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导航

筑雨未晴,那个人还未来……

作者: 潮帝 来源: 潮帝文学网 发布时间: 2019年10月19日 17:32:53

刚走进屋内,淅淅沥沥的小雨就开始敲打屋檐了,空心的翠竹发出“滴—哒—滴—哒”的声音,很有节拍。而更多的雨落在了湖中,消于无形,化作一圈圈涟漪,在湖面上散开,一圈消失,另一圈又起,就好像人心里驱不散的愁绪。湖边,竹梢和树梢在风里舞动,似瑜伽,又似太极,万千喧嚣都融化在轻柔的摇动里,天地之间只剩下连绵不绝的雨声和叹息……

这间屋子建在翠湖中心的小岛上,四面环水,名唤“湖心小筑”。这房间的每一根柱子、每一张桌椅、每一个物件,都是用湖边的翠竹做成,深处其中,就仿佛置身竹海一样。每个月的初七,我都会自云芳渡出发,驾舟来到这里,无论晴空万里或是风雨交加。踏上这房子的地界,总能感受到她的身影似乎还在,一睁眼,面前却只有一湖春水、一片修竹。是的,我并不是这房子的主人,而它的主人,曾经让这里的一切充满生机,也让我终生难忘、怀念至今……

我该如何描述我们的初见呢?一见钟情?亦或是误打误撞?还是不打不相识?不,这些都不是。如果非要描述,我们的那次相遇,就像是歌词里唱的:“只是因为在人群中多看了你一眼,再也没能忘掉你容颜。”那一眼凝望,洗去了心中万世的沧桑。缘分是最难琢磨的事物,情深缘浅,一世遗憾,情浅缘深,怨偶一生。而最终,我没有等来她的回应,却等来了她的“离去”。许多年过去,离别的许多细节都已忘记,只记得这所湖心小筑,还有洒落江天的蒙蒙细雨。仔细听来,雨敲打竹檐的节奏,还是如当年一般。滴滴答答,每一滴都敲在听雨人的心里,溅起一地水花。

天色渐渐阴暗,雨势也渐渐增大,看来湖心小筑想借雨势留我一住。也罢,美意不可辜负,火炉煮酒,凭轩听雨,也是一种生活。但晚风阵阵、夜雨声声,夜空失去了静谧的环绕,变得聒噪。一杯热酒入喉,引得五脏六腑都躁动起来。就像凉风难以吹散脸上的炽热,一杯热酒也难以驱散心中的愁绪,反而将一直以来的思念和遗憾从心底抽出来,搅得人五味杂陈,李白有诗云:“抽刀断水水更流,举杯消愁愁更愁”,诚不欺我。

似乎是醉了,斜靠着栏杆,手里握着酒壶,一滴一滴地往外滴酒。酒落在地板上的声音,消融在声声夜雨中,片刻前耳边的喧闹,似乎在这一刻化为乌有。眼角感到一丝温热,是流泪了,还是酒的力量呢?渐渐分不清雨声和自己的说话声,分不清自己与世界,也分不清她在我身边还是早已远赴天涯,只觉得夜色逐渐加重,渐渐无声,最后归于一片死寂,再也感受不到任何感觉。

再次睁开眼,宿雨已歇,天朗气清,檐角的风铃发出悦耳的声响,来时的小舟静静浮在水面上。此刻应该是清晨,许久未闻的鸟鸣又响彻整个小筑。这时,无云无雨,无酒无风,只剩下凌乱的头发挡住了视线,远处的景物变得一片模糊,只看见晨曦铺洒在湖面上,湖面波光粼粼。大梦初醒,我就像迷途的羔羊身处迷幻的世界,不知道该何去何从,亦如这湖上的小舟,不知该向何方划去。

索性就这样躺着,不去管杯盘狼藉,不去看风荷初举,也不去问我该往何处去。就这样,静静地躺着,让身体尽情舒展,让阳光轻洒我身,让鸟鸣流入我的双耳,让翠竹映入我的眼眸,也许我可以在这盈盈一水间感受到她留存的些许气息,我想尽可能地抓住,哪怕只有一点,哪怕只是一瞬。

外面的雨已经停歇,但我的心里仍然阴雨绵绵,湖心小筑,筑心于湖,既是吾庐,也是吾心。这颗心年复一年的在这里等待,等日出,等风来,等一抹晚霞,等一缕朝云,更在等一个身影,湖心小筑的每一个物件都在和我一起等。有人说,你等了这么长时间有什么用呢?她并不知道。这又有什么关系呢?虽然外面已经放晴,但没有她的身影,这湖心小筑便没有晴天,那场雨还在下,那个人还未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