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导航

用三万份报纸整垮你

作者: 潮帝 来源: 潮帝文学网 发布时间: 2019年09月16日 16:15:49

1、岂有此理 葛春兰下岗后在街边摆了个报摊,旁边放个冰柜,兼卖冷饮。这天,一辆小车吱嘎一声停在她的摊位前。车窗缓缓摇下,一个胖脸男人伸出头来,冲她喊:来瓶纯净水。 葛春兰瞥了那人一眼,冷冷地说:要水自己过来拿。 胖脸男人只好从车里钻出来,讪笑

  1、岂有此理
  
  葛春兰下岗后在街边摆了个报摊,旁边放个冰柜,兼卖冷饮。这天,一辆小车“吱嘎”一声停在她的摊位前。车窗缓缓摇下,一个胖脸男人伸出头来,冲她喊:“来瓶纯净水。”
  
  葛春兰瞥了那人一眼,冷冷地说:“要水自己过来拿。”
  
  胖脸男人只好从车里钻出来,讪笑着说:“小葛同志,下岗后心情不好可以理解,不过做买卖这个态度可不行,和气才能生财嘛。”
  
  葛春兰不耐烦地说:“和气要分对谁,迎接豺狼的只能是猎枪。”说着拿出一瓶纯净水,使劲往冰柜上一蹾。
  
  胖脸男人并不生气,他今天心情似乎特别好,自己拿过纯净水喝了两口,说:“到底是豺狼还是菩萨,你看看今天的晨报就清楚了。对了,明天的晨报全都给我留着,我有用哦。”说完,钻进小车绝尘而去。
  
  葛春兰心中画了个问号,忙找出今天的晨报细看。在头版显著位置,是一则评选“感动本市十大新闻人物”的消息。上面刊登着候选人的照片和事迹简介:有在讲台上默默耕耘40载的人民教师;有不顾个人安危勇斗歹徒的见义勇为英雄;有抢救危重病人3天3夜没合眼的白衣天使……
  
  看到最后,葛春兰不由地咬紧了嘴唇。最后一个候选人竟然是昌达纺织有限公司的总经里胡达昌,也就是刚才买纯净水的胖脸男人。胡达昌曾是葛春兰所在纺织厂的厂长。他在担任厂长期间,一个好端端的厂子让他弄得乌烟瘴气,乱七八糟。最后经营不下去,纺织厂宣布破产,胡达昌自己注册了昌达纺织有限公司,回过头来把纺织厂兼并吃掉。就这样,一个好端端的国有厂子变成他的私有企业。而现在报纸上把他列为“感动本市十大新闻人物”的候选人,理由居然是:为社会排忧解难,安排下岗女工近百名。
  
  葛春兰越看越气愤,纺织厂被胡达昌搞得倒闭破产后,下岗女工有400多人,他现在安排区区百名女工就算是“感动”了?真是岂有此理!
  
  2、勤工俭学
  
  这则消息最后说,评选“感动本市十大新闻人物”的选票将刊登在第二天的晨报上,希望广大市民踊跃参加。看到这里,葛春兰心里一动,刚才胡达昌让她留着明天的晨报,是不是想买报纸搞黑选票啊。葛春兰忽然有了一个大胆的想法:把明天全市所有的零售晨报买断,然后再高价卖给胡达昌,狠狠赚他一笔!
  
  回到家,葛春兰把自己的想法告诉了丈夫何长生。何长生是中学老师,他觉得葛春兰的想法不错,凭胡达昌的为人他一定会大量购买报纸搞黑选票,确实能狠狠赚他一笔。可是那样的话,不等于为胡达昌这个贪官助选了吗?
  
  葛春兰装作不在乎地说:“助选就助选吧,有什么大不了呀。”何长生正色道:“胡达昌害得你们下岗失业,你居然为了赚钱而成全他搞黑选票,其他下岗女工知道了会怎么看你?”葛春兰问:“那你说怎么办?”何长生想了想说:“还能怎么办,把报纸买到手后全部销毁,让胡达昌搞不成黑选票。”葛春兰说:“你说得轻巧,全市的零售晨报大约有3万多份,1份6毛钱,你拿得出两万块钱吗?”
  
