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导航

有花堪折

作者: 潮帝 来源: 潮帝文学网 发布时间: 2019年08月21日 22:56:42

  随着我的慢慢长大,也不知是从何时起,心突然开始释然,渐渐不再为了别人的采花而内心纠结。当读到那句着名的诗句——“有花堪折直须折,莫待无花空折枝”,我甚至觉得,花儿在绽放得最灿烂的时候被采摘,把自己最美丽的姿态展现给更多的人,让生命在自己

  淅沥的雨,滴滴答答地下个不停,于是,所有的户外计划都只能取消,一时颇有种“宅”在家的感觉。某一日,站在阳台往院子里张望,猛然瞥见院里的茶花绽放得满树都是,心里陡然一阵惊喜。小女早已在一旁雀跃了:“老爸,抱我看花花!”这几天刚学会认识颜色的她,对于满树的红红绿绿异常兴奋,待我抱她到茶花的旁侧,她便伸出食指一一为我讲解,“老爸,这是红色的花花,这是粉红色的花花,这是绿色的叶子……”


  想起儿时,我曾在院子里种满了鲜花。那时新房刚建成,尚未装修,一直空在那里无人居住,宅院的大门是用稀疏的篱笆做成的,记忆里,常有爱花的小姑娘趴在我家门口向里面张望着,久久不愿离去。她们中若是有亲戚住在我家周围的,又常会跑去哀求,然后在我邻居的带领下,前来我家要花。农村里不比城市,有那么多的漂亮小物件,在农村女孩眼里,花几乎可以当成美丽的代名词,所以那时几乎每天都有成群结队的小姑娘前来我家要花。


  她们要花的对象是我的母亲,然而花的主人却是我,所以母亲又常带了她们来询问我的意见。起初我不肯答应,后来终于耐不住一拨又一拨热切眼神的苦苦央求,勉强答应一人只准采一朵,她们高兴坏了,一个个对我千恩万谢,每人选了一朵自认为最漂亮的花,喜笑颜开地散去。


  那段时间,我对种花十分痴迷。父母亲朋常吓唬我说男孩爱花以后会怕老婆,然而却从未能打消我的热情,这是题外话。别人来采花之后,我觉得花儿一定也会疼,所以常为此心疼不已。我从一篇课文里学会用泥巴包裹住受伤的树枝,并把这个过程称作是医花。虽然母亲常为此笑我痴呆,但我一直坚持如此,因为我深信这样可以减轻花儿的疼痛。


  随着我的慢慢长大,也不知是从何时起,心突然开始释然,渐渐不再为了别人的采花而内心纠结。当读到那句着名的诗句——“有花堪折直须折,莫待无花空折枝”,我甚至觉得,花儿在绽放得最灿烂的时候被采摘,把自己最美丽的姿态展现给更多的人,让生命在自己最灿烂芬芳的时刻定格,比之在花园里寂寞孤傲地等待凋零,或许,这才是它最好的结局。


  后来,我这个大人眼里秉性内敛的乖小孩,在自己最易躁动的青春年岁里,着实慷慨激昂地叛逆了一回,以致学涯颇费周折,青春多有蹉跎。再后来顿悟,浪子回头,迷途知返。


  许多朋友问起我对于那几年的感想,说若是我那时一路风平浪静静地走下来,现如今该如某某某那样了,问我是否后悔过。我坦然一笑,借用“有花堪折”的理论来回答了他:花儿绽放得最灿烂的时候,大可尽情地去采摘吧!不要等到花儿凋零后再来懊悔。一样的,我在自己慷慨激昂的年岁里心无旁骛地叛逆过、放纵过,不管是对是错,在我最有朝气的青春里我曾展现了我的活力。现在年近而立,悬崖勒马再回来打拼,等以后随着阅历的增长或许我还会经历故做深沉、老谋深算、返璞归真……在每一个年龄阶段都做合适的事情,率衷而为,这有什么好后悔的呢?


  我不知朋友对此见解若何,然而这已不重要了,自从我笃定自己的这番理论之后,我发现我的每一天都是“有花堪折”,于是我每天都忙于“采摘”而乐此不彼,这实在是我生之万幸,快哉快哉!

上一篇:又到四月天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