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导航

我的奶奶

作者: 潮帝 来源: 潮帝文学网 发布时间: 2019年09月17日 16:43:59

  文革风暴开始了。厄运再次降临这个家,奶奶成分高,天天被批斗。由于爷爷是倒插门,所以要奶奶一家回娘家落户。她只好返回老家,可村官也处处刁难不给落户。当时,娘家的人也死得只剩下一个瞎眼的老母亲。而嫁出去的姨奶奶(奶奶的妹妹)没经过同意,私下

  民国时期。我的奶奶出生在云南一个贫困的家庭。奶奶有姐妹俩,她是姐姐,理所当然留在家里。十七岁那年她结婚了,爷爷倒插门过来。一年后,祖母又生了一个儿子,为了那可怜的一点家产,传统观念的祖父母把奶奶爷爷撵出门。


  身无分文的爷爷奶奶来到爷爷的老家白水镇上。爷爷的家在当地曾经也辉煌过,可一把大火把家烧得一无所有,祖母一口气未上来去世了。祖父也在他们成年后因劳累过度去世了,唯一的弟弟去国民党部队当兵了。


  一个叫唐学义的好人收留了他们,并借了碗、筷、米、菜等生活用品给他们。有了落脚处,他们又借了麦子、红糖和香油开始做饼子卖。白天爷爷挑着担子走村串寨,换粮卖钱,奶奶则在家洗麦子磨面。夜晚,两人又要连夜把第二天卖的饼子做好。就这样,日复一日年复一年。他们终于熬出了头,有了自己的店铺,盖起了一流的大房子,在当地算得上是有钱的首户了。可爷爷奶奶做生意都是公平交易,从来不缺斤少两。有些家庭贫困的人来买饼子,他们收很少的钱甚至不收。对那些上门来要饭的叫花子,他们也是以客相待。在那个年代,穷人特别多,经常发生无钱治病死亡的事件。奶奶爷爷买了许多中药,请了医生,免费为穷人治病,一直持续了好几年。也赢得了当地人的好评。


  在父亲和姑妈出生时,可以说是要风得风要雨得雨。当时,社会不发达。在中国,工业很少,大部分都靠进口。在白水这样的小镇上,洋货是少之又少。可父亲全身上下都是美国进口的洋货。头戴的是洋毡帽,身穿的是毛呢大衣、长裤,脚穿的是皮鞋。在他的同龄人中,也只有他一人如此。在父亲八、九岁时,提亲的人都踏破了门槛,可都被奶奶拒绝了。


  后来,奶奶又添了两个女儿。他们并没重男轻女的思想,带着欣喜的心情平等地呵护着四个儿女。由于父亲经常调皮捣蛋。爷爷奶奶反而对女儿好,父亲则经常受罚挨打。邻居们看了都有些困惑。为了教育好子女,他们又请了位老先生来家里教私学。


  一天爷爷的弟弟从部队跑了回来,全身破衣烂衫,蓬头垢面。善良的爷爷奶奶收留了他。一年后,又为他娶了媳妇。婚后不久,他们就提出要分家。爷爷奶奶什么也没说就把家里的用具分了一半给他们,又拿了一些钱让他们安家。半年后,他们在生意途中被土匪抢了。又来找爷爷,爷爷奶奶二话不说,又给了他们一笔钱。


  在父亲十一岁那年,奶奶又生了叔叔。可厄运也开始降临在这个家了。那年冬天来的特别早,刺骨的寒风刮得人脸生疼。全国上下人心惶惶,每天都有杀人的场景。到处哭喊声一片,战争让老百姓四处逃窜。奶奶牵挂远方的娘家,背着叔叔步行去看望他们。


  一天晚上,来了几个当兵的如虎似狼地把爷爷抓走了,还把家封了,把他们全部赶到柴房去。父亲和姐姐妹妹吓得大哭,一点办法也没有。急忙托人捎信给奶奶,由于奶奶是小脚,加之又气又急,第三天才带着煞白的脸色回到家。看到几个尚不懂事的孩子躲在柴房瑟瑟发抖,奶奶抱着他们大哭。那一夜,一天未进食水的奶奶,呆呆地坐了一夜。第二天背着叔叔,带着父亲去十公里以外的区政府看爷爷,可当兵的说爷爷被押送到县里,奶奶一听脸色发黑,瘫坐在地,无声无泪。痴痴地望着远方,那里进去的人都是九死一生。那一夜,奶奶看着身边熟睡的孩子,肝胆寸断,坐了一夜,流了一夜的泪。在这漫长的黑夜里等待着黎明的到来。


  第二天,奶奶把孩子安排好,带着父亲上路了。由于她几天未进食,未睡觉,加上气急相加,身体已透支,走得非常艰难,牵挂爷爷的信念一直支撑她。走了五十多公里,终于来到了县政府,奶奶对着守门的士兵说了几箩筐好话,可就是不让见爷爷,没办法,奶奶只好带着父亲坐在大门口守候着。门口不远处有一群饿红眼的狼狗,虎视眈眈地看着大门,不时会有死人被拖出来扔过去,它们一拥而上疯狂地撕咬着……父亲吓得直往奶奶怀里躲。


  晚上,她们就去街坊的一个亲戚家借宿,白天又去县政府门口守候。过了几天,牵挂家里的孩子,又往家里跑。在家几天,又牵挂爷爷,又往县政府跑。就这样往返的来回跑。很多年后,父亲才明白奶奶整天守候在门口是怕爷爷的尸体被狗吃了。

上一篇:复仇的女人

下一篇:平衡的爱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