  一提钱何长生傻眼了。他每月只是挣那点死工资,除去开销几乎所剩无几,别说两万块,就是两千块他也拿不出来。
  
  葛春兰见何长生不言语了,就说:“我有个办法,既能卖给胡达昌报纸,赚他一笔钱,又能让他搞不成黑选票。”何长生急切地问:“快说,什么办法?”葛春兰笑了笑,并不回答,话锋一转问他:“你们学校有贫困学生吗?”何长生说怎么没有,他们班上就有20多名学生,父母都是下岗职工,家里非常困难,到现在都没钱交学费呢。葛春兰说:“那好,明天你把那20多个贫困生召集到咱家里来,我给他们提供一个勤工俭学的机会。”何长生听得云里雾里,不知葛春兰葫芦里卖得什么药。
  
  次日天刚蒙蒙亮,葛春兰蹬着三轮车直奔晨报社。来到报社发行部,葛春兰把情况对发行部经理一说,要求赊销今天全市所有的零售报纸。经理为难地说:“3万多份报纸将近两万块钱,到时你还不上怎么办?”葛春兰早料到这一点,她从兜里掏出一个绿本本拍在经理手上:“要是到时还不上,我家房子就是你的了!”经理见葛春兰押上了房产证,又见她一副义无反顾的样子,只好答应了她。
  
  葛春兰把3万多份报纸拉回家时,何长生已经把那20多名学生召集齐了。他们见葛春兰拉回这么多报纸,不知要他们做什么,议论纷纷。葛春兰说:“我要借用你们的手中之笔,给贪官制造点麻烦啊。”
  
  3、料事如神
  
  学生们在葛春兰的指挥下,把3万多份晨报翻了一遍。此时已是上午10点,何长生有点着急,说太晚了晨报不好出手,催葛春兰快点。葛春兰笑道:“我们急什么,着急的是买报纸的人,现在肯定像绿头苍蝇一样满大街乱撞呢。不信把报纸拉到街上,眨眼就能脱手。”
  
  果然如葛春兰所料,她把报纸拉到街上没一会儿,就有一辆面包车“吱嘎”一声停在她身边,从车上下来一高一矮两个人,开口就说所有晨报他们全要了。
  
  葛春兰知道他等的人来了,不动声色地说:“好啊,1元一份,拿钱来。”高个一听惊得跳起来:“你这女人真够黑呀,6毛的报纸卖1元,知道我们是谁吗?”葛春兰说:“不管是谁,要就1元一份,不要拉倒。”高个正想发火,矮个拉住他:“我们请示一下再说。”说着掏出手机,拨了一串号码。电话接通,矮个把这边情况一说,就听那头说:“1元就1元吧。也怪我,昨天不该把信息透露给那个女人。”葛春兰笑了,不用问,电话那头正是胡达昌。
  
  见过数,付了钱,两个家伙把报纸弄上面包车,“吱”的一声开走了。葛春兰心里甭提多爽了,这钱挣得解气!
  
  回到家,葛春兰对那20名学生说:“同学们,这次勤工俭学你们干得非常漂亮,工资不多不少,正好顶上你们的学费。为了安全起见就不发给你们了,由你们的何老师代为转交给学校。”
  
  同学们听了欢呼雀跃:“勤工俭学真好玩啊,只是把报纸上的圆圈圈涂成黑色,就挣够了学费呢。”
  
  原来,葛春兰和同学们已把晨报上的选票填写完了,只留了上面几份报纸没填写。当然,哪一张选票也没填写胡达昌的名字。
  
  这时,何长生在一旁惋惜地说:“只可惜了那3万多张选票,咱们白费了半天劲填好,却不能交到报社去评选。”
  
  葛春兰想了想说:“我看未必白费。胡达昌没有收藏废报纸的嗜好,你装作收废品的去昌达纺织公司遛一圈儿,说不定会有意想不到的收获呢。”
  
  吃过午饭,何长生蹬着三轮车出去了。果然一个小时后,就拉回了满满一车报纸。一进门,何长生就冲葛春兰竖起了大拇指:“老婆你真不简单,简直料事如神。这不,上午咱1块钱1份卖出去的报纸,我又花1块钱1公斤买回来了!”
  
  (发表于《经典故事报》2010年121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