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导航

抠字眼的小女孩

作者: 潮帝 来源: 潮帝文学网 发布时间: 2019年09月15日 15:31:07

  正在这时,院长打来电话,告诉他说风头已过,明天可以来上班了。严继伟犹豫着。院长有点急了:“你该不会压力还这么大吧?放心,天大的事情,院里帮你顶着。严继伟说出了自己的条件:想让我继续上班也行,但是不能再给科室下任务。

  天东医院是省城里最出名的医院。不过,内科主任严继伟却因一起医疗事件被媒体曝了光,医院顶不住各方面的压力,就把他暂时停职了。临走的时候,院长拍着他的肩膀说:“你是咱院里的顶梁柱,医院不会不管你,先委屈一下,等风声一过再回来,还干你的主任,而且这段时间你的一切待遇不变。”


  难得清闲,他本想操笔写篇论文,可是坐在电脑前面根本就没有灵感,满脑子里都是报纸上那些刺激人的字眼。老婆劝他还不如好好放松一下。于是他就每天早晨到离家不远的公园里去玩。不过,他总感到有人对他指指点点的,有熟人见了他,也只是点头打个招呼,彼此多了些尴尬。这几天,他感到有个女孩一直跟着他,每次都是到他家门口的时候,女孩就扭头离去。他不明白,甚至有点担心,莫不是患者的家属要找茬?第二天,他本不想再去公园了,可是早饭后感到有点头晕,于是就又走到了公园里来。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烦,他干脆戴了顶太阳帽。


  还是那个女孩,在后面跟着他,他有点恼怒,等女孩走靠近自己时,他猛一个转身,“你是干什么的?为什么老是跟着我?”把女孩吓了一大跳。他这才认真打量起来她来,顶多也就是八九岁,一双大大的眼睛,扎着两个小辫子,很可爱,只是脸上有点脏,穿的也不怎么样。小女孩镇定了一下,大着胆子说:“对不起,伯伯,我想对您说一句话好吗。”“什么话你说吧?说完了快走!”小女孩说:“我就是想说您是一位好医生。”“哦,”严继伟一下来了兴趣,他很久没有听到别人当面对他的评价了,而且还是这样好的评价,尽管站在面前的只是一个孩子。“你怎么知道我好的啊?”他问。小女孩忽闪着大眼睛回答:“当然是凭我的观察和理解。”严继伟刚想往下问。小女孩却有些沮丧地说:“我妈妈要是摊上您这样的好医生给治病就好了。”


  “你妈妈得到是什么病?她在哪里?”一听这个,小女孩顿时很伤感,“我妈妈肚子不大好,没钱治病,只好在家里躺着。”问清小女孩的住处,原来离这里不算很远,他想自己反正闲着也是闲着,不如去看看,也算是给自己找点事干。小女孩一听高兴地跳了起来。于是在前面带路。


  一路上小女孩说自己叫姚欣欣,跟爸爸妈妈来这里打工已经三年了,这段时间爸爸回老家处理房屋拆迁的事情了。这里只有她跟妈妈。这一片棚户区他是知道的,住着很多来城里打工的人。来到出租房里,几乎可以用“家徒四壁”来描述。除了一张吃饭的小桌和三把小凳子,就是两张床。上面的被褥破烂不堪。在一张床上躺着的一个女人,不用说是姚欣欣的妈妈。见有人来,她忙坐起来打招呼。声音很小。严继伟发现她脸色蜡黄。欣欣高兴地对妈妈说:“妈,这是我跟您请的医生,他可好了,一定能治好您的病。”


  欣欣的妈妈睁大了眼睛,严继伟看见那分明是希望的眼神。他自我介绍说:“我是一个大医院的医生,这段时间在家休假。你要是信得过我,就让我给你瞧瞧,放心,我治病不是为了钱。”


  “不为钱?”欣欣妈妈赶紧缩进被子里,满腹狐疑。欣欣赶紧过来解释:“妈,我在路上都跟叔叔说好了,他可以利用休班的时候来给您治病。真的不为钱。”严继伟也说:“要是为钱,我会为你治病吗?”说着瞄了下房间里边。欣欣妈妈这才说:“不为钱的医生哪里还有啊?不过你不为钱就好,也没有什么不放心的,连大医院都没有办法。我都快死的人了,治好了算我命大,治不好就当你练练技术。”说着就剧烈地咳嗽起来。


  严继伟详细问了她的症状,并要欣欣找到以前的病例。欣欣一阵好找。但最终也没找着。严继伟做了从兜里拿笔的动作。然后又兀自笑了。要是在医院里,这时他会开各种化验单和检查单了。没办法,现在只好自己凭技术看了。这根本难不住他,他是谁啊?名牌医学院毕业的高材生,大学里的客座教授,吃政府特殊津贴的专家。通过了解和观察,他已基本判断病人是肾结石。然后,他又用手摸了患病部位。“在大医院里医生也说是肾结石。可怎么就治不好呢?”欣欣妈妈有气无力地说。“伯伯,我妈妈需要做手术吗?”欣欣焦急地问。


  严继伟说:“可以先吃药看看。”说着就向小姑娘要了笔和纸。然后递过来说:“拿着这个到药店里卖药就行了。”

上一篇:两盒西瓜皮

下一篇:八哥的迷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