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导航

多事客车

作者: 潮帝 来源: 潮帝文学网 发布时间: 2019年09月16日 16:16:55

一 一辆客车不快不慢地在省道上行驶着,车上已是满座皆客,却仍有人在中途陆续上车。这使得乘客很是不满,纷纷向售票员提出抗议。售票员是个青年男子,长得五大六粗,一脸横肉。此时正悠哉地坐在车门边的位置上,面对众人的抗议,他不屑一顾:这条路上的车就

  一
  
  一辆客车不快不慢地在省道上行驶着,车上已是满座皆客,却仍有人在中途陆续上车。这使得乘客很是不满,纷纷向售票员提出抗议。售票员是个青年男子,长得五大六粗,一脸横肉。此时正悠哉地坐在车门边的位置上,面对众人的抗议,他不屑一顾:“这条路上的车就这个样子,不满意可以下车!”
  
  既然没得商量,乘客就不再费那口舌了,天知道后面还有车没?就这时,又一个老头匆忙挤了上来,在车门边站住脚,掏钱买票。
  
  老头买完票后,眼睛在车内扫了一圈,最后停留在身边的一个纸箱子上,问售票员:“同志,这家伙可以坐不?”
  
  售票员好似没听见他的话,压根懒得理会他。老头连叫几声后,火了,骂道:“卖票的,你聋子啊?问你这箱子能不能坐人!”
  
  不待售票员有所反应,箱子边上的一个中年男子扯了扯他的衣服,又拿手指指箱子,摇了摇头。意思是说:这箱子不能坐人!
  
  老头纳闷而又无奈地站在原地,右手扶在那箱子上,身体随着车子的晃动左右摇摆。不多时,静下来的中年男子突然拍拍他,举手划脚地“哇哇”囔了起来。
  
  很明显,中年男子是个哑巴,老头傻傻地看着他,不知他在说些什么东西。
  
  这时售票员突然开口了:“老家伙,他说你的手扶在他箱子上了,叫你把手拿开点。”
  
  老头脾气很大,他看了看箱子,又一次火了:“你奶奶的,这箱子扶下会散架啊?还是里面装了金银财宝怕我摸走啊?你个死哑巴……”老头这一骂开,顿如滚滚长江水,一时无尽头。哑巴亏在嘴巴不能说话,哇哇哇地叫个不停,双手乱七八糟地比划着。
  
  “死哑巴,比什么比?想打架啊?要打就来打,我看这车上没一个好人,我非把你的牙齿打掉两个不可!”老头气愤地卷起了袖子。
  
  哑巴不再比划了,他猛地站起身来,挤出了座位。车上顿时一阵骚动,有人在边上劝说道:“算了算了,一点小事何必大动干戈!”
  
  售票员却在边上冷笑道浇油:“老头,你打得过人家不?瞧你这把老骨头,真打起来,还不知道谁的牙齿被打落地呢。”
  
  老头哼了一声,双目圆瞪地对着哑巴,随时准备进攻。此时意外出现了:哑巴并未应战,而是对着空座打了个请的手势,意思是说:这座位让你坐!
  
  老头怔了一怔,随即便大大咧咧地坐了上去。哑巴让座不到两分钟,边上一个年轻人突然站了起来……
  
  二
  
  年轻人拉拉哑巴的衣服,说:“大哥,你坐我这吧!”
  
  哑巴愣了一愣,随即一个劲地摇晃着头,将他往座位上压。年轻男子坚定地说道:“大哥,您别客气,我马上下车了。刚我看出来了,您是让那位大爷小心点,别撞到车门上焊上去的铁架,是大爷误会你了。”
  
  众人的眼光一下聚集在了车门上,那里果然有个铁架,站着的乘客一不留神就会撞上。大家都在为此唏嘘时,老头却一脸的满不在乎,仿佛眼前这一切压根与他无关!
  
  “大哥,您坐吧,司机,前面路口停车,我要下车。”年轻人对着司机喊道,又将哑巴拉了进去,生怕时间一长,座位让别人给占了。一直沉默寡言的司机依言将车停住,年轻人正欲跳下车时,老头突然飞快站起身来,一把揪住他的衣领,使劲往后一扯,骂道:“哪里来的王八孙子,这么喜欢装好人,我就让你装个够!”
  
  这一突变将整车人都雷住了,谁也没料到老头会有此举动。年轻人愤怒地看向了老头,却并未还手,当他强忍着气准备再次下车去时。不甘罢休的老头趁着他掉头的瞬间,又揪住他的衣服,狠狠往后一扯拉,年轻人一个踉跄,跌倒在车板上。
  
  刚坐下去的哑巴忍不住了,蓦地站起了身,上前将年轻人扶了起来,随即又是一阵谁也看不懂的比手划脚。年轻人也火了,他猛地将哑巴推开,忽地从口袋里掏出一把匕首,对着老头晃了晃,满脸愤怒。
  
  动刀了!车上又是一阵骚动,哑巴紧张地站在一边,不知如何是好。老头却不甘示弱,他拍拍胸脯:“来啊,有种往这扎……”
  
  “老家伙,你简直找死!”不待老头话说完,年轻人突然刀子一划,趁着老头躲闪的空儿,他飞速地窜下了车。
  
  “将这贼娃子拦住!”老头双手迅速地抓住了年轻人的衣服,对着售票员大喊道。坐在一边的售票员愣了一愣,本能地向后缩了一缩。但是贼娃子这三字实在太刺耳了,车上乘客很快有了动静,不少人已站起了身。年轻人看出不妙,双手向上一举,拨腿就跑了,很快就窜进了路边的树林!
  
