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导航

红叶醉深秋

作者: 潮帝 来源: 潮帝文学网 发布时间: 2020年11月30日 15:36:34

原创 黄望纯 秀美浠水
红叶醉深秋
文:黄望纯
虽然霜降已过,天气却还是凉得浅浅的,阳光温暖灿烂,让人想起和煦的暮春。但季节更替的车轮是不会停止的,譬如令人陶醉的深秋,只须几阵凉凉的风,她便款款而至,只是有点姗姗来迟而已。

红叶醉深秋

红叶醉深秋

有人说深秋的颜色是火红的枫林。不知道绿杨乡的枫叶红了没有?那里可是有很多枫叶的,很想去看看。择日不如撞日!当我盘算着几时出发时,正巧县作协组织会员赴绿杨乡乱石河村参加“月牙情•红叶颂"主题采风活动,我欣然应往。
那天风清风淡,天高地远,秋阳明澈澄清,是个行游的好日子。同行的有幽默睿智的老者,也有娉婷玉立年轻的女士。大家兴趣盎然,都憧憬着不久要观赏的红叶。难得竟有人穿一身火红的风衣,在眼前晃来晃去,那鲜红的颜色,好像要让人提前感知枫叶的热烈。
车子在蜿蜒曲折的山路间左突右拐,艰难爬行。不久,听得一阵锣鼓的喧闹声,应是快到了。果然,车子拐过一道岩嘴,眼前豁然开朗,一座群峰环抱的小山村出现在眼前,它被斑斓的山色所包围,仿佛是世外的桃源。村正中间的广场上人头攒动,熙熙攘攘,吸引着我们凑过去观看,原来,人家正在举办"红叶节"。
在偌大的绘有鲜红的枫叶彩图的背景墙下,一群穿着火红长裙,拿着红扇子的女演员在舞台间载歌载舞,唱着热爱家乡,赞美幸福生活的歌。听人讲,她们可都是村里的村姑,平时在家务农、开“农家乐",若是旅游旺季,她们就会到村中"百姓舞台”上表演,歌唱她们的幸福生活,宣传家乡的旅游特色。
火红的舞台、火红的人儿、火红的歌,在这苍翠的天地间形成一抹耀眼的颜色;轻快的舞步,嘹亮的歌声,陶醉的表情,好一道亮丽的风景!红叶未见着,倒是让我们先领略了一番别样的风韵。
"快走吧!看红叶去!"一声呼喊把我从无限的沉思中唤了出来。转身一看,原来是程主席,郭老(程小诚主席,郭强昔老师)在招呼我们去登山。
山,并不高。一条幽静的山路像条灰色的带子从山脚盘旋至山顶在满目苍翠间时隐时现。我们循路索景,沿途只见绚丽的秋色,偶有星星点点的红叶点缀其间,不见成片的枫林。倒是空气特别新鲜,使人心旷神怡!

红叶醉深秋

红叶醉深秋

大家且行且谈,突然一座别致的凉亭赫然咉入眼帘。这座凉亭古色古香,建有两层,高约二十米左右,斗穹飞檐,翘角玲珑,外嵌碧瓦,内饰黄顶,上下八根朱红色的廊柱牢牢地稳住亭身,显得气宇轩昂,神采斐然!我们拾级而上,有人入亭歇息,我独自四处观看,只见廊柱上有一副对联很值得玩味:
上联:壑底泉清堪煮酒,
下联:亭边叶艳正临风。
亭边树上的红叶的确实是红了,红艳艳的,殷红欲滴,但是我并未听到潺潺流水声,也许它们就藏在某条湫隘的沟涧中,若有幸能打一壶畅饮,再临风品赏这深秋中的美景,无酒也能醉人。不过,还是不要侵扰它们的好,让自然留有一份应的纯净。
顺阶而下,就是一段下坡路,在路的尽头有几块嶙峋的怪石挡住了我们的去路。石头奇形怪状: 有的像根柱子兀挺突起,指向天空,故取名叫“天柱”;有的则像伏牛,略扬犄角,浑厚雄壮,巍然不动,不知叫什么名字……有座叫做"天马台”的巨石格外引起人们的注意。其石黑黝光洁,浑圆威武,顶部略平呈六十度向下倾斜,形成椭圆形。听人讲,这块石头还有段传说,相传当年孙大圣在天庭做"弼马温"放马的小官时,曾赶着天马在此歇过脚,故名"天马台"。听着这离奇怪诞的故事,让人觉得乱石河的红叶更有一层神秘的色彩。
登上"天马台”俯瞰远处苍莽的群山,别有一番风景映入眼际。群山苍翠,斑斓入画,山脚下我们来时的公路宛若一条黑色的长龙逶迤向南,而公路边的河流则像一条银色的带子盘绕山间发出粼粼的光。我想这应该就是"乱石河"了。
目光回收,巨石下有一株树的叶子红得正艳。说实话先前只是泛泛而看,并未注意到近在咫尺的红叶。此树不类枫树,但却分明披着一身浓浓的红。叶子呈五角形,细碎碎的,茎络分明,晶莹剔透。它酡红如醉,就像情人的嘴唇掩不住迷人的风韵,纯净的秋风轻轻掠过,片片攒动,应是她的明眸在流转着深情的眼神。人们常讲红叶一枚便知秋之美的拟人的遥想,大概也就在如此深沉的地方。

红叶醉深秋

红叶醉深秋

再上亭楼,眺览众山,目力所及,云卷云舒,草木苍茫,点点红莹,缀嵌其间,让人心生涟漪,不得不感叹这确实是个好地方!亭台、花榭、山路、"民俗"、还有"百姓舞台"、"红叶节"……看得出乱石河村为了打造特色旅游,还是下了一番功夫的。同行的村长告诉我们,在国家有关政策的扶持下,在县扶贫干部的帮扶下,乱石河村依托得天优厚的自然条件,着力打造特色旅游,让村民增加收入,争取早日脱贫摘帽,过上火红的日子。从他滔滔不绝的讲解中,我们看到了他那溢于言表的幸福与希望。
中午我们草草地吃过盒饭,本想去爬另一座山,无奈天气炎热只好作罢。在回程的路上,有位游客抱怨他并未看见枫林,没有看见成片的红叶。我听了哑然失笑,心中并不认可他的说法。因为在我的心中早就有片美丽的"红叶”——姑娘们深情地歌唱,村民们辛勤追求美好生活的愿景……难道不就是我们心中最动人的"红叶"?凡事讲究一个点到为止,于我而言,看过,爱过,醉过即可,又何必在乎它是否是一片片的呢?
写于2020.11.15
作者:黄望纯,网名沉默是金,湖北浠水人,黄冈市作协会员,热爱文学,自由撰稿人,相信文字里能觅知音,山水也怡情,执支瘦笔书人生。
编审:黄习文 王应良
原标题:《浠世美文 | 红叶醉深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