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导航

郑大旺垂泪相对祖宗

作者: 潮帝 来源: 潮帝文学网 发布时间: 2019年09月16日 16:15:18

郑家是三代单传,他爷爷郑旺,他爸爸郑旺旺,他郑大旺都是独苗。郑家太爷爷最后就只有一个儿子,一个孙子,一个重孙。虽然接受了算命先生的主意取名旺旺旺大旺,郑家并没有兴旺起来。 郑家三代单传是从郑大旺的太爷爷只生了一个儿子郑旺开始的。太爷爷是辞官

  郑家是三代单传,他爷爷郑旺,他爸爸郑旺旺,他郑大旺都是独苗。郑家太爷爷最后就只有一个儿子,一个孙子,一个重孙。虽然接受了算命先生的主意取名“旺”“旺旺“大旺”,郑家并没有兴旺起来。
  
  郑家三代单传是从郑大旺的太爷爷只生了一个儿子郑旺开始的。太爷爷是辞官还乡的官员,邻里们叫他郑善人,十里百里内外的人都晓得郑老爷为人慈善,远远近近颇有一些名气,孩子们都叫他爷爷太爷爷,可就是人丁不兴旺。
  
  太爷爷常常唉声叹气,白白留下了许多田亩和金银财宝,可是留给谁呵。
  
  郑善人归故里后一向疏财仗义、修桥补路,烧香拜佛、赈灾放粮,为菩萨重塑金身……还做过不少好事,怎么就会那么背运?连邻里们都为他抱怨老天爷抱怨地老娘。
  
  郑旺的太爷爷有一妻二妾,却过不惑之年还没有一个儿子。太爷爷的妻舅再三相劝再娶,他没有答应。他想这是命……
  
  后来,为了传宗接代太爷爷不得不再纳了一妾,一个乡下女子,从此有了一妻三妾。
  
  小三是他的老奶妈帮着挑选的,一个矮矮个的十五岁女孩,白白嫩嫩、眉清目秀,唇红齿白、朴实勤快。老奶妈说,乡下人养鸡就爱挑矮鸡婆,矮墩墩屁股大大的鸡婆最能下蛋。这矮矮个的女人就是郑大旺的嫡亲太奶奶。
  
  虽然是妾,太爷爷不肯亏待这乡下女孩,何况还靠她为郑家生个儿子传宗接代。她虽然是小妾,还是坐着花轿、打着鞭炮,从正门坐着花轿进郑家府门的呢。
  
  天如人愿,后来的太奶奶坐着花轿进郑家府门不久,肚子果然渐渐隆起。一家人欢天喜地,高兴得郑老太爷天天自拉自唱,隔差三的叫老妈子去庙里烧香上供,报答神灵保佑郑家不会断后。
  
  可是不久,老奶妈发现小三的肚子怎么是圆圆的,不像是个男儿胎,尖尖的才是男儿胎。这下子郑老爷便又犯急了,日日夜夜发愁、辗转难眠,万贯的家财留给谁哟?
  
  不孝有三、无后为大,要是没有一个儿子,怎么对得住列祖列宗呵。郑老爷急得一病不起。
  
  郑老爷有时候还胡言乱语,说一些乱七八糟别人听不懂的话,什么“求天老爷原谅”说什么“富不过三代、穷不过三代,报应也不该过了三代”……
  
  小三临盆的那天,老爷子已经气息奄奄,微睁着眼睛等着老妈子报喜讯。
  
  小三果然争气,生的是儿子,便赶快派老妈子报喜。哪料到,老爷子一听说是长了小鸡鸡的,高兴得忽然脸色红润、一声呵呵大笑,却余音未落便马上背过气去了。
  
  老爷除了万贯家产,只给儿子留下一个“旺”字算是遗言,一定是希望子孙兴旺。老爷已经过世,儿子即便起了“旺”的名字,也就这孤独一个。再旺不起来,只有“旺”这根独苗苗了。
  
  还是个孩子的那少奶奶,听说老爷过世哭个不停。外面传说这儿子是来索老爷命的,传到了小三耳朵里,小三便更是哭成了一个泪人儿。
  
  从此小三七十年守寡如一日,天天拜佛念经,一直到有了郑大旺,小三当上了太奶奶才终于安下了心来。
  
  大旺还记得太奶奶好喜欢他,抱他在怀里左个宝贝右个宝贝,左个乖乖右个乖乖,但常常偷偷的流着眼泪。真是遗憾,郑大旺的爷爷郑旺也只留下一根独苗,爸爸郑旺旺仍然只留下了大旺这根独苗。
  
  大旺的妈妈生他以后就不再生了。这时候五星红旗已经升起,不许纳妾,不能像太爷爷一样娶妾,于是只能靠大旺接香火了。
  
  后来郑大旺也只有一个儿子,倒不是因为大旺或者大旺的老婆不会生。是因为正提倡计划生育,他们夫妻都是为人师表的教师,哪里好意思再生。再说也没那能力养第二个儿子,家业已经没落,已经一无所有,靠工资养活一家老小。
  
  他们夫妻一致同意,有一个儿子传代就行了。真是命根子呀,夫妻俩如获珍宝。
  
  不料这唯一的儿子不幸在工地事故中遇难,夫妻俩哭得死去活来。大旺的爸旺旺更是天天坐在沙发上,望厅堂里爷爷奶奶的照片发楞,饭茶无味、不吭不响、唉声叹气,有时还自言自语。
  
  大旺的爸爸对一切都很淡薄,烟酒不占,衣着吃食要求也不高,唯独巴望再有一个孙子为他郑家传宗接代。可是偏偏老天不长眼,大旺的妻子莫名其妙的得了不育症,再没有了生育能力。
  
  郑大旺眼前总晃着太爷爷太奶奶的影子,总萦绕着爷爷奶奶的声音。他一看见爸爸佝偻的身躯、雪白的须发,便成天唉声叹气、心焦如焚。
  
  大旺非常难过,精神萎靡、悒悒不乐。脑子里不断出现他的太爷爷,太爷爷因为盼儿心切而丢了一条命,太奶奶还守了七十年寡。
  
  他的太爷爷和爷爷的影子似乎天天都来身边,他常常听到“不孝有三、无后为大,不孝有三、无后为大”的声音在耳边缭绕。
  
  看到丈夫每日悒悒不乐、没精打采,大旺的妻子十分内疚。她看出来丈夫的苦恼,主动提出离婚,让他娶过一个妻子。
  
  大旺虽然是个孝子,哪里忍心妻子离去。一天,大旺的妻子偶然看见公公跪在她丈夫面前……她终于明白了,于是坚决把行李衣物搬去学校的集体宿舍。三个月后,大旺只好同意妻子的离婚要求。
  
  大旺离婚半年后再娶了一个。哪里又想到,他突然得病,也同样没了生育能力。大旺的孝心彻底落空,期望彻底破灭。
  
  大旺和新妻子的性格还不合,经常为一些事扯皮吵闹,日子过得很不愉快。他非常后悔,不应该和结发妻子离婚的。
  
  郑大旺现在已经年届髦耆,再婚的妻子离开了他,结发妻子又已经西去,孤零零的一人形影相吊,坐在太爷爷太奶奶,爷爷奶奶,爸爸妈妈和结发妻子的像前,默默的望着。他没有说话,孑然坐在藤椅上,垂泪相对祖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