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导航

三封诡异邮件

作者: 潮帝 来源: 潮帝文学网 发布时间: 2019年09月04日 08:50:47

最近,贾聪荣升市城建局局长,尽管这官来得不正,但也心满意足了,毕竟依计而行,终于得到了他想要的东西。 高升是喜事,自然大摆酒宴尽兴庆贺。少不了门庭若市,高朋满座。当一切都复归于平静时,已是凌晨时分。贾聪因酒劲未过,兴奋难眠,他打开电脑想看看

  最近,贾聪荣升市城建局局长,尽管这官来得不正,但也心满意足了,毕竟依计而行,终于得到了他想要的东西。

高升是喜事,自然大摆酒宴尽兴庆贺。少不了门庭若市,高朋满座。当一切都复归于平静时,已是凌晨时分。贾聪因酒劲未过,兴奋难眠,他打开电脑想看看自己的邮箱,没想到一封诡异邮件引起了他的注意。

贾局长:你好!恭喜你走了一回狗屎运!只想提醒你:祸兮福所依,福兮祸所伏!我敢说,你的霉运和噩梦从你看到这封邮件就已经开始了。你心里很清楚,你这官来得很黑!你应该做贼心虚才是!可你掩人耳目,心存绕悻!恕我直言,你是大错特错了!因为你的所作所为,我都了如指掌。如果你不信或否认,我可以给您一点提示:第一,你诱骗良家少妇王欣入套,以威逼、勒索等手段获取不义之财三十万元,是否属实?落款是:知情者。

贾聪心里“咯噔”一下,顿时酒醒了不少。这“知情者”是谁呢?真正知情者只有他和王欣两个当事人,王欣不可能跟人乱说吧?再说,王欣两年前就出车祸死了,还能复活吗?会不会她阴魂不散找他算账来了?贾聪不禁打了个寒颤。

贾聪来自农村,大学毕业后先分配在南方A城一家单位上斑,那年头还兴分配工作。后北上B城进入城建局谋了份差事,可混了几年并不理想,还是个普通跑退的干事。他心有不甘,他做梦都想有朝一日仕途上能有所作为,能混出个人模狗样来,可他无钱无势无背景,这又谈何容易?贾聪绞尽脑汁,冥思苦想,终于想出了一个空手套白狼的计划立即实施起来。

当时贾聪认识了长相漂亮、家庭富有的女子王欣。在他不懈地进攻下,又加上他头脑活络,能说会道,又长得英俊高大。一来二往他俩便成了朋友。王欣毕竟是成了家的女人,跟他不可能走得很近。所以,在一次他请她吃饭的时候,他趁她不注意在她的饮料里做了手脚,从而占有了她并给她拍了照。他以此要挟王欣拿三十万元来赎照片,否则他将照片散发出去。为了保全家庭和名节,王欣别无选择地跟他作了私了。然后,王欣离开B城去了南方,不久就传来王欣遭遇车祸不幸身亡的消息……

难道王欣预感到了死亡威胁,之前就将隐私跟他人说了?贾聪想了想觉得不可能:一是遭遇车祸是不可预知的意外;二是王欣将家庭、名节看得很重,她能拿三十万跟他私了,事后不可能再将自己的丑事传出去,这不符合逻辑。可“知情者”是何方神仙?他从哪儿搞到的隐私?贾聪想破了脑袋也没想出个子丑寅卯。但有一点可以肯定,这事很蹊跷,“知情者”是有备而来,绝非仅仅告诉他这件事这么简单。但动机、目的何在?贾聪再次陷入了迷茫……

贾聪顺手回了个函过去:你到底是谁?请你如实道来!可等了好久不见回复,好像对方不屑回复似的。这让贾聪很恼火。

贾聪决定以静制动,静观其变。可说得轻巧,做起来却不容易。几天下来,不见“知情者”有任何动作,既没发来邮件,也不见其他异常。俗话说,看似平静的水流下面往往隐藏着致命的旋涡。贾聪已深深感到了这种潜在的威胁,他寝食不安,精神晃惚,常有惶惶不可终日之感。这种漫长等待,让贾聪的神经近于崩溃了;这种来自内心深处的压力和焦虑,又令其身心倍受煎熬。

