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导航

阿Q先生的周记(摘编六)

作者: 潮帝 来源: 潮帝文学网 发布时间: 2019年09月14日 16:37:42

200X年第X周 新世纪人生 1 近日,工程加速进行。几辆大卡车昼夜不停地穿梭,周围尘土飞扬。这里,原来是个半山腰,大树不多;但却郁郁葱葱,枝繁叶茂。过去被看成风水宝地,至今还稀疏可见几座荒冢。只是年代已久,墓碑残缺,已无人祭拜,成为孤坟。因此我们学院买下,

200X年第X周    新世纪人生

   

       1

       近日,工程加速进行。几辆大卡车昼夜不停地穿梭,周围尘土飞扬。这里,原来是个半山腰,大树不多;但却郁郁葱葱,枝繁叶茂。过去被看成风水宝地,至今还稀疏可见几座荒冢。只是年代已久,墓碑残缺,已无人祭拜,成为孤坟。因此我们学院买下,并无障碍。之前还会有胆大的情侣来此幽会,毕竟是个半遮蔽半躲闪之地,可以肆意拼发激情。如今夷为平地,今后将成为学子深造场所。

       听阿P说,学期末教育厅会来人验收。为应付下学年扩招增加硬件设备,更为来年教育部正式验收判定创造有利条件。这是重中之重的任务,一切都要为此开路,为此做出牺牲,哪怕是作为学校根本任务的教学也不例外。

       阿P更是忙得不可开交;但他精神更显得亢奋。他时不时提两瓶啤酒回来,生活宽绰多了。我和阿O常常借口忙于备课谢绝他的盛情,阿P只得独斟独饮。不过,他也不觉得没趣。他房间虚掩着,我看他还是挺有兴致。有时他房里还传来哼哼不知名的小曲,乐得自在。我俩也就心安,不去扰他。看来,一起事物变才是永恒的。我逐渐领悟了。

 

       2

       工程进度挺快,大卡车穿梭得更欢。有一回,我偶然看到阿P在大卡车驾驶室里,跟司机谈笑风生,欢声不断,看得出他们谈得很投缘,像是老相识。

       阿P怎么会跟卡车司机搭上界?如此投机,葫芦里卖啥药?一系列问号萦绕在我脑子里。之前我也有耳闻,但我和阿O硬是不肯相信,就凭我们同一屋檐下的认识,阿P可是自命清高的人。不至于吧,180度大转弯!难到也有猫腻?这可是危险的信号,不是没有先例。同一屋檐下的情谊,促使我们不能不问个究竟,真不希望阿P掉进染缸。年纪轻轻的,前面的路还很长,可别半途止步,酿成一大悲哀!

       吃过晚饭,阿O和我硬把阿P拉出来散步。

       阿P,你可不能恋色忘友,有了王老师,就忘了同一屋檐下的人。哪能呢?那好,我们去竹林走走聊聊,那儿清静,好久没一块儿散步了。我们仨你一句我一句,边走边聊。

       咱们教学楼的建设工程进展如何?阿O问道。进度比预想的还快,副院长还当众表扬我了,王老师也在场呢,嘿嘿!阿P又开始忘形。

       那天,我好像看到你在跟大卡车司机聊天,谈得好投机呢!我想起那天所见。嘿嘿,你们是啥关系呀?阿O情不自禁地笑了,我还真从未见过阿O笑得如此诡异。

       我常跟那位司机大哥出车运建材。阿P道出情况。嗬,还大哥呢,够矫情的!我嘴角上翘,含不屑之意。阿P并不在意,他也许没发觉,反而眉飞色舞。

       你们不知道吧,他就是副院长的侄儿,王老师的表兄。阿P说出实情。哦——阿O和我齐声长嘘一声。我心想,算盘打得真精,不仅仅是猫腻,而且还肥水不流外人田。

       阿P话匣一开,侃侃而谈,嘴上更没把门的了。

       原来,副院长早就算计好了,把所有工程全部承包给他的侄儿。工程繁多,这位侄儿吞不下整个工程,他又层层往外转包给其他游击工程队(称他们为游击工程队,顾名思义,他们像打游击似的,打一枪换一地儿,乌合之众,既没有资历,出了问题也难寻其行踪),从中又牟取暴利。这也是当今建筑工程队的公开的秘密。

       自然,这位侄儿跟阿P也就混得很熟。他们已经是一根绳上的蚂蚱,一条船上的利益者。

       阿P,能透露点具体的数吗?让我们也画饼充饥一下吧!我以调侃的口吻问道。这个嘛,我……现在还不清楚,sorry,嘿嘿!我瞧着阿P的神色,觉得他突然变得警觉起来。

       是不是副院长又有交代,呵呵!我的表情尽量装得自然些。不问不问,阿Q,别为难阿P了,这是个人隐私。阿O又来注入润滑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