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导航

荒唐“借种”酿伤悲

作者: 潮帝 来源: 潮帝文学网 发布时间: 2019年09月16日 16:17:27

一、婚姻愁煞人 刘传后是个能干的小伙子,长得高大结实,且头脑灵活,能说会道。沈小枝文静秀气,人见人爱。在月下老人的撮合下,他俩恋爱了。不久,两人高高兴兴地走进了婚姻的殿堂。 结婚成家后,刘传后和沈小枝把责任田侍弄得井井有条,庄稼长势喜人。秋

  一、婚姻愁煞人
  
  刘传后是个能干的小伙子,长得高大结实,且头脑灵活,能说会道。沈小枝文静秀气,人见人爱。在月下老人的撮合下,他俩恋爱了。不久,两人高高兴兴地走进了婚姻的殿堂。
  
  结婚成家后,刘传后和沈小枝把责任田侍弄得井井有条,庄稼长势喜人。秋后他们又从别人手中接下了一块梨树园。小俩口恩恩爱爱幸福甜美。然而,美中不足的是,结婚一年有余,沈小枝的小腹部依然平平,没有一点做母亲的迹象。村里的一些长舌妇见沈小枝肚子里没有任何动静,背地里说她是一只不生蛋的“母鸡”,一个中看不中用的“花瓶”。这些中伤的话传到沈小枝的耳里,她也很生气。但想到每次夫妻行房事,丈夫并不是不行。她便有些怀疑起是自己的问题。于是,就让丈夫和自己到省城的专科医院一起检查一下。没想到一检查不打紧,问题却偏偏出在丈夫刘传后的身上,而且医院下结论说像丈夫这种情况,根本就不可能让女方怀上孕。
  
  医生的话,让沈小枝悲伤,让刘传后绝望。刘传后觉得自己堂堂男子汉,真是枉费七尺躯。从此,刘传后与人在一起时,总感到尴尬。同时,他也感到有些害怕,害怕沈小枝在某一天会离开自己。为了以防万一,刘传后开始绞尽脑汁想办法。
  
  二、夫唱妻“合”
  
  却说刘传后夫妻经营梨园时,镇里有一名叫侯刚的果树技术员,常来帮他们的梨园进行技术指导。侯刚读过大学,人也长得高大潇洒。他本有一个幸福的家庭,不幸的是,前年的一次车祸,使他永远失去了爱妻。从此,侯刚一人便带着女儿生活,再未谈婚论嫁。
  
  一天,沈小枝不在家,侯刚来了。中午,刘传后执意留侯刚吃饭,便弄了几个菜,两人喝起酒来。几小杯酒下肚,话也多起来了。又是一杯后,侯刚劝刘传后道:“我说传后老弟呵,你和小枝妹没有生育,何不趁现在年轻去抱养一个,视如己出,这又跟亲生的有什么两样呢?要不要我帮你们打听一下呢?”
  
  刘传后没有马上回话,喝了一口酒后,才长叹一口气,说:“侯大哥的心情我也理解,但这事也不是一件小事,我要同小枝商量后才能决定。”说完,他盯着侯刚狡黠地一笑。两人便继续吃菜喝酒。
  
  那天,侯刚吃完饭后就走了。沈小枝从外面回来时,见丈夫刘传后坐在家中长吁短叹,便问他遇到了什么不开心的事。谁知沈小枝的话音刚落,刘传后便“呜呜”地哭开了,边哭边把中午与侯刚在一起的事讲了。看到丈夫伤心的样子,沈小枝心一酸,也跟着流泪了。沈小枝说:“传后,要不我们就按侯技术员说的,去抱养一个。”刘传后没有同意。沈小枝又说:“你说该怎么办呢?”刘传后忽然把嘴贴近了妻子的耳朵耳语起来……沈小枝的脸也跟着红了起来。原来,丈夫要她找侯刚借“种”。刘传后的话还没说完,沈小枝就摇头一百个表示不同意。想不到刘传后却又哭开了,哭得沈小枝心里发软。最终还是没有经住丈夫的软磨硬缠般地“开导”,也为了延续刘家的“香火”,羞红着脸点头答应找侯刚借“种”。
  
  那天下午,刘传后邀请侯刚来到了家里。面对主人的热情和丰盛的晚餐,不胜酒力的侯刚盛情难却,几杯后就被刘传后扶到房间去休息,还随手将一杯放有催情药的茶水服侍侯刚喝下。随后,一个滚热光滑的玉体钻进了他怀里。侯刚无法自制,一阵兴云播雨后便响着酣声睡去。侯刚半夜醒来,看到身边赤裸的沈小枝,顿时惊出一身冷汗。沈小枝却一把抱紧他,告诉说这一切都是传后安排的,自己也确实想真正做一次母亲,希望侯刚不要拒绝。
  
  一夜激情后,沈小枝果真有喜了。第二年8月,生下了一个儿子。
  
  三、自酿苦酒自己喝
  
  儿子满月那天,按照乡里的习俗,刘传后与沈小枝在家里摆了酒席,宴请了亲朋和乡邻。
  
  儿子的到来,从表面上看,也确实给了刘传后做男人的尊严。但随着孩子的长大,刘传后和沈小枝感觉到儿子与别人家的小孩不一样,好像傻不拉叽的。两人赶紧把儿子抱到医院检查,结果不啻于一声晴天霹雳:儿子是弱智儿。
  
  弱智儿的证实,使刘传后受到强烈地刺激。从此,他不再亲近儿子。他的情绪也很不稳定,动不动就折磨沈小枝,沈小枝顿感掉进一种无望的痛苦中。那天,沈小枝又挨了刘传后一顿拳脚后,她抱着儿子来到镇上,想找侯刚倾诉一番。结果,侯刚早就不在镇里干了,已经辞职外出打工了。
  
  没见着侯刚,沈小枝带着一腔苦水又回到了家里,依旧成天抱着个傻儿子欲哭无泪。不怨天不怨地,只怨自己,做了一次见不得人的母亲,却留下了一生的遗憾和精神负担。面对欲丢不能的弱智儿和丈夫隔三差五的折腾,沈小枝心力憔悴。人常说,眼不见,心不烦。终于一天,几近崩溃的沈小枝狠心将儿子留在家里后,一去没了音信,她把这种长期受心理煎熬的生活留给了当初的策划制作者刘传后。有人说,她是去找侯刚了。也有人说她又嫁人了,嫁到了一个连刘传后不知道的地方。
  
  如今,刘传后守着弱智儿天天骂着沈小枝。他自耍聪明,炮制了一场“借种”丑事,最终却落了个鸡飞蛋打,散了家庭走了妻的结局。这真是:
  
  聪明人做荒堂事,
  
  为续“香火”费心机;
  
  偷鸡不成蚀了米,
  
  反留一个呆傻儿。

上一篇:多事客车

下一篇:不信公鸡不打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