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导航

声控开关

作者: 潮帝 来源: 潮帝文学网 发布时间: 2019年08月27日 07:41:05

李大爷家住厂子分的福利房6楼,退休后的他闲着无事,每日里侍弄花草,翻翻报纸,给上灶的老伴打点杂,日子倒也过得恬静安然。 距李大爷家不远,有一市里办的重点中学,新学期开学后,考上初一的孙子住进爷爷家开始走读。儿子是晚上送孙子来的,他发觉老爸所

  李大爷家住厂子分的福利房6楼,退休后的他闲着无事,每日里侍弄花草,翻翻报纸,给上灶的老伴打点杂,日子倒也过得恬静安然。


  距李大爷家不远,有一市里办的重点中学,新学期开学后,考上初一的孙子住进爷爷家开始走读。儿子是晚上送孙子来的,他发觉老爸所住单元楼道黑灯瞎火,从底楼到顶楼所有路灯集体下岗。


  原来,李大爷供职的厂子早已破产,生活福利区眼下归社区管理。过去厂子效益不好,职工生活福利方面欠账太多,可新成立的社区却无财力为这些欠账埋单。尽管小区负责人就重新启动李大爷所住楼房路灯花了不少力气,找破产清算留守组反映,找住户沟通,可一来经费没着落,二来老住户都已退休,过着早睡晚起的低碳生活,似乎有无路灯与已关系不大,故这件事就这样拖了下来。可李大爷的孙子是要上晚自习的,万一摔个有好有歹咋办?好在儿子还是个“长”,管得着路灯所那揽子事,便一个电话打给了路灯所所长。不久,李大爷家单元楼入夜便是一片光明。


  似乎就是那么一泡尿的功夫,路灯声控开关便像人欠的瞌睡账太多,老是睁不开眼睛,你想让它眨巴一下,非得重重跺脚、拍手,一两下还不行,还真有点千呼万唤的味道。李大爷家楼上有两家住户搬家了,房子租给了学生,每当下晚自习包括孙子在内的一拨学生回来,便会响起一阵阵重重的跺脚声、拍掌声间或张口发出的“嗨嗨”声,不知情者还以为楼道每晚都有人在练拳脚功夫。


  这下李大爷可惨了!他有个习惯:一旦睡着后被惊醒,便再也无法入睡。刚开始还忍着等学生回来后再睡,可楼上的学生都上高三,正是冲刺阶段,回来便没了准头。有时李大爷掐着时间上床,殊不知午夜时又被开夜车的学生拳脚功夫惊醒。


  一天,李大爷与同居单元楼的一拨退休老爷子老太太闲聊,竟得知他们和自个一样深受声控之害夜不能寐,大家伙一合计,便共同采取革命行动将自家门前噪声源捣毁。当然,李大爷倒没忘记给孙子买了个袖珍小电筒。一拨下晚自习的学生发觉拳脚功夫不起作用了,倒也心安理得摸黑回屋。退休老革命这一招还真管用,立竿见影换来了夜幕下的楼道静悄悄。


  这事不久被李大爷的儿子知晓,他派属下暗中去查了一下路灯所的账,这一查还真查出了问题:该所购进的声控开关生产厂家竟是一三无企业,不仅质次,而且价高。缘何游击队似的三无企业可以打败资质完备的正规军?这当中当然有猫腻!李大爷的儿子又一个电话打给所长,严令他自掏腰包将老爸家单元楼道声控开关换成正品,其余事则看他表现再说。


  不久,李大爷家单元楼道路灯又重放光明,且灵敏度极高,稍有风吹草动,立马睁开警惕的眼睛。为感谢所长慷慨解囊为大家办好事,一拨退休老革命还特意给晚报写了一封表扬信。不久,晚报以“所长解囊换开关,退休老人尽开颜”为题将表扬信全文照登。又不久,所长下课,晚报又以“开关权当雁归来,拔毛所长乱劈财”为题将所长曝了光。


  晚报相隔不久对所长先褒后贬,自然引起网民热议。一“不吐不快”网民发帖说,据说那些声控开关还是公权采购行为,一叶知秋,真不知个中还有多少拔毛所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