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导航

重读张爱玲一时间洛阳纸贵

作者: 潮帝 来源: 潮帝文学网 发布时间: 2019年10月21日 17:05:06

张爱玲的名字不仅响亮在民国,就是几十年后的今天,依然在文学界甚至普通读者中回响。她的名字如此响亮,不仅是因为她的文学作品,也因为她曲折的爱情与悲凉的人生。她的悲欢离合爱恨情仇仿佛是一包包种子,经由她的笔端便栽种到时光里,开出了永不枯萎的花。

回望那个渐行渐远的岁月,仿佛是一位穿着旗袍,打着油纸伞,龋龋独行在暖色黄昏中小巷里的女子,她临水照花却又遗世独立,亦真亦幻,一会离你很近,一会却离你很远。曾几何时,张爱玲用文字构筑的世界逐渐风靡起来,一时间洛阳纸贵。

也许很多一般读者读过她的《霸王别姬》、《倾城之恋》、《金锁记》、《迟暮》等名篇,有些资深读者也读过她的《茉莉香片》、《心经》《六月新娘》等,对我们当代人来说,印象最深的还是那本极具引力小说《色戒》。

在读过小说《色戒》之后走入电影院,观看电影《色戒》是一个奇妙的过程。当我们的眼睛第一次进入影片打麻将的场景,一股浓浓的怀旧情愫便萦绕在心头。一幅幅流动的画面闪耀着些许陈旧的光泽,同我们梦境中的老上海吻合。

“你如果认识从前的我,也许你会原谅现在的我。”“因为爱过,所以慈悲;因为懂得,所以宽容。”“你还不来,我怎敢老去。”“笑,全世界便与你同声笑,哭,你便独自哭。”这些经典的话你听来不仅入耳,也觉得很熟悉,这都是出此张爱玲的笔下,至今还被人们一遍遍地吟诵。

张爱玲的文字世界总是如同一团迷,一片雾,充满了人世间的惆怅与窥探。但张爱玲似乎比她的文字更离奇。她就如同剧院角落里的一个观众,在悄悄的翻着底牌的观众,她拥有翻手即苍凉,覆手即繁华的魔力。在广阔的平原上,她仍站在高处,旷野的风吹动着旗袍的一角,她守望者旷野中那些因文字播种而倔强生长的永不枯萎的花海。

一九九五年中秋节,她在美国洛杉矶一所公寓里自然死亡,终年75岁。她走的如此悄无声息,如同一朵开在街角的淡雅之花,转瞬就如雾散去,过往行人依旧来往匆匆。她说,“你死了,我的故事就结束了,而我死了,你的故事还长得很”。

也许是那样的,长的是磨难,短的是人生。生命是一袭华丽的长袍,上面长满了虱子。张爱玲是个被世人争议的角色,亦如她的曾外祖父李鸿章。相同的血液,相同的命运,都在别人的言论中走完自己的人生之路。苦也好,甜也罢,他们在生前无法阻止,死后也无须计较。

张爱玲是有才的,在那个豪杰辈出的年代,她是最耀眼的那一个女子。她冷漠的处世态度,惊世的才学,对人情世故有着异常的敏感,她的一生都在书写非凡的文字和故事。但是她有异于常人的敏感和经历,她的性格,过于别扭而敏感,所以经常是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却又不知如何妥善的处理。

张爱玲是个极度自尊又特别自卑的人,这样矛盾的性格,成就了她的事业,也拖垮了她的生活。她人生最大的问题在于看不开放不下。说来说去,就是不够豁达,不会和自己妥协。张爱玲学不会这种处世哲学,她习惯苛求和强求。更多时候,她相信的是人性的恶,所以自然悲观而颓丧。

张爱玲的一生,最为人乐道的就是和胡兰成的那一段情。她说,为了爱情她甘愿低到尘埃里,只为开出一朵花来。可这样卑微的姿态依然没有留住爱人离去的脚步。出人意料的,胡兰成出轨了,更让人想不到的,张爱玲做出了挽回。可是,失败了。于是,她彻底的失去了爱人的能力。后来遇到赖雅,以为可以安定,最后依然惨淡收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