频频。在意识形态领域,一些政客接连抛出谬论,恶毒攻击中国共产党和中国政治制度,渲染意识形态对立,鼓吹冷战思维;在疫情防控领域,少数政客将疫情政治化、把病毒污名化,不断向中方甩锅、推责;在地缘政治领域,美国政府在台湾、涉港、涉藏、涉疆问题上粗暴干涉中国内政,接连损害中国核心重大利益;在科技领域,美国部分政客肆意打压中国企业,实施霸凌行为,试图阻断中国科技创新之路。

中美在政治、外交、贸易、科技、金融、人员交流等方面正处于全面对峙状态。中国如何面对美国大选前这3个月的“至暗时刻”?中美两个大国有没有可能发生“硬脱钩”和“新冷战”?特朗普政府在全球范围内对中国采取的全面围堵和战略对抗,是不是表明两个大国已陷入零和博弈的“修昔底德陷阱”?美国大选以后,中美关系有无转圜可能……近日,百通社高端访谈栏目《识见》采访了著名国际问题专家、北京大学国际关系学院副院长、中国国际关系学会副会长王逸舟。

中美不排除出现战略意外的可能

百通社:中美关系为何会发展到今天这样一个地步?

王逸舟:中美关系发展到今天,有这么几方面的因素。第一是美国现任领导人的选举考量。现在离美国大选还有不到三个月时间,从历史上来看每次美国总统选举前都会有一些所谓的选举策略或者选举乱象,只不过这次中国成为了美国聚焦的敌人。前段时间中国国内暴发疫情,而美国现在又是全世界疫情最严重的国家,所以特朗普团队通过打压中国,煽动国内的民粹情绪,为了在选举时赌上一把。

第二是美国在各个方向上都把中国看成一个中长期的竞争对手。特别是最近几年,中国的综合国力在经济、军事、科技各个方面都越来越明显地向全球扩展。美国一向有个特点,就是某个国家成为老二,或者是希望向更高的位置迈进时,美国都要全力以赴打压。现在中国恰好也成为这样一个中长期对手。美国历史上凡是面临外部的主要敌人时,这个民族内部的凝聚力、爆发力、创新力、社会动员力就进入到一个新的周期。所以每每当人们说美国不行了、或者是出现了很大的内乱、或是一个大的外敌的产生时,为让美国很快又能重新占据高点,政府有可能动员更多力量。从这个意义上说,美国政府在此时打中国、树敌人、凝聚动员力、消解内部矛盾,是有其必然性的。

第三,跟以往的对手不同,中国是一个全球化时代的共产党执政的社会主义大国。与冷战时期的苏联有很大不同,当时苏联跟全球市场是分割的,基本没有世界经济的抓手,没有全球金融的参与,没有国际贸易的创新,没有全球基建的力量,而中国不同,中国已经深深嵌入到美国主导的、二战后建立起来的全球化体系之中。所以对中国这种全新的对手,美国还是有点不放心、不确定、无从下手的感觉。中国是一个有能力全方位对其形成挑战的对手,同时又拥有一个悠久而独立的文化体系。

美国现在确实非常焦虑,不管是新冠疫情、种族冲突,还是担心中国崛起可能终结其全球霸主地位,种种焦虑混合在一起,使得今天中美关系走到了这么一种地步。不管从短期摩擦上升、从中长期的力量结构消长,还是从意识形态对立、政治制度竞争来看,各种因素结合,使得中美关系呈现出一种加剧下滑的态势。

百通社:如今,中美之间的战略竞争已从贸易战、外交战发展到金融、科技、媒体、人员交流等多领域“半脱钩”状态,两国还很有可能在南海、台湾等传统地缘政治领域发生激烈碰撞。您如何评估从现在起到今年11月美国大选前这3个月的中美关系?两国关系自由落体式下滑的“底部”到底在哪里?中美官方是否还在“有效管控”分歧?

王逸舟:未来这段时间,特别是在美国大选前后,我觉得中美关系的“底部”还看不到,不排除出现战略意外的可能,不排除两国不光脱钩,而且在脱钩过程中还会出现撕裂甚至断裂的局面。对于中美这种在世界上举足轻重的大国来说,脱钩、撕裂、断裂,其带来的冲击波都是很大的,不管在南海、台海、东海、朝鲜半岛问题上,还是中国跟印度、澳大利亚、加拿大等国的双边关系上,都可能出现紧张甚至局部冲突。

虽然这么说,但两国发生全面对抗和大规模军事冲突的可能性仍然是比较小的,我的判断是更多地出现战略意外,两国关系中出现更多的“幺蛾子”,但这跟全面对抗和大规模军事冲突还不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