几天之后,贾聪终于收到了“知情者”发来的第二封诡异邮件。

贾局长:你好!我是谁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我说的对不对?其实,不用我说,你心里早已有了答案!现在我提醒你第二件事情:你不会忘记你用勒索来的三十万干了什么吧?如果你不慎忘了,那我就明示你:你用来买官晋爵了!具体情况我就不说了,你应该心知肚明。最终你成功了,坐上了市城建局局长这把轿椅!我没瞎编吧?落款还是:知情者。

看完邮件之后,贾聪都快疯掉了:这么隐密的事情,“知情者”怎么也一清二楚啊?“知情者”就像借尸还魂的幽灵,无处不在,无孔不入,简直太恐怖了!前任唐昆局长不是落马入狱了吗?入狱前他与贾聪有过心照不宣的默契:两人必须守住这个秘密!可现在怎么又泄漏出去了呢?是唐昆还是他自己?似乎都不可能!

贾聪清楚记得,当时他把从王欣那里弄来的三十万分文不少的,很巧妙地送给了唐局长。次日,唐局长约他喝茶时还夸他:好学上进,表现不错,工作能力有目共睹,是可塑之材。有机会一定提携他。果不其然,没多久他就被提拔当了科长,半年后又顺理成章的升迁副局长。再过一年左右,也就是前不久,唐局长因发包工程吃回扣金额巨大而东窗事发。落马前不知出于何种目的,是为了减轻罪刑还是想封住贾聪的嘴?反正在三个副局长当中,他力荐扶正贾聪。贾聪才有机会坐上局长宝座。

唐昆之前不说的事情难道入狱后还会说吗?这是光头上的虱子明摆着的事,他不会傻到要往自己脖子上套绞索吧?可实情是“知情者”已经知道了这个秘密,怎么办?贾聪很是无奈,可又急得如热锅上的蚂蚁。

贾聪晚上睡不好觉,白天上班就恍恍惚惚,好像掉了魂似的。手下跟他打招呼,他老觉得不怀好意;目光怪得惨人。所以,贾聪进了办公室就呆着哪也不去;回到家就蜗着足不出户。可这种心惊肉跳、朝不夕保的日子什么时候才是个头啊?贾聪突然把心一横,豁出去了:大不了弄个鱼死网破!他这么一想,心境倒平实下来了;他突发奇想:接下来“知情者”会玩什么花招,会不会露出狐狸的尾巴?

果然是说来就来,当天晚上,贾聪就收到了第三封诡异邮件。“知情者”的不良用心顿时招人若揭了。

贾局长:您好!又打扰您了真不好意思!前两封邮件只不过给您提了个醒,这第三封邮件才是绝密的所在,对你来说是深度的隐私,而对我来说却是置您于死地的武器!但请您放心,不到情非得已我是不会轻易使用它的。不过有件事情我得提醒您,也许您早就忘记了,但作为受害人却会刻骨铭心。六年前您在南方A城是不是干了一件伤天害理的事情:强暴了一位如花似玉的姑娘?当时受害人报了案,在笔录中还特别提到罪犯的尾锥骨异常凸出,触手可感。这是受害人被强暴时无意摸到的。只是还没找到有力证据,所以这个案子至今未破。尾锥骨之事,不用我说,您心里有数。如果现在有人将您作为证据供给警方,其后果您可想而知!这样说的目的,是想让您帮我个忙。帮什么忙?到时我会委托一个叫蓝玲的女子去找您,她会转告您!至于帮不帮就是您的事了!您要权衡利弊慎重决定!不帮的后果不用我说,您也猜到了;您就好自为之吧!落款还是:知情者,

贾聪看罢邮件差点没晕过去;他又惊又气又急,一时心里五味杂陈,不知如何是好。这事情越来越复杂,越来越离奇古怪,他真招架不住了。就像一个不尽的黑洞,让他越陷越深,不能自拔!这么绝密的隐私,居然被“知情者”了如指掌,真是天方夜谭,太匪夷所思了!

