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导航

不信公鸡不打鸣

作者: 潮帝 来源: 潮帝文学网 发布时间: 2019年09月16日 16:32:57

自从张光荣的老伴三年前去世后,他就从农村搬到城市里和儿子一家住在一起。张光荣因为白天一个人在家里闲得难受,就从街上买回来一只黄绒绒的小鸡,养在阳台上面。 转眼四个月过去了,那只小鸡在张光荣的精心饲养下,已经长成一只精壮的小公鸡,每次看着小公

  自从张光荣的老伴三年前去世后,他就从农村搬到城市里和儿子一家住在一起。张光荣因为白天一个人在家里闲得难受,就从街上买回来一只黄绒绒的小鸡,养在阳台上面。
  
  转眼四个月过去了,那只小鸡在张光荣的精心饲养下,已经长成一只精壮的小公鸡,每次看着小公鸡伸着脖子想学习打鸣,却又打不出来的样子,张光荣就开心地直笑。可是又过去了两、三个月,张光荣就再也笑不出声来。按照他在农村里养鸡的经验,这只小公鸡早就该学会打鸣了,可这只小公鸡就是干伸脖子不出音。张光荣搞不明白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张光荣这天发现,他楼下的一家小院子里面也养着两只公鸡。张光荣下楼后,敲开那家院门一打听,谁曾想那家养的公鸡竟然也不会打鸣。那家的男主人还告诉张光荣,据他所知,这附近养的几只公鸡没有一只会打鸣的。男主人说:“鸡贩子卖到市里来的几乎全部都是公鸡,我怀疑这公鸡是因为一生下来就没有见到过母鸡,所以才不会打鸣。”对于男主人的解释,张光荣是半信半疑。
  
  张光荣是个爱钻牛角尖的人,他决定带着这只公鸡回老家去,看这只公鸡见到母鸡后会不会打鸣。这天晚上儿子回家后,张光荣就把自己想回老家住段日子的想法跟儿子说了。说实话,张光荣在阳台上面养鸡搞得房间里面都是臭烘烘的,那只公鸡还乱飞乱跳,儿子和儿媳妇早就有意见了,只是看张光荣一个人挺寂寞,一直没好意思说出口罢了。现在张光荣提出来想回老家住,儿子也就没有太多的阻拦。
  
  张光荣回到农村老家后,找到了村子里的养鸡专业户李桂花。李桂花笑着说:“张哥呀,瞧你养的那怪鸡。说它是母鸡,它不会下蛋;说它是公鸡,它不会打鸣。”张光荣就说:“不光是我的公鸡不会打鸣,据说这公鸡一进了城市就都不会打鸣了。”张光荣接着就把自己想把这只公鸡放进李桂花的养鸡厂里,饲养一段时间的想法跟李桂花说了。张光荣说:“你这养鸡厂里面都是母鸡,就是逼着这只公鸡向母鸡们求爱,它也得给我学会打鸣。”张光荣的话把李桂花逗得哈哈大笑。
  
  从这天起,张光荣每天一大早就跑到李桂花的养鸡场里面,看看自己的公鸡是不是学会打鸣了。那只公鸡自从进了李桂花的养鸡厂,果然是大变样,一大群的母鸡围着它自己转,可谓是妻妾成群啊。那只公鸡整天精神抖擞的在母鸡群里面东窜西跳。张光荣自己每天除了看自己的公鸡,也顺手帮着李桂花干点杂货,日子过得倒比在城里还要自在。
  
  转眼又是一个多月过去了,张光荣的那只公鸡已经完全长成一只威风凛凛的大公鸡,可惜它依旧不会打鸣。这天,张光荣一来到养鸡厂,李桂花就红着脸说:“张哥,你还是把那只哑巴公鸡带走吧。你天天到我这里来,村子里面的人要说闲话呢。”张光荣一想也是,李桂花的丈夫两年前就因病去世了,这孤男寡女的老在一起,也的确是容易让人误会。
  
  张光荣把那只大公鸡带回家后,那只大公鸡却不干了,食也不吃,水也不喝,整天在院子里面胡飞乱跳的发脾气。张光荣在院子里面自言自语的跟那只大公鸡打趣说:“从妻妾成群一下子变成个光棍汉,是不太好受。你就打个鸣吧,你如果会打鸣了,明天我到集市上给你买两个老婆回来。”
  
