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导航

多勒咪发索啦西——《上床你也代表》续二

作者: 潮帝 来源: 潮帝文学网 发布时间: 2019年09月16日 16:14:46

你算老几,谁要你代表?有时候他忽然无名火起,连做梦也发起脾气来。真苦恼,甩开了小爸怎么又娶来一个小妈。 自父母相继去世他就和哥哥相依为命。可是后来哥哥成了他的小爸,凡事他出头露面,自己好没面子。新婚那晚他和小爸闹翻了,从此各走各的路。 十分感

  你算老几,谁要你代表?有时候他忽然无名火起,连做梦也发起脾气来。真苦恼,甩开了“小爸”怎么又娶来一个“小妈”。
  
  自父母相继去世他就和哥哥相依为命。可是后来哥哥成了他的“小爸”,凡事他出头露面,自己好没面子。新婚那晚他和“小爸”闹翻了,从此各走各的路。
  
  十分感谢妻子帮他解脱了,小夫妻有商有量,打算大干一场树自己的尊严。
  
  也怪他太看重妻子,说了太多妻子的好话,说她是家里的“一把手”“掌门人”“大树”“顶梁柱”“主心骨”,甚至说她是救苦救难的观世音,家里的天靠她撑着,地靠她踩着,更甚至开玩笑说:“报告我家娘子老总,你的精神我完全领会,坚决按老总的旨意办!”
  
  他后悔歌功颂德吹喇叭抬轿子的时候多了,多宠生骄,把妻子抬得鸡毛飞上了天,抬得比“小爸”还要“小爸”,里里外外全要她一人板上钉钉。哥们都笑话他,甩开了“小爸”却娶进了一个“小妈”。
  
  人家来他家常常不论生意的事还是家里的事,不哼不哈,说半句话便扭头走,笑咪咪的说等他小妈回来再商量。他又陷入窘境。
  
  妻子对他好,知冷知热。该吃什么,该穿哪件衣服,该去哪里,该说什么,都给他安排得熨熨帖帖。用他小舅子的话是“过着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好日子”。临出门妻子还要帮他把衣裤扯扯平,衣领拉拉整齐,口袋里放进手巾,帮他把皮鞋擦擦亮,帮他把眼屎抹干净……
  
  去亲友家做客是帮他把汤舀好,菜夹好,肥的瘦的、甜的咸的、辣的酸的、干的湿的搭配好。喝多少酒也帮他倒好。“小妈”如果说他只能喝一杯,即使他自己心里想喝两杯,主人一看“小妈”眼色便不斟第二杯。哥们笑他是个“气管炎”。
  
  他知道妻子是爱护他。然而人又不是机器,总要照顾点自己的面子嘛。弄得他好没面子,才新婚燕尔就想拜拜:散伙算了!
  
  有人说他命好,先有个好哥哥当“小爸”,后有个体贴的妻子当“小妈”。对门那个一头白发的王阿婆这样劝他:“这样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日子去哪儿找?都像当上皇帝啦,管她代表不代表,‘妻管严’又怎么了,你是前辈子修来的福气咯!”
  
  隔壁那个留了个马尾巴的李小丫劝他说:“二哥,有妻管严是福气呵,小妈又怎样!”他心里对李小丫嘟哝说:“你怎么不当丈夫的小妈?”
  
  大舅子更是说:“不要生在福中不知福啦,去哪儿找这样能干又体贴的贤惠妻子。她肚子里都已经有你的血脉了,听小妹说还是个儿子。妹夫,有人给你传宗接代续香火啦!”他心里对大舅子便嘟哝说:“你怎么不去找个老婆当小妈呢?”
  
  背地里也罢,人家还当着他面左一个小妈右一个小妈的,说他的“小妈”可以完全代表他。他听了以后常常无名火起:“肺都要气炸了!真作呕,凭什么要她代表我?”中午,他迷迷糊糊地做起梦来:
  
  哥们“三缺一”邀他去,然后去餐馆“撮”一顿。妻子竟然不肯让他去,说他不能自制,愣劲一来还疯疯癫癫,不当说的话也乱说。今天她就代表老公陪哥仨玩个痛快,喝个过瘾!
  
  妻子走后,他望着妻子的背影发脾气:“哥们是邀我又不是邀你,你代表什么嘛,你腻味不腻味?我饿了你也饿?你饱了我就不用吃?我死了你跟我一起死?你不想喝我喜欢喝!你痛快我可不痛快!你冷我身上还冒汗呢!莫名其妙,难道哪天你要打我、饿我也是代表我,完全是胡说八道嘛!老天爷生的我哪能由你代表!”
  
  他按奈不住了,嗓门越来越大:“你有面子我便也有面子?你光彩了我也光彩?放屁!人家说你是我的小妈,一个大男人被老婆全代表,脸都丢干净了!”
  
  独来独往多么自在啊,可又舍不得妻子,妻子能干,很会做生意。他还发过誓说海枯石烂永不变心,可是不发脾气面子又下不来。
  
  妻子没理他,走了,妻子知道他就这犟牛脾气,过些时候自己就消停了。妻子的身影越离越远他便越骂越凶,连喊了三声:屁,屁,屁!
  
  他知道妻子肚子里已经有他的血脉,且是个儿子。可他不服这口气呵。他激动的时候爱唱爱叫爱嚷,又连说带唱了起来:
  
  一二三,三二一,一二三四五六七;
  
  小妈小妈去你的,你有什么了不起!
  
  CBA,ABC,ABCDEFG;
  
  没有小妈还更好,过起日子更惬意!
  
  咪勒多,多勒咪,多勒咪发索啦西;
  
  没你代表多自在,再也没人瞧不起!
  
  “打瞌睡啦?吃完午饭回家去睡”。妻子柔情的声音把他从梦中惊醒了。妻子是来送饭的,带来了一小壶酒,一提盒菜。看着妻子笑盈盈的脸,他笑了,回答说:“没什么!”想起自己梦里发那么大的火又不好意思起来。
  
  他记得自己对老婆说过,“人家是嫁鸡随鸡、嫁狗随狗,我是娶鸡随鸡、娶狗随狗”,自己的话不能不算数的呀!他想:王阿婆李小丫说得也在理,这样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日子哪里去找哟,有妻管严是福气呗。
  
  又想起大舅子的话:“她肚子里已经有你的血脉,听小妹说是个儿子,有人传宗接代续香火啦”。他哈哈笑了起来。他心里想,这样的妻子还是舍不得丢。只是人各有志,各有自己的尊严,各有自己的人格,决不能再让妻子当自己的“小妈”了。
  
  

上一篇:有病无病

下一篇:郑大旺垂泪相对祖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