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导航

难免会羡慕他人,但你要走自己的路

作者: 潮帝 来源: 潮帝文学网 发布时间: 2019年08月27日 16:07:47

难免会羡慕他人,但你要走自己的路

  文/末日之日

  1

  前几天早晨坐公交车上班时,经过一个十字路口。

  透过车窗,刚好看到一对男女步伐轻快地走过斑马线,年轻的气息让人心生羡慕。

  男孩个子高高,短裤短袖,背双肩包,反戴棒球帽,周身散发一种年轻的味道。女孩一头金黄长发,短袖衬衫、牛仔裤,说话时手臂微微挥舞,夸张的肢体语言充满了异国风情。

  两人边走边说说笑笑,脸上写满了轻松愉悦。清晨明媚的阳光洒正好在他们身上,整幅画面耀眼又夺目。

  反观公交车内,一个个上班族均是面无表情、目光呆滞,低着头动作统一地刷手机,昨天熬夜加班的黑眼圈还挂在脸上,因睡眠不足时不时打着哈欠,沉闷的气氛和车窗外的景色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身边已经工作的朋友,大都有这种感觉——每当看到校园里的大学生总会萌生出一股羡慕之情。羡慕他们不用面对社会复杂的人际关系,不用每天朝九晚五地赶公车挤地铁,不用每天着急忙慌地赶着去单位门口打卡,自由自在不用担心生计,也不用过每天千篇一律的流水线生活。

  但几个还未毕业的朋友却告诉我,她们一点都不觉得自己的生活值得羡慕,反倒是很羡慕那些每天衣着光鲜的上班族。在学生的眼里,那些职场人自由、独立,拥有丰厚的薪水可以尽买买买,没有无聊、繁重的课业和写不完的论文,拥有权利主宰自己的生活。

  两种身份之间,其实是在相互仰望,相互羡慕。

  学生羡慕上班族的稳定、收入,以及掌控生活的能力。而上班族羡慕学生的年轻、空间,以及未来的无限可能。

  2

  说到“羡慕”,我第一个想到的人就是阿秋。

  阿秋是个皮肤黝黑,普通话不太标准的广东小伙。我在大理客栈做短期义工时,他已经成了那里的常住客。

  那时的我刚刚逃出了上一份工作的折磨,认识了阿秋后才发现,原来人生除了在既定的轨道上朝九晚五,真的还有另一种活法。

  阿秋在大理待了两年。两年间,他在客栈里做过义工,在酒吧里当过驻唱,人民路上摆过地摊,当过服装店店员,认识了一堆有故事的小伙伴,一言不合就苍山上看日出,洱海旁看夕阳,小日子滋润得很。

  一开始我以为他和我一样,只是来放空几个月就会回去过“正常生活”,可后来阿秋告诉我,他在大理打工时,已经攒下了一笔不小的路费。等大理待够了,“同伙”也攒够了,他就启程,从318国道徒步加搭车,一路“杀”到西藏去。

  到了西藏,旅程也还未结束。他还要一路横穿中国,去青海、甘肃、宁夏、陕西、山东、河北、北京,没钱了就地打工,攒够钱了继续启程。

  听了阿秋的话,震惊之余是满满的羡慕。曾经我也是一个整天嘴里喊着远方的文青,最后和诸多的伪文青一样,把“去远方”喊成了一句口号。而阿秋却用行动把那一句口号生生活成了现实。

  我常对阿秋说,我羡慕他。一开始,阿秋总是不置可否地笑笑。

  直到我要离开大理的前一晚,我们蹲在洱海门边的台阶上喝啤酒时,阿秋才说:“你别老说羡慕我,其实我也挺羡慕你的。看你一副养尊处优的样子,肯定不会知道在外面闯荡要吃多少苦。你回家就可以和家人团聚了,而我已经三年多没回过家了。你回去还可以找工作、上班,而我现在一看到写字楼就恐慌,已经快忘了怎么和社会融合,整个活成了一个小野人儿……”

  那天我们聊了很久,具体内容我已经忘了,只记得最后阿秋说:“虽然说我羡慕你吧,但我很清楚,我还有自己的路要走。”

  阿秋的这句话让我回味良久,虽然我们相互羡慕,但终究无法去过对方的生活,最后,还是要回到自己的路上去。

  鱼儿羡慕飞鸟能翱翔长空,眺望山谷;飞鸟则羡慕鱼儿在海中自由来去,逐浪而行。但二者的生存习性决定了他们的一生注定无法调换。

  几个月后,我回到了北京,开始了按部就班的生活。而阿秋从大理出发,经过了半个多月的路程终于到达西藏。

  每当结束了一天的奔忙,我总要看着阿秋在朋友圈中晒出的达拉宫、大昭寺,然后默默在心里对自己说:我羡慕他,但我还有自己的路要走。

  3

  曾看过这样一个小故事:

  一张长椅上,坐着两个小男孩。穷小孩衣着破烂,富小孩衣着光鲜。穷小孩羡慕富小孩脚上那双好看的旅游鞋,于是在心里拼命祈祷,“请让我们交换身体吧!”,忽然,奇迹发生,两个人的身体真的交换了。在穷小孩身体里的富小孩,突然兴奋地跑来跑去。而此刻拥有新身体穷小孩才发现,这双穿着崭新旅游鞋的脚竟不能动弹……

  很多时候,我们眼前都会出现一团名为羡慕的迷雾,如果你学不会拨开它,找到自己真正想要的东西,便会迷失前进的路途。

  没有人能活在真空的世界中,只要有人,只要有网络、有社交,就会有比较、有优劣、有羡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