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导航

珍贵的雪

作者: 潮帝 来源: 潮帝文学网 发布时间: 2019年08月25日 11:59:39

  今年这股寒潮匆匆登台匆匆谢幕。明晃晃的阳光,金色瀑布一般,从窗户倾泻进来,室内亮堂堂好似波光粼粼的水族馆。尽管阳光灿烂,寒冷还是穿透棉鞋棉手套,锥进我的骨头。我洗过碗,朝手指呵着白气,又想起那个遥远的全家看雪的珍贵冬天,于是仿佛看见天堂

  岁末,一场入冬以来最强劲的寒潮横扫中国南方,许多远方的朋友在网络空间上传了亲手制做的小雪人照片,或是在白茫茫的道路上摔个屁股墩儿的照片。我的家乡,大巴山和巫山紧紧护卫的重庆小县城,却不见雪的踪迹,仅仅飘了一整天冷雨。不过,第二天早市上,从山区运出的蔬菜叶片全缀满新鲜洁白的雪珠。


  北方的孩子可能难以理解长年不见冰雪的人们对于雪的渴念。唯一亲身经历的一场雪在2008年伊始,华南大地千里冰封万里雪飘,百万旅客被白色的巨魔围困在回家过年的途中。我们城市仍然只见阴风呼啸,雪花挂在天边的乌云里迟迟不肯坠下。一个礼拜天上午,妈妈在厨房惊喜喊一声:“下雪了!”大团大团的白雪从空中无声无息飘落。妈妈说,起初她误以为楼上小孩恶作剧抛棉絮,伸头一看才发现飞舞的白絮是漫天的雪花;我们这儿已经27年无下雪记载了呀!


  打出世从未见过雪的孩子们不怕湿了衣服,跑到铺满碎雪的露天场所欢呼雀跃,痴想着收集足量的雪捏雪球。大多数人和我家一样,静静站立玻璃窗前,喜悦地凝视着久别的冬日小精灵——雪。渐渐地,纷纷扬扬的雪花转为鹅毛般的雪片,再转为急遽下坠的雪团,在天地间挂起一道密密层层的白色毡毯,相隔咫尺的楼房、街道、车辆都看不清。四季常绿的行道树被沉甸甸的雪压弯枝叶,像一街圣洁美丽的圣诞树;横跨马路的高压电线变成白色的五线谱。太阳被挡在白毡毯之外,世界却分外明亮。我冒着凛冽的西北风,手伸出窗外想感受雪花的凉度,可惜那些精致的白天鹅绒碰到我温暖的手掌,立即消失无影无踪。爸爸妈妈原定去对岸的舅舅家玩,现在不得不打电话取消约定,因为长江大桥及主要公路封闭了。


  雪持续到中午,转为冰冷的细雨,仿佛老天爷也被这粉妆玉砌的景观感动得抹眼泪。地面的积雪没有立即融化,黄昏掌灯时分,屋顶、树梢、人行道上白雪皑皑,幽幽泛着微蓝清冷的光,宛如“很久很久以前”里的童话王国。由于限电,大半城黑寂寂的,我家三口簇拥在门窗紧闭的卧室,以一支蜡烛、一台收音机作伴,想起困在旅途风餐露宿的同胞,觉得这样合家聚在一起便是无上的幸福。


  今年这股寒潮匆匆登台匆匆谢幕。明晃晃的阳光,金色瀑布一般,从窗户倾泻进来,室内亮堂堂好似波光粼粼的水族馆。尽管阳光灿烂,寒冷还是穿透棉鞋棉手套,锥进我的骨头。我洗过碗,朝手指呵着白气,又想起那个遥远的全家看雪的珍贵冬天,于是仿佛看见天堂的父母,透过一窗的冰花对我微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