贾聪记得六年前他离开南方A城的头天晚上,他到河边小树林里去散心,想最后欣赏一下A城美丽的夜景。突然,有一个姑娘哼着歌曲路过这里;她哼歌可能是为了给自己壮胆。她要穿过小树林到对岸去。这时的贾聪已是淫鬼欲魔缠身,使他头脑发热丧失了理智。他见前后无人,便扮成蒙面人将姑娘强行拖入小树林糟蹋了。然后趁着风高夜黑逃之夭夭。第二天一早,贾聪就离开A城去了北方。事后他不知道姑娘报没报警,反正他尚存绕悻心理又小心翼翼地度日如年。后来,一直不见警察找上门来,他想要么是姑娘羞于启齿没有报警,要么是报了警,警方还没找到确凿罪证将案子搁了起来。贾聪才慢慢放下心来,久而久之,竟有些淡忘了。没想到六年后,又被“知情者”揭开了伤疤,他能不痛心疾首吗?贾聪连死的心都有了。特别是尾锥骨凸出这一天生瑕疵,更是贾聪一块心病。这种百万分之一的机率都让自己撞上了,居然机缘巧合的成了自己犯罪的证据,同时也成了别人用来要挟自己的把柄。这是宿命使然?还是报应使然?本来不信命的贾聪,可眼下却不能不信了。

平时,贾聪很注意遮掩自己尾锥瑕疵,比如尽量不把上衣束进裤腰,决不去澡堂洗澡,也不去人多的海滩游泳……这一切他都做得很稳妥,相信不会露出马脚,可“知情者”是经什么渠道得到的信息?是私人侦探社吗?会不会在自己家里安装了摄像头。贾聪在家里仔细勘查了一遍,也不见有任何迹象。再说,这三封邮件说的是三件风牛马不相及的事情,“知情者”怎么就串成串了呢?

贾聪被自己折腾得头昏脑胀,就索性不去理它了。眼下当务之急还是如何帮忙的问题。帮忙可大可小,帮小忙还好说,帮大忙让自己作难,那就不好办了。可“知情者”的意思很明确:不管大忙小忙都得帮,否则就死定了!贾聪愁容满面地抓了抓头皮:这又如何是好?

在贾聪焦虑不安的等待中,那位叫蓝玲的女子终于找上门来了。这叫蓝玲的女子高挑漂亮,气质高雅,二十七八的样子,极像时下某个一线女名星。贾聪心里不禁一阵赞叹:真是天下尤物!还没等贾聪回过神来,蓝玲就开门见山说明了来意:受人之托来找贾局长办理相关手续;并递上一封信函。其大意是,让贾局长无条件将西区那片改造工程发包给蓝海建筑公司来做,由蓝玲代办相关手续!贾聪一看头就大了:这事怎么由得他一人作主?这不是逼他往火坑里跳吗?贾聪顿时急出了一身冷汗,他用商量的口吻说:“蓝小姐,这事关重大,实再难办!你能不能回去跟委托人解释一下?”蓝玲却是一副公事公办的口吻:“要解释,我可无能为力!难办就别办了,我会如实转告!”说完抬脚就走。贾聪急忙叫住她:“蓝小姐,你别急啊!我只说难办,并没说不办啊!”

就在这紧急关头,贾聪心里作了多次抉择:不办嘛,“知情者”肯定不放过他。只要一举证,强奸罪成立。他贾聪死得更快更直接。办嘛,还有一线绕悻存活的机会;即便裁了跟头,也是以权谋私,定罪也不会太重。所以,想来想去,他还是选择了后者:将改造工程私下发包给了蓝海公司。

办好手续后,贾聪问蓝玲:“蓝小姐,我有个小要求,你能不能告诉我:你的委托人是谁?”蓝玲立即道:“对不起!现在无可奉告!等以后有机会,我一定满足你的愿望!”说完她转身走了,贾聪却跌坐在座椅上。

几个月后,贾聪因私自发包改造工程落马了:先是双规,后是进了监狱。因责任在贾聪,所以改造工程还继续由蓝海公司做。毫无疑问,“知情者”和蓝海公司从中获利颇丰,赚了个盆满钵满。

一天,狱警通知贾聪说有人探监,贾聪到探监室一看,竟是蓝玲?贾聪没好气道:“你来干什么?”蓝玲却微笑着说:“你不是想知道‘知情者’和‘委托人’是谁吗?我就是来告诉你的!”

