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导航

你究竟能不能帮忙

作者: 潮帝 来源: 潮帝文学网 发布时间: 2019年09月13日 15:40:38

  晚上,我还在赶材料,突然手机响了,是派出所打来的。那头说,你是唐琅吗,你有个同学叫薛信吧?我说是啊。那头说,他去发廊找小姐被我们抓住了,两个人一起要罚款10000元,他说叫你来替他交。什么?嫖娼要我出钱?我大声吼了起来,凭什么要我来买单

  上个礼拜天,我正在家里赶材料。门铃响了,来的竟是初中同学薛信。正做午饭的妻子把薛信迎进来。


  薛信头上戴着一顶旧安全帽,手里提着一袋青色苹果,一件工厂厂服模样的衬衫贴在瘦弱矮小的身上,显然背脊已经湿透了。


  一见我,薛信就嚷嚷起来,唐琅,这个忙你可要帮我。我没有搭理薛信,赶紧给他拿过一件短袖说,快换上,别弄坏身子。薛信也毫不客气,当着我的面就把衣服换了过来。


  薛信说,要换拖鞋吗?我看着薛信那粘满灰尘的帆布鞋说,不要换了。


  薛信一股脑儿的把安全帽和苹果扔到茶几上。刚一坐下,我就责怪薛信,都老同学了,怎么还带东西?薛信咧咧嘴,露出了满嘴的黄牙,嘿嘿地笑,求你办事,怎么着也不能够空手啊。在我们农村,送礼送苹果还是算比较高档一点的。


  我看着薛信那双着了几个补丁的帆布鞋,愣住了,求我办事?到底要我办什么事啊?薛信说,我是无事不登三宝殿,这个忙你是要帮定了。唐琅,你今天一定要给我个痛快,要不,你就不是……


  薛信,你还没有吃午饭吧?我赶紧打断他的话,我们先别说事,先吃饭,吃了饭再说,啊!吃过饭,妻子把薛信的湿衣服丢到洗衣机里,我和薛信坐在沙发上看电视。一边看电视一边聊天。


  薛信说,唐琅,上次日本地震,你们去抢购食盐了吗?我笑道,抢什么食盐?这东西和粮食一样,能够乱来的吗?薛信就叹气,妈的,这读过大学和没有读过大学就是不一样。你看你大学毕业分配工作,找了个好单位,每天喝喝茶、看看报、喝喝酒还有百把几十块钱工资。我每天累死累活,也没有几个好日子,养猪得猪瘟,种水稻来个假种子,就是去工地搞苦力,妈的,工头还老拖欠。


  我笑道,做农民的也有很多人发财啊。你看我一个小干部,在单位也是给领导打工的,去年贷款买了这个房子,每个月就要还千把块钱的利息呢。看人家周末去钓鱼什么的,我还不是在家里搞材料,你以为我就不想出去玩啊。人比不得人的。


  薛信从口袋里掏出劣质纸烟,唐琅,要不要吸一支?我们农民大老粗就这个档次。我说,薛信,你知道我唐琅是一向都不抽烟的。喔,对了,我这里有两包好烟,还是上次赖仁请吃饭给我的,你拿去抽吧。说着,我从抽屉里摸出两包“中华”烟丢给薛信。


  薛信拿过烟,放到鼻子底下闻了闻,美美地吸了一口气,好烟啊,几十块钱一包的,顶得上几斤猪肉呢。我苦笑。


  薛信说,妈的,吃了你的饭,拿了你的烟,我居然忘了说正事了。我这忙你可要帮了。我说,什么事啊?我只是一个小干部,未必能够帮得上忙。


  薛信说,今早我来这里给孩子汇点钱,顺便想给婆娘买点药。哪知道,我的摩托车刚刚停放在银行门口,就被一些着制服的人抬走了,说我乱停乱放,要罚款200元。我气不过,这不就来找你了。


  我说,你的摩托车估计是被城管队的弄走了。这有点麻烦啊,我一个小干部,再说和他们又不熟悉……


  薛信就嚷嚷着,你得给我想个办法啊。


  不是我不想办法,是我没有办法啊。我说,上次我小舅子从外面刚买回来的摩托车正要去上户口呢,结果就给人拦住了,说没有行驶证,死活要罚款200元。


  那罚款了吗?薛信问道。我说罚款了,罚了50元,还是找赖仁出面的。


  我不信。薛信嚷嚷着,我不信,找赖仁帮忙还要出50元。我说,你不信就不信,你自己问赖仁去。说老实话,过后,我还请了他吃饭。欠债还钱,欠情还钱啊。


  那你是说你没有办法帮忙我了。薛信显然是不高兴了。我说,其他我不讲,冲你这句话,我替你出200块钱,我给你把车赎出来。


  我不要你出钱。薛信说,你实在没有办法帮忙,那你就陪我去找赖仁帮忙,他可是说过有什么困难随时可以找他的。我说,如果赖仁给你帮忙,我就陪你去,谁叫我们是同学呢。

上一篇:专家的话

下一篇:在澡塘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