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导航

情人节的礼物

作者: 潮帝 来源: 潮帝文学网 发布时间: 2019年10月01日 20:19:19

  明天就是情人节了。一想到老公峰,还用那么原始的杯子,来解决这“下揪流”的事。李婷的心里,就有些过意不去。便特意到“性福之舟”替峰买了一个和自己的大小差不多的,肉色的模拟“玫瑰园”。回到家里就放到峰的电脑桌子上面了。没想到,回到自己的屋子

  哦……耶、哦……耶、哦……耶!午夜李婷在自己这边的屋子里发出这种充满快感的如同凤凰传奇歌里唱的那样满足的呻吟声。原因是她那快活林深处的“玫瑰园”里插着一个电动的模拟阳具。这种快感不仅是来自模拟阳具那有节奏的震动,更是来自李婷这个书女在此刻可以任意的把这阳具的主人想象成她喜欢的小说的作者或里面的各色的人物。有可能是春上春树,也有可能是《挪威森林》里的男主角,渡边彻。还有可能是《瓦尔登湖》里的梭罗,更有可能是《红与黑》中的于连。索雷尔。是从什么时候起,开始喜欢上《红与黑》的,她已经记不起了。也许是刚上初中还是个小女生的那段时间吧。记得那时,她是把《红与黑》搂在被窝里,打着手电筒看完它的。那时她简直是迷死主人公于连。索雷尔了。同时也嫉妒死市长太太德。瑞那夫人了。记得当她看到,于连怀着忐忑不安的心在阳台上当着市长大人的面,等着钟声敲过的那一刻,握住德。瑞那夫人手的刹那间,她多么希望于连手里边握着的是她李婷的手啊。尤其是德。瑞那夫人跪在于连。索雷尔的脚下,吻他的脚时,说她要做他的奴隶,恳求他不要离开她的时候,突然间她有些同情这个女人了,不知为什么她当时看到这里的那一刻,竟然希望于连留下来或者带着德。瑞那夫人远走高飞。后来她又看了法国拍的《红与黑》的老电影,那里的男主角更是令她着迷。


  李婷在自己这边的屋子里怎样折腾,对面屋里的老公峰也不会来打扰她的。因为她(他)们已经分屋睡有九年多了。至于是怎么分开的,他们俩谁也说不清楚。可能是因为思维太接近了吧,彼此想什么都了如指掌,便没有了吸引力。亦或是她(们)都太沉迷于自己的世界里了,便忽略了对方。但他们都还心知肚明的不想分手地依恋着彼此那三分之一的夫妻感情,和三分之二的亲情。更怕在外面找了个情人什么的,伤害到对方和孩子。虽然女儿自打出生起就经常轮换着走马灯似的往返于姥爷姥姥和爷爷奶奶家的。但当时还是怕她那幼小的心灵受不了父母分离的打击,而看轻了这个世界上最能维系心里热度的感情。所以就只能分居不分手地同在屋檐下,劳燕各分飞了。


  还记得她(他)们的相识还是在一个偶然的场合下,那是她刚上班的那段时间,也不知是为什么,便疯狂地迷上老电影光碟了。有一天下午,赶上她休班,便来到了经常去的那家音像店,去看看有没有可以买的老电影光碟。转了一圈也没有自己相中的,正想往家走,忽然看见一个和自己年龄恍上恍下,戴着眼镜大学生似的男生手里拿着一张老电影《追捕》的光碟,一下子就给她电到了。杜秋,高仓健,多么令她留恋的名字啊。记得她第一次看追捕的时候,一下子就被高仓健演的杜秋给震到了。感叹这世上还会有这么有男人味的男人。害得她在那年夏天把父母给她的所有的压岁钱都给看了《追捕》了。所以她看到那个男生手里拿着的《追捕》电影光碟,便直直地站在那里,就不舍得迈步了。那个男生看有个还算高挑俊秀的女孩在那里痴痴地看着他手里的光碟,弄的他有些不好意思了,脸一红的说道:“今天刚到的,就来四张,这是最后一张了。”男生看她还没有动的意思,脸就变得更红了,继续有些结巴地说道:“要不你先拿去看吧。”这时她才反应过来,不好意思的客气地说道:“不用了。”谁知那个男生还来劲了,高低要把那张《追捕》的电影光碟让给她。没办法,后来她只好恭敬不如从命地接受了。再后来在他送她回家的路上,共同的爱好使她(他)们成了朋友。这个男生就是她后来的老公峰了。


  记得和峰第一次干那事的时候,是在峰的家里。那时的李婷已经就不是处女了。确切地说她已经是一个小女人了。她就那么的躺在峰的床上,看着他慌里慌张,笨手笨脚地解开她的衣衫,一边用手去抚摸她那圆润、丰满又不失灵巧的乳房。峰还不忘用嘴去笨拙地裹住她那如小甜枣似的奶头,用舌头辅助的去拼命地吸吮那上面醉死个人的甜蜜。当峰透过他那近视镜片第一次看到异性那快活林里的玫瑰园的时候,心脏都快要跳出嗓子眼了。她看在眼里心里想道:不用往下看,就知道他是个处男了。结果可想而知峰的那准备浇灌“玫瑰园”的水枪还没等进入她的那“玫瑰园”里,存放了二十多年的纯净水,便春色关不住地喷洒了出来,弄得她的快活林上是白雾茫茫。她自然也就变成有位佳人,在水一方了。后来习惯了,就好了一些。但峰灌溉的时间,始终也没超过十分钟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