贾聪信以为真,他当然不会错过知道这个秘密的机会,要死也得死个明白。所以,他急着问:“你说,知情者是谁?委托人又是谁?”蓝玲气定神闲地笑道:“你问得好,现在我就一五一十的告诉你。其实,知情者就是王欣!”贾聪听了一惊:“她……她没死?!”蓝玲肯定地说:“她死过了,只是死里逃生,她又复活了!”接着她继续道:“因此,她拟好了给你的第一封邮件;半年后,她老公不慎入狱,她来探监,她老公就把他跟你之间的秘密全说了。哦?忘了告诉你,王欣老公就是你的前任局长唐琨。从而她拟好了给你的第二封邮件。所以,王欣对你和唐琨的秘密了如指掌就不足为怪了。接下来,王欣知道你荣升城建局局长后,就给你写了第三封邮件。你可能疑惑:你六年前的罪孽,她怎么知根知底?我实不瞒你说,六年前被你糟蹋的姑娘正是王欣!”

贾聪惊诧得就像被烟头烫了屁股的猴子,猛地窜起身道:“这……这怎么可能,不会是天方夜谭吧?”蓝玲无动于衷道:“你先别激动!也许是老天开眼,也许是机缘巧合。自从王欣报案之后,她就在等。可案子迟迟未破,这给她平静生活添了不少麻烦。所以,她决意离开A城北上。到B城后认识了唐琨,并同他恋爱结婚。然后,又意外结识了你。在交往中,王欣多了个心眼,对你隐瞒了她跟唐琨的关系。而你为了讨好她,你说你也是A城人,你跟她是老乡,你无意间还透露了离开A城的时间,也就是王欣出事的第二天。当时王欣就觉得有些怪怪的,后来你做手脚占有她那次,她又摸到了凸出的尾锥骨,跟六年前她被糟蹋时情形一模一样。王欣前后联系一想,她敢断定你就是那强奸犯。王欣本来可以告发你,但为了自己的名节、家庭和不让无辜的唐琨受伤害,她选择了忍受;即便你敲诈她三十万,她也忍辱负重地成全了你。当时王欣还有个想法,就是看你这恶棍到底想干什么?有什么下场?所以,即使她离开了B城也时时不忘关注你的动向。只可惜,不久她就出了车祸……”

贾聪听得心惊肉跳又气愤难忍:“原来王欣就是知情者,又是你的委托人。可她为什么要紧紧相逼,把我逼到这个份上?”蓝玲不禁嘲笑道:“这就要问你了!在你看来也许是报复!对王欣而言,却是让你长长记心,尝尝被人要挟的滋味,体验一回被人逼进监狱的感受而已。其实,王欣这一招也是跟你学的,这叫‘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贾聪早已恼羞成怒快疯了,他竭斯底里道:“王欣这女人太恶毒了。她在哪里?你把她叫来!——王欣,你这臭女人快出来啊!”

蓝玲冷笑一声道:“你就别叫了!你是瞎了狗眼吧!面前这么一个大活人你就视而不见?”

贾聪惊得目瞪口呆,似乎不相信自己的眼睛:“你……你就是王欣?!”蓝玲点点头道:“王欣就是蓝玲,蓝玲也正是王欣!车祸一劫,王欣能死里逃生,却毁了容。然后去韩国做完整容手术就改名蓝玲。借助这个鬼脸壳恰好蒙过了你的眼睛,同时也助我实现了逼你走进监狱的计划……”

贾聪气得咬牙切齿道:“你……你……?!”蓝玲自顾自道:“你听着,我手里还有一张让你致命的牌。只要我打出这张牌,你就是罪加一等,即便不死也得把牢底坐穿!不信?你就等着瞧吧!”说完她扭着腰肢头也不回地走了。贾聪眼前一黑竟昏了过去。

上一篇:泪、三、删

下一篇:破案之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