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导航

利令智昏的无德医生

作者: 潮帝 来源: 潮帝文学网 发布时间: 2019年09月03日 17:16:10

晚饭后我正同几个邻居坐在街口闲拉呱儿,绰号小灵通的三婶子一手摇着蒲扇,一手拎着马扎子也走到我们跟前。她一脸的神秘,用很小的声音说:知道么,陈四一家子上午去县医院,到现在还没回来呢。大家都七嘴八舌地问她:去医院干什么?他家里有人病了吗? 三婶

  晚饭后我正同几个邻居坐在街口闲拉呱儿,绰号“小灵通”的三婶子一手摇着蒲扇,一手拎着马扎子也走到我们跟前。她一脸的神秘,用很小的声音说:“知道么,陈四一家子上午去县医院,到现在还没回来呢。”大家都七嘴八舌地问她:“去医院干什么?他家里有人病了吗?”


  三婶子不紧不慢的放下马扎子,坐稳了,大伙儿都不由往她跟前探了探身子。三婶子扫视了大伙儿一眼,语气颇为自豪又兴奋的说:“这事儿你们不知道,当然,我也是刚听我舅说的,他以前不是咱乡里的赤脚医生么。今天早上,陈四媳妇拿了包中药去找他,说是几天前上县医院给八岁的女儿抓了几副感冒药,孩子吃了几天,感冒不见好不说,竟还来了月经,陈四媳妇怀疑药有问题,让我舅给看看。我舅这么一看哪,老天!这那是什么治感冒的药,分明是一副调理月经的药。陈四媳妇马上就和陈四带着孩子找去了。你们说这事稀奇不?”


  听了三婶子的话,我不以为然,我对她说:“医院拿错药这种事以前报纸就登过,早就不新鲜,况且它同我二十年前亲耳所闻的一起非常离奇的医疗事故来说,实在算不得什么!”


  “哦,既是这样,有多离奇你讲来听听。”三婶子很不服气的说。“对呀,讲讲,讲讲。”大伙儿纷纷抢着说。我说:“既然你们这么想听,那我就讲讲吧。”


  “话说二十年前,在一个小城的一所市级医院里,一台史无前例的先心病手术正在一间大手术室里紧张有序的进行着,同时在另外一间手术室里一个扁桃体摘除术也在进行中,值得一提的是这台高难度的先心病手术,它对这所小医院来说是个了不起的技术突破。所以为了大力宣传本市医疗科技水平的跨越式提高,报社特意排了一名记者和一名摄影师全程跟踪,拍摄报道。并且这次手术的成功与否,也直接关系到医院的晋级和主刀医师的职称评定。镜头面前,每个医务人员都紧张的忙碌着,努力地表现着,再加上事先进行了大量的术前准备工作,整个手术过程中没有出现任何意外情况,手术进行的非常顺利,直到手术圆满结束后,患儿被推回病房。”


  “这也没听出有什么离奇的呀!”三婶子一脸不屑地撇了撇嘴。“三婶子,你不要着急,人家话还没说完呢!”六嫂接茬儿道。


  “是呀,事情就是在病房里才出现了戏剧性的变化。”我平静的对三婶子说。大伙儿都瞪大了眼睛看着我,急切地听我往下讲。


  “等候在病房里的患儿家属,看着随担架车簇拥而入的一群医务人员和记者,感到很疑惑,但很快他便吃惊地发现,自己原本患扁桃体肥大的孩子竟被开胸做了心脏手术!”与此同时,在另一个病房里,患先天性心脏病儿童的家属的惊讶程度并不亚于刚才那位,因为正想看看孩子胸部刀口情况的他却被医护人员告知孩子的扁桃体摘除术做得非常成功!”


  “哎呀我的那个老天爷唻,简直是太离谱了!你说的这事是真的吗?”三婶子迫不及待地嚷嚷起来。“当然是真的,当年它被作为恶性医疗事故的典型在卫生系统内部第一时间内通报批评,严肃处理并让大家引以为戒。”


  “怎么可能,难道那些医生眼睛都瞎了吗?人家心脏和扁桃体有没有毛病他们还看不出来?”三婶子还是不解。


  “这还用问吗,”二大爷说,“那帮医生心里光想着怎么在镜头前卖弄自己,眼里早就看不见病人啥样了!”


  “这只是一方面,”我清了清嗓子对大伙儿说:“在医院里一些不良医生经常利用老百姓的恐慌和无知对他们进行明目张胆的欺诈和坑害,把没病说成有病,小病说成大病,所以他们即使发现躺在手术台上的病人没毛病,也丝毫不以为怪,该怎么动刀还怎么动刀。因为病人在他们眼里不过是用来获取名利的道具罢了。”


  “这些丧尽天良的混账东西,还自称是救死扶伤的白衣战士呢,分明是一帮贪得无厌的吸血鬼。”六嫂愤愤的骂道,“就说前一阵子吧,你六哥因为老是咳嗽就去了趟医院,医生让他花了七八百块钱做检查,然后就说他肺部有阴影,必须得住院治疗,住了一个多月的院花光了辛苦积攒十多年的血汗钱不说,还拉了三千多元的饥荒!可病呢,却越治越厉害,倒现在你六哥还连个庄户地都下不了。”

上一篇:猴子的梦想

下一篇:活着,打飞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