  再看老头,手上只抓着年轻人的一件衣服。车上乘客纷纷问他:“刚才跑的是个贼?”老头并不回答,他摸摸衣服的口袋,摸出了一包香烟,一个打火机,还有一个钱包。哑巴一见钱包,顿时哇哇地叫了起来。
  
  老头一声不发地将钱包递给哑巴,冷酷地坐下了。售票员却很是不满,埋怨道:“老头,你真是三个鼻子多闲事,这些人都是有团伙的,以后盯上我这辆车我找谁负责去?”
  
  老头眼睛一白,懒得理会他,车上的乘客却是议论纷纷:真是人不可貌相啊,谁能知道那年轻人竟是个贼娃呢?刚大家可一直当他是好人来着。还有这老头,究竟是好人还是坏人?这压根就是怪人嘛。
  
  车子继续开动了,下车的人开始越来越多,还有一个多小时到目的地时,车上只坐了十多个人。哑巴和老头都没有下车,一些乘客已经开始打瞌睡了,售票员正捧着一本低俗小说看得起劲。突然,车子一个紧急刹车,打破了刚才的沉闷……
  
  三
  
  车子停下后,立即有三个魁梧的青年窜了上来。售票员抬头一看,两个青年手里都舞着白晃晃的加长匕首,看样子绝不是摆设用的。
  
  不用说,三个汉子是真刀真枪打劫来了!早听说这条路不太平,可真正打劫的,还是头一回碰上,售票员当下一个哆嗦,小说掉下了地。
  
  三个“好汉”很快分好了工,一个将刀架在司机的脖子上,另两个堵住车门。其中一个声音洪亮如钟:“大伙儿下午好,咱哥们几个只求财,不伤人,当然,前提是大伙要配合我们的工作!”
  
  坐在一边的老头哼道:“刚走了贼娃子,又来了劫匪,这什么烂车啊?我还是下车去吧!”说着就要站起身下车去。突然,一把匕首架在了他脖子上,匕首轻轻一动,鲜血便顺着脖子留了下来。虽然只是轻伤,可这一举动却吓得整车人再也不敢动弹了。很显然,这三个抢匪不比先前那个贼娃,这回来的是狠角色!
  
  见对方动了真格,老头脚下不动了,嘴巴却依旧强硬:“想杀人啊?来啊,砍下去啊,有种一刀砍死我,否则你是龟孙子!”
  
  为首的抢匪嘿嘿一笑,正欲加点劲,坐在老头后面的哑巴突然站起了身,一把挡在了老头前面,比手划脚地哇哇哇个不停,众人不禁替他捏了把汗。抢匪好奇地看着这个哑巴,片刻之后,突然将匕首一收:“叽里呱啦的,听得我头大,老头,我也不跟你一般见识,我说你都是要进棺材的人了,火气别那么大,惹得我不开心了,一车全收拾了去。今个儿看你们这些人也不像有钱的主,就不为难你们了!”
  
  但见他将匕首收好,竟下车去了。车上的乘客深深舒了口气,哑巴忙找东西给来头包扎。回过神来的售票员这回火了,猛地站起来。冲着老头就是一巴掌,愤怒地低吼道:“老不死的,你要死别拉上我,遇上这种事的还抵抗,他们一不高兴就会让我们见红的,你给我放聪明点!”
  
  老头霍地站起了身,正要反抗,先前下车去的汉子趁着车子没启动又上来了,但见他皱眉道:“突然想起,江湖规矩,来了就不能空手走!”
  
  众人的心又紧了一紧,但见他走到售票员身边,忽地扇了他几巴掌,直打得他鼻血直流。售票员空有一身好骨架,却根本不敢还手,汉子打得够了,才开口说道:“拿钱吧!”
  
  售票员哪敢二话,颤抖着将装钱的包递了上去。青年数出几张大钞,转身给了正在擦血的老头,说道:“这是给你的医疗费,拿着吧!”说完带着另两人下车扬掌而去了,留下一车傻了眼的乘客!
  
  售票员丢了钱包又挨揍,立即打电话报了警,车子也在原地停留了下来。几个乘客不耐烦地下车去了,哑巴则带着老头去找医院了,售票员想阻拦,但是谁也不理会他。车上一个乘客看着哑巴离去的身影,嘴巴动了动,却什么也没说出来……
  
  四
  
  这个案子最后有没有侦破,谁也不知道。关于这件事,其实也是我的一个朋友讲述的,是他的亲身经历,当然,他既不是哑巴,也不是老头,更不可能是售票员,他只是坐在后座的一位普通乘客。
  
  朋友后来对我说:“你知道吗,哑巴也是抢匪之一,他是那三人的同伙。当时他挡在老头的面前,是告诉同伙,这是个好人,这趟车不能抢!”
  
  “那为什么又抢了售票员的钱呢?”我知道朋友会哑语,欲加好奇!
  
  朋友笑了:“那是因为他还告诉了同伙,那卖票的不是个好东西!”
  
  我恍然大悟,却依旧不解:“你这样做不是纵然坏人吗?”
  
  朋友止住笑,长叹道:“经过那天的事,我一直在思考:这个世界上,有绝对的好人与坏人吗?那老头,那小偷,是好人还是坏人?哑巴那天的行为,又谈得上是坏人吗?我清楚地记得哑巴下车时,对着车上的人打了个手势,对大家表示感谢。当然,售票员是活该,想起他那德行,以及他挨揍的模样……”
  
  说到这,朋友又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