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导航

看在金钱的情面上

作者: 潮帝 来源: 潮帝文学网 发布时间: 2019年09月15日 15:59:06

  过了好长一阵子,紧紧地抱住王红的潘三才慢吞吞地说:“在船厂,我贿赂住了一个看大门的老乡。每天至少能从里面带出来三次黄铜,每次至少能带五斤,每斤至少能卖一百元。”

  惯偷潘三从监狱里第五次出来的时候,他的儿子东东都已经上高中了。听说潘三出狱了,常年在娘家居住的王红托人给潘三捎信说,她坚决要和潘三离婚。


  潘三的家人得到信的当晚,就派出了阵容强大的亲友团,带着花花绿绿一大堆礼物前往王红娘家说服王红。王红看见人群里唯唯诺诺的潘三,恨的牙齿咬的咯嘭嘭直响。


  年迈的公公婆婆拽着王红苦口婆心地诉了一大窜子苦,惴惴不安地说:“儿呀,看在咱家东东的情面上,回去好好过日子吧!”王红摇摇头。


  潘三的叔叔婶婶大粗着嗓门摆了一通自以为光鲜的理由,底气不足地劝王红说:“看在你叔你婶这两张老脸的情面上,赶快收拾收拾回去吧!”王红摇摇头。


  潘三的两个嫂子一个姐姐立马和王红同病相怜地站在同一立场,唉声叹气地劝王红说:“看在咱姊妹一场的情面上,听姐的话,认命回家吧!”王红依旧摇摇头。


  最后出场的潘三扑通一声跪在王红面前,一边扇自己耳光一边发誓说:“老婆,看在咱夫妻一场的情面上,回家吧!我知道错了,我一定悔改,好好做人,踏踏实实地挣钱,好好跟你过日子。”


  王红一脚踹开潘三,“潘三,你睁大眼睛到街上瞅瞅,和你同岁的,比你小的,谁家不是盖的两层小洋楼。再看看咱家,三间老屋塌了一间半,土堆的院墙早就被雨水泡倒了,再看看咱那间黑黢黢的厨房,真没有别人家的茅房干净。跟你这样的人过日子,我受够了,今天你就是说的天花乱坠,我也不回去,我要跟你离婚。”气急败坏的王红说完,哭着跑进卧室。


  潘三的亲友团刚走出王红娘家的大门,尾随在后面的王红就把花花绿绿的礼物全扔到了门外。潘三大嗓门的叔叔立即怒吼潘三:“明天你就去平顶山,找个煤矿下井挖煤,拼命干上一年。等咱盖好了新房,再来接你媳妇。”


  年底,穿着光亮的潘三只身一人来到王红娘家,没带一件礼物,进屋一句话也不说,从腋下拿出一个黑色购物袋,从里面倒出来十五捆百元大钞。看在金钱的情面上,当天,王红就跟着潘三回家了。


  晚上,王红紧紧地搂着潘三躺在塌了一间半的老屋那张折了一条腿的破床上激情万丈。王红温柔的小手抚摸着潘三黑黝黝的脸庞怜惜地说:“三,你受苦啦!煤井的煤把你的脸都染黑了。”


  “我的脸不是被煤染黑的,是被南方造船厂的紫外线晒黑的。”潘三一脸坏笑。


  “你没下煤井挖煤,这么多的钱是咋从造船厂挣嘞?”王红好奇地问。


  过了好长一阵子,紧紧地抱住王红的潘三才慢吞吞地说:“在船厂,我贿赂住了一个看大门的老乡。每天至少能从里面带出来三次黄铜,每次至少能带五斤,每斤至少能卖一百元。”


  不料,王红在潘三的额头上狠狠地亲了一口,惊讶地说:“过罢年,咱的新房先不急着盖,我也要跟着你去南方的造船厂打工。”

上一篇:铁锁和钥匙的故事

下一篇:今天有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