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导航

童话板屋下榻木屋别墅时已是晚上九点多钟

作者: 潮帝 来源: 潮帝文学网 发布时间: 2020年01月13日 17:59:18

  盛夏时令,从漳浦宾馆抵漳州滨海火山国家地质公园香山景区,下榻木屋别墅时已是晚上九点多钟。

  香山虽源于火,却柔情似水。导游介绍说,香山是一座二千多万年前多次火山喷发后,由火山灰堆积形成的火山锥,也是火山公园“一山二岛三海湾”的主景区。按照十二星宿方位布局设计建造的木屋别墅,就坐落在香山东麓那一片原始的木麻黄树林中。在朦胧的夜色,柔和的路灯,淡蓝的月光下,屋在林中,林在山中,山在海湾,显得格外幽雅和安逸。走进木屋,我不禁想起美国著名作家亨利·戴维·梭罗,在他28岁那年,带着一把借来的斧头,怀着对大自然的渴望,对世俗偏见的反叛,走向美丽明净、静寂而又喧嚣的瓦尔登湖畔隐居,过着原始部落的生活,实践自己超验主义的理想。难于想象的是,梭罗只花28美元,用自己的双手盖起一座实用的小木屋。在两年零两个月的时间里,梭罗以其简朴的生活方式,解决物质发达社会中精神匮乏问题,用自己的行动创造了一个神话。今夜,从心底深处,我多想跟梭罗一样是个寂寞的人,在这寂静的木屋里,憬悟梭罗笔下《瓦尔登湖》“在这里可以听到河流的喧声,而早已失去自己名字的古代的风,飒飒吹进我的树林”的美妙境界。

  晨曦初露,走出木屋,环顾四周,薄薄的夏雾轻轻地笼罩着香山,海边一道光彩绚丽的云彩像扇子一样四散开来,一束阳光透过挂满露珠的木麻黄树林,顿使香山一片金光灿灿;一对情侣从远处悠然走来,犹如两只翩翩起舞的蝴蝶,飞跃红尘俩相随;小桥流水,曲径通幽;绿草茵茵,野花点点;树香沁鼻,鸟雀啁啾;蜜蜂采花,蚂蚁搬家……构成一幅和谐温馨的自然生态风景画。沿林间小路,走向月牙形的崎沙湾,乌黑的玄武岩石与金色的沙滩,在阳光的照射下,显得格外绚丽夺目;排列有序的桶状海蚀崖,犹如一幅巨大的水墨《群英图》,演绎《水浒传》一百零八位好汉“风风火火闯九州”的恢宏场面;海蚀崖上长满野生的龙舌兰,如梁山好汉头上的麾巾;高高的龙舌兰花茎,像一根沐风栉雨的桅杆,耸立在崖岸上,使香山更具诗情画意。

  夕阳西下,气象台开始预报台风的消息。站在香山顶上眺望大海,只见汹涌澎湃的“长浪”,带着灼热的海风和气势磅礴的“海吼”,以一股势不可挡的力量冲向海岸,撞击山崖,变成滚滚的碎浪,使海岸水位骤然升高。成群的海鸟急急忙忙地飞向海岸,惊慌失措的倦鸟有的跌落在海面上,有的干脆歇在渔船的甲板上,久久不肯离去,任你驱逐、嬉戏,甚是可爱。回到木屋,已夜色朦朦,而窗外“长浪”、“海吼”声与虫鸣声、树林中风声交织在星前月下,融汇成一部浪漫的香山小夜曲,或海底照月,或波推浪涌,或风卷残云,或天清气朗……真个把人带入到庄子所说的“同与禽兽居,族与万物并”的淳朴世界。

  古人云:仁者乐山,智者乐水。我想,今夜就这样静静地躺在温馨、静谧的木屋里,头枕涛声,倾听窗外那天籁之声、自然之音、心灵之曲、神来之韵;领略滨海与火山融合贯通的风采,享受人与自然水乳交融的乐趣;把琐事搁浅,把喧嚣忘却;任那物欲横流,灯红酒绿,凭它炫耀比阔,风雨阳光!带着梭罗“寄予黎明以无限的期望”,走向自然,汲取生命的精华,诗意地生活,坚强地,如斯巴达一样地生活,以此启迪生活的高尚。

  施毅平,福建漳浦人。中国摄影家协会会员,中国散文学会会员,中国金融书法家协会会员,中国农业银行作家协会会员,福建省作家协会会员。发表散文、报告文学作品100余万字,多次在国内散文征文比赛获奖。著有散文集《火山岛踏歌》,旅游系列丛书《走近赵家堡》《相约花博园》《唐山过台湾》《天福茶之旅》和《火山的记忆》(摄影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