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导航

一次尴尬的相亲经历

作者: 潮帝 来源: 潮帝文学网 发布时间: 2019年09月02日 14:13:32

邻居给我介绍了一个对象,说此女在城里生活,其父是曾是农民,山西承包煤矿发了财,在城里购买了住房,并买了门面,现在自己开了一家小火锅店,她也是毕业于太原的一所幼儿师范学校,现在在城里一家幼儿园上班。据说她曾经谈过一个对象,因为男方没有稳定工

  邻居给我介绍了一个对象,说此女在城里生活,其父是曾是农民,山西承包煤矿发了财,在城里购买了住房,并买了门面,现在自己开了一家小火锅店,她也是毕业于太原的一所幼儿师范学校,现在在城里一家幼儿园上班。据说她曾经谈过一个对象,因为男方没有稳定工作没有住房,后来家里人不愿意不得不分手,我邻居去她家时她们谈及找对象的事,那女孩并要求邻居给她物色个合适的男人,邻居当时就想到了我,因为我有稳定工作又有住房,遗憾的就是我年龄大工作单位在农村,但考虑到我单身的现状,邻居决定说给我让我们自己谈。


  邻居把她的电话号码交给了我,我喜忧参半,心想,终于有人肯帮我寻找伴侣了,可不知道对方的性格爱好,再加上她们家里条件那么好,肯定会嫌弃我农村人,虽然城里有房,但也不过是不足六十平米的二手房,再说工作在农村,一时还没有能力考虑调动,抱着试试看的态度我拨通了她的电话,经过一番沟通,互相留了QQ号码,边开始了进一步的了解。


  她似乎也很想见我真人,每天谈到最后她总会说叫我抽空进城和她见面,其实我也想早早见见以便早早了断,我是个对待爱情很干脆的人,因为自己觉得年龄大了,样子个子都不是很好,要谈就应快刀斩乱麻,三下五除二,成就考虑订婚结婚,不成拉倒重找,年龄大的男人最怕被爱耗着,因为恋爱时间越久,成功了则无所谓,不成功则需要男人承担经济损失,我不是打着恋爱的幌子玩弄女人的男人,我要的是一个能跟我同甘共苦,结婚生子的女人。


  考虑许久,我终于下定决心寻找到机会进城相亲,互通电话见面后,压抑许久的猜测终于真相大白,没见面前只能无限遐想,见面后就只有两眼惆怅,我问了她家在哪条街道上,她简单说了个位置就说她还有事就走了。晚上我打电话约她出来吃饭,她说吃过了,我说那我们见个面,她思考了半天说要不明天她和她姐到我家来转一转来,我知道她是想看我们的房子了,心想现在的女人就是现实,第一次见面就看人家的房子,但我知道,工作房子也许正是我值得让她留恋之处,看就看吧。


  第二天她们果真来了我家,坐了会儿,每个房子走动了一番,她姐姐问了一些我房子的事,说房子应该装一下,再购置点家具,贴个地砖什么的就好了,我给她们解释了为什么我没有装修的原因,她们显得无奈又无语,后来说有事要走,我把她们送出家门。


  没想到晚上让我突然惊喜,那女孩打电话过来说要我到她家见她爸妈,我觉得肯定她已经同意跟我谈了,见见家人进一步参考也好早早了解此事,我赶忙到街上买了东西去了她们家的火锅店。


  店里只有她妈妈和几个服务员,打过招呼后我坐在她们店里沙发上等客人都走了看会怎么说,她爸爸据说外面喝酒去了,我也知道有钱的男人会腐化堕落,反正我没什么事干脆就等她爸回来让见见看怎么说。


  到了晚上九点,店里突然进来一个喝的烂醉的男人被人搀扶着,那女孩才告诉我那时他爸爸,我准备过去和他打个招呼,他似乎没有在乎我的存在,嘴里一直念叨“我的钥匙呢,我车上的钥匙呢?”原来他喝完酒打出租车回来的,自己有车因为没拿钥匙,为此他显得十分生气,口里开始大骂起来,句句都是脏话,他老婆说你的钥匙我没见,他又冲向他女儿大吼,整个店里都是他毫无遮拦的脏话,她老婆在打扫桌子,他突然冲了进去,拿起刚刚一个服务员给他倒的一杯热开水一下子倒进他老婆的胸部,那女人疼的又揉又哭,我们都吓傻了。我也第一次看见一个男人施展的暴力。他嘴里骂的更厉害了,还冲上去抓住他老婆头发厮打起来,我们几个赶紧把他们分开,那女人又扑过来压住那男人打了半天,桌上的啤酒瓶怕怕落下,男人的吼叫声,女人的哭泣声咒骂声此起彼伏,不一会儿就来了一群围观的人,女人按着胸部,泪流不止,男人则在众人的拉劝中挣扎还想打,好不容易才被人拖走了。


  房里只有女人和她女儿的哭泣声,我被眼前的一切惊得不知道说什么好,但又没有理由离开,从来没有这样震惊和尴尬过,我知道我也算倒霉,跑来相亲,没想到却目睹了一场家庭暴力的惨剧,看着一旁哭泣的她,我考虑了很多,一个常年生活在家庭暴力的女人肯定心理有暴力倾向,再说假如我们结婚,面对他们那样的家庭我肯定会受好多气,甚至于我将会成为她父亲施暴的对象,我才认识到一个富有的家庭,其实也有它的不和谐之处,他们虽然有钱,但似乎缺少人性,我们虽然贫穷,单我们也有尊严,考虑了好久,我终于鼓足勇气告诉了那女孩:“对不起,我们不合适,我担心我们将来在一起你爸爸会出手打我。”她显得十分尴尬却也不知道该怎么解释。


  回来的路上我考虑了好多:我觉得不管要找怎样的对象,一定要给她尊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