  你还别说,自从张光荣和他那只大公鸡谈过话之后,那只大公鸡还真的打起鸣来。大公鸡打鸣的声音有点嘶哑,听起来悲切切的。村子里的人都心善,每天晚上听着大公鸡打鸣的声音,心里头也都不是个滋味。人们都说,那只大公鸡是在思念它的亲人们呢。还有人更干脆,说张光荣是个单身,李桂花是个寡妇,不如把他们两个人撮合到一块过算了,让那大公鸡也能踏踏实实的和妻儿们在一起过日子。
  
  在村子里面,有人提出事情的人,就有张罗事情的人。没过多少日子,就有媒人上门,给张光荣和李桂花牵线搭桥。张光荣对李桂花那是一百个满意,可是李桂花却有点犹豫不决。原来,李桂花是担心张光荣在城市里的儿子容不下自己。
  
  张光荣就和李桂花商量,先到市里跟儿子见个面,看看儿子和儿媳的态度,然后再拿主意。他们两个人第二天就坐上汽车,前往张光荣儿子家。
  
  张光荣的儿子和儿媳见父亲突然又回来了,还把村子里面的桂花婶子也一起带来,先是一愣。当儿子和儿媳知道这次父亲和桂花婶子的来意后,顿时喜笑颜开。儿子对李桂花说:“我们两口子前两天还商量,说给我爸再找一个老伴呢,也省得他孤孤单单的老跟大公鸡说话。这下子我们可就放心了。”他们几个人高高兴兴地吃了一顿团圆饭,就算把这婚事给定下来了。儿子还特意塞给张光荣一千块钱,说是让父亲领着桂花婶子去街上逛逛,买点东西啥的。
  
  人逢喜事精神爽,张光荣和李桂花有说有笑就走出了儿子家门。他们准备上街买点糖果、糕点,好回村后给乡亲们发喜糖。
  
  他们走出去没有多远,张光荣突然停住了。李桂花顺着张光荣的眼光一看,发现马路边上有一个男人在那里卖小鸡。张光荣三步两步走到那个卖小鸡的男人跟前。男人见来了买家,忙说:“师傅,买两只小鸡带回去给孩子玩吧!”张光荣不吭声。李桂花却蹲下身子,在那两大筛子小鸡里面左翻右看。李桂花突然说:“你怎么卖的都是小公鸡呢?”男人脸一红,说:“看你也是行家。实不相瞒,这城市里的人买小鸡,多是拿回家给孩子们玩的,一般活不了多久就让小孩给玩死了。所以,小母鸡我留在家里下蛋,小公鸡才拿到市里来卖。”
  
  张光荣这个时候说话了。张光荣问男人:“你还认得我不?”男人看了看张光荣,摇了摇头。张光荣就说:“你往市里卖的都是小公鸡我没有意见,可是我就纳闷了,你卖的公鸡怎么都不会打鸣呢?”男人憨厚地笑了笑说:“那是我不让它们打鸣的。市里人上班紧张,白天上了一天的班,晚上都愿意睡个好觉。有一家的公鸡半夜三更里打鸣,整个小区的人家都休息不好。所以,我在把小鸡带来卖之前,都用针把小鸡的声带给扎坏了。”张光荣和李桂花听完男人的话都愣住了。张光荣拍着男人的肩膀说:“难为你了,你可真是个细心人。”
  
  张光荣和李桂花离开那个卖小鸡的男人后,继续向前走。李桂花似乎是在自言自语地说:“我也纳闷了,那扎破了声带的公鸡怎么还能打鸣。”张光荣的脸一下子就红了,他吭吭哧哧地说:“那是公鸡想它老婆想的!”李桂花哈哈大笑起来,她照着张光荣的胸前就打了一拳头。李桂花说:“那有打鸣那么难听的公鸡啊,打鸣打到半截还咳嗽,就是你个老公鸡,到现在了还不说实话。”
  
  原来,张光荣家的大公鸡从来就没有打过鸣,那都是张光荣晚上想念李桂花睡不着觉,半夜里学公鸡打鸣呢。张光荣并不知道,那李桂花晚上也睡不着觉。张光荣半夜里在村子这头学公鸡打鸣,李桂花在村子那头躲在被窝里面偷笑呢。
  
  张光荣见自己的老底被戳穿了,索性捏起鼻子在大街上学起公鸡打鸣,把李桂花笑得直喊肚子痛。路上的行人引得纷纷回头看,大家都不知道这老两口子疯疯癫癫的,唱的是什么戏!
  
  发表于《三月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