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导航

贫穷不是你看到的样子

作者: 潮帝 来源: 潮帝文学网 发布时间: 2019年10月28日 09:42:48

  亚当·斯密深入针厂调研,发现了人类分工的伟大意义;科斯提倡的“从黑板经济学回到真实世界”,倡导实地调研的深刻意义。这种研究传统在贫困现象研究中至关重要。贫困是人类如影随形的敌人,过去几十年间,数万亿美元的援助虽起到一定作用,但却未能将这一人类顽疾从地球根除。这背后,空洞的假设、单纯的施舍、冰冷的模型,难以为根除病患起到效果。2019年,诺贝尔经济学奖花落“扶贫三杰”,表彰他们“在减轻全球贫困方面的实验性做法”。比起以往的相关领域研究与工作,他们的可贵之处在于用自己的双脚做学问,用实地走访的案例发现问题,用实验的精神开出人类面对顽疾的有效药方。

  在非洲,一顶经杀虫剂处理的蚊帐,可以将疟疾——这种在2008年造成约100万人身亡的传染病——病例减少一半,拯救上百万儿童生命。然而,睡在蚊帐中的孩子还不到总数的1/4。这背后,10美元的花费令一些人望而却步;接受免费发放的人却不知珍惜,甚至弃而不用;一些人对施舍习以为常,等着继续赠送;当地的蚊帐供应商会因免费发放而破产,进而摧毁当地市场……原本看起来并不复杂的事情,可能导致没人愿意再以任何价格提供蚊帐了。

  何为贫困?其生成机理、现存状态如何?采取哪些措施能够持久奏效?一直是经济学家们不懈追求的答案。当地时间10月14日,2019年诺贝尔经济学奖揭晓,阿比吉特·班纳吉、埃斯特·迪弗洛和迈克尔·克雷默摘得殊荣,他们“为缓解全球贫困所做出的实验性方法”为人称道。

  是否存在“贫穷陷阱”

  贫困,是与人类数千年历史如影随形的严峻课题。2009年,联合国粮农组织(FAO)发表的一份声明称,“全球超过10亿人正在挨饿”。

  1961年生于印度的阿比吉特·班纳吉和1973年生于法国的埃斯特·迪弗洛,都是美国麻省理工学院的教授,他们合著出版的《贫穷的本质:我们为什么摆脱不了贫穷》,为人们揭示出面对贫穷的不同思路。

  阿比吉特和埃斯特例举了发生在肯尼亚的例子:名叫肯尼迪的年轻农民,由于领取了免费化肥,当年收成翻倍,终于攒下了积蓄而得以“脱贫”。免费化肥,成为他逃离困境的唯一途径。可他们发现,“对于几乎无钱可投的人来说,一旦收入或财富迅速增长的范围受限,他们就会掉入‘贫穷陷阱’。”

  在面对贫穷的诸多研究中,“贫穷陷阱”是常见现象。穷人微薄的收入与窘迫的生活,往往导致他们无法胜任重要工作;“但那些可以吃饱饭的人,却足以胜任细致的农活儿”。“贫穷陷阱”的可怕之处在于:“穷人变得越来越穷,富人变得越来越富,贫富差距进一步扩大”。于是,针对“贫穷陷阱”的研究逐渐增多。

  但阿比吉特和埃斯特说,应该弄明白的,不是穷人陷入困境的100万种方式,而是贫穷形成的因素,“要想放弃那种普遍适用的答案,我们就要走出办公室,仔细观察一下这个世界”。

  他们深知,单纯的施舍、给与,不能解决问题,“一套标准、一种办法”面对复杂的局面,往往难以奏效。于是,在2003年,他们创建阿卜杜勒·拉蒂夫·贾米尔贫困行动实验室。截至2010年,实验室研究人员已在全球40个国家完成或正在开展240多个实验项目。“每个人能做的就是,深入了解困扰穷人的具体问题。”

  “好摘的果子”并不多

  通过长时间大量实地走访调查,阿比吉特和埃斯特认为,“贫穷陷阱”并非那么简单。他们发现,大多数人都能吃饱饭,而且,大多数人的贫穷状态,并非是由他们吃不饱饭造成的。即便发生一些饥荒,那也往往并不是粮食短缺造成的,而是制度出现了问题,导致现有食品分配不合理。而既往研究中,基于收入-食物-热量-劳动等因素构成的简单模型分析,并不科学。

  他们发现,一些极度贫困的群体,往往并不是选择消费可以提供更多能量的食物,而是选择味道更好的食物。有时“在他们的生活中,还有比食物更重要的东西”。他们发现,“发展中国家的穷人会花很多钱来置办婚礼、嫁妆、洗礼等”,“人们的首要选择显然是,让自己的生活少一点儿乏味”。因而,“贫穷陷阱”或许并不像想象中那样,贫穷也不是人们看到的样子。

  援助到非洲的蚊帐有时并不奏效,人们对免费疫苗也会兴致寡淡。因为不论贫穷还是富有,人们的需求是多元而丰富的。以往一些经济学家坐在世界名校的办公室或实验室内,用冰冷模型计量,往往忽视了更多需求和变量,难以得到真实结果。实地调查至关重要。阿比吉特和埃斯特发现,“好摘的果子”似乎有很多,从疫苗到蚊帐,都是一些低成本却可以挽救生命的东西,但很少有人会采取这样的预防性措施。“那些‘好摘的果子’比看上去难摘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