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导航

阿Q先生的周记(摘编八)

作者: 潮帝 来源: 潮帝文学网 发布时间: 2019年09月14日 06:03:24

200X年第X周 新世纪人生 1 近日来,我发觉阿P总是心神不宁,跟他说话,他常常所答非所问,心不在焉。 一天下午,阿O和我都在房里备课。中午吃了又咸又辣的炒面,我出来两次打了开水。第一次见阿P的房门虚掩着,房里静悄悄,我并不在意,以为他只是身体不适在

200X年第X周    新世纪人生

      1

       近日来,我发觉阿P总是心神不宁,跟他说话,他常常所答非所问,心不在焉。

       一天下午,阿O和我都在房里备课。中午吃了又咸又辣的炒面,我出来两次打了开水。第一次见阿P的房门虚掩着,房里静悄悄,我并不在意,以为他只是身体不适在午睡,没去打扰他。第二次,我却发觉烟雾从他房门缝里漫出,逐渐漫延到厅里,越漫越多,越浓。嗯?阿P房里会不会有什么烧着了。

       阿P,你烧什么呢?我赶紧走过去推开房门。没烧什么,只见阿P闭着眼睛默默地半躺在床上,他没做声,嘴里叼根香烟,猛吸着,还咳咳两声。窗户紧闭着,整个房间弥漫着烟雾。

       阿P,你啥时候会抽烟的?我问道。他还是没吱声。

       怎么心事重重,有啥不快的事?我联想到他近日怏怏不乐。他仍然不吭声。

       跟王老师吵了,掰了,不会吧……我还想多说一句话:那可是副院长的亲外甥女,但还是吞进了肚里。掰了倒好!阿P这样回应。

       这时候,阿O跟了进来,他问:阿P,怎么回事?

       我真的受不了了,太受不了!阿P气得脖子都暴出筋来。我一个爷儿们竟然让一个婆娘指手划脚地使唤。

       对呀,总得给爷儿们留点面子。我打抱不平,替阿P叫屈。我们平时也听到一些风声,王老师为人刁钻蛮横。阿O踢踢我的脚后跟。

       如此刁蛮,实在没见过,我倒八辈子霉,怎么就会找到她,明明是她的错,不承认也罢,还赖到我头上,而且吵个没完,她怎么会如此顽固,一个女子如此顽固不化,实属罕见,从来就不把我放在眼里,我在她眼里算个啥,无法忍受,我无法忍受!阿P大声疾呼,像是在喊口号。

       算了,算了,多沟通沟通就好,女孩嘛哄一哄就好。阿O从来是成人之美,哄一哄也是他的经验之谈。副院长如此器重你,忍一忍就过去,任何事有利也有弊嘛,掂量掂量,呵呵!我的话总是没有阿O说的动听。

       要不是看在副院长的面上,我跟她早就拜拜了,哼!阿P那心思我早就看出来,他更会权衡利弊。

       唉,当今社会物质可以交易,精神也可以交易,感情并不例外。真难预料阿P今后的路如何走。

 

       2

       真的有一天,进一步的交易终于出现了。

       阿P向我们宣布他和王老师订婚了。我屈指一算,他们认识至今刚好两个月。

       婚姻也大跃进,嘿嘿!我就爱调侃。

       只争朝夕,呵呵,只争朝夕,嘿嘿!阿P又满面春风,刚刚几天前的愠色消失得毫无一点痕迹。阿P是患了严重的失忆症还是欲望症,我越来越搞不懂。

       小王说,你们两个必须参加我们订婚的婚宴,她还说,同一屋檐下最亲密了,你们只带嘴巴不许送礼。阿P东一句小王说,西一句小王说,像是在传圣旨。他现在完全另一种心情,以前的什么“顽固、刁蛮”的字眼全抛到九霄云外去了。人呀,有这一种失忆症真好,再不会有什么烦恼、心痛,养生长寿之道呦!神

       正当我们纳闷之际,阿P故作玄虚。

       你们会觉得我和小王的婚姻太快吧,能算闪婚吗,呵呵 !此时,我无法读出阿P脸上的表情,而他应该会读出我脸上的迷惑的表情。

       该不会小王向你谢罪、求婚吧?阿O逗他。小王这人哪能呢。阿P爱玩诡异。

       阿P,你别又卖关子了,快速速道来。我可没那么多耐心。

       最后,阿P还是对我们坦言,他讲述了事情的经过:

       告诉你吧,前两天小王约我去她家吃饭,我原以为她是为前几天的刁蛮缓和一下气氛,同我和解,因为那天我实在非常气愤。可我进门一看,副院长竟然也在那里,我有些吃惊。 没想到吧,副院长嘻嘻地笑着,我真的没想到。但我更没想到的是,副院长竟然直截了当地说我们年纪也不小了,希望我和小王尽快谈婚论嫁。十分地突然,太突然了。正在我有所犹豫的时候,副院长接着表示他很看好我,对我承诺准备把我从副科提到正科。当时我恍惚得很,我预感到我已经不由自主了。虽然我还说我们认识时间不长,我还没有思想准备。于是,副院长干脆说那就先订婚吧,还说小王的婚事他可以做主。后来我才知道,小王的父母人在乡镇,他们委托副院长照顾她,就像监护人似的。我们的婚事就这样一锤定音,因为我已经给不出任何理由了。

       我发觉,阿P在提到订婚时显得十分忧郁,但在说到提正科时他的眼睛顿时发亮起来,此时忧郁早已无影无踪。

       我哑然失语。我再次见到人世间的说不清、道不明的交易。

       事后我跟阿O聊天时也提到阿P的事。

       副院长在阿P的婚事和提干上两事并提,似乎早有规划,呵呵。我有所质疑。

       像是计划经济吧,嘿嘿!阿O也学会刁钻。

 

       3

上一篇:有钱就是爹

下一篇:小偷和失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