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导航

在除夕的大巴上

作者: 潮帝 来源: 潮帝文学网 发布时间: 2019年09月16日 16:33:28

这是我调到武警部队后偶然遇到的一件事。 二十年前的除夕,近中午时分,上海发往北京的162次列车停靠在山东兖州站,我们一家三口走出冰冷的列车车厢,我们要在冰冻三尺的兖州换乘汽车,去东南四百里外的费县父母家过年。 我们走出火车站,进店吃了热乎乎的饺

  这是我调到武警部队后偶然遇到的一件事。
  
  二十年前的除夕,近中午时分,上海发往北京的162次列车停靠在山东兖州站,我们一家三口走出冰冷的列车车厢,我们要在冰冻三尺的兖州换乘汽车,去东南四百里外的费县父母家过年。
  
  我们走出火车站,进店吃了热乎乎的饺子。然后来到车站广场,我背着行李走在前,妻子领着女儿走在后。我四下张望,寻找兖州至临沂方向的长途大巴。
  
  这时,一位穿劳改服的人闪过我的眼角,他双手托白纸,虔诚地如捧着“圣旨”。
  
  “是逃犯?怎么胆子这么大,衣服都不换?”我大脑急速思考这里可能发生的一切,警惕着。先护着妻儿上了一辆兖州——临沂的“飞燕”牌长途大巴。我脱去大衣,做好了格斗的准备,琢磨着下车看看究竟怎么回事。
  
  刚起身,他,一个罪犯,出现在我坐的大巴门口,哀求道:“求求司机老师,您带俺去沂南行吗?”他嘴对司机说话,但眼睛却看着我。车里有几位的乘客认出了那身灰衣是囚服,惊呼:“武警同志,快,逃犯!铐起他来!”
  
  我注意到,他手里的白纸,是鲁西南一家全国文明的先进劳改农场给发他的“奖励回家过春节”的奖状。他主动让我审看了他的“证件”、“公文”,我看明白了,他再过20多天就可以刑满出狱。我虽在武警上海总队的五支队工作,但还是第一次见到他的这类公文,公文是真是假,我心里没有底。但看着他那白发苍苍的脑袋,我安下了心,心里有准备能应付下来。
  
  “他不是逃犯,享受政策回家探亲的”对着乘客说完,我示意他上车和我坐在一起。
  
  “谢谢政府的!”他给我鞠躬说。
  
  他也姓刘,按辈分算是我的长辈,我还是让女儿礼貌地问了个好:“爷爷,过年好。”这位刘罪犯摸摸我女儿的头说:“唉,嗯,好孩子,等爷爷挣了钱,再给孙女压岁钱。”乘客小声议论:“这武警和罪犯怎么是一家子?”疑惑的眼神飘满车厢。
  
  车开了,我的“罪犯叔叔”恳求我这个“政府”侄子帮他跟售票员说个情,能不能免票乘车到临沂,他手头一分钱也没了。好人做到底,再说我这上海来的“政府的”也应该用具体行动继续感化和改造罪犯吗。我把情况和售票员说了。售票员一口回绝了,照规章不能免。最后还冷漠地跟了句话,“你这位武警警官为他买票就是了,反正你们是一家子。”得,我只好掏18元钱帮买了车票。
  
  车开了会,我感觉着车厢里的气氛很是怪异,再一琢磨刚才售票员的表情,看来车上的乘客们还是有担心。嗯,就这么办吧。
  
  车过曲阜,罪犯在我的鼓励下站在车厢走道中间高声地向乘客汇报。“我的改造成绩如下……”他带着悔恨细说了自己犯罪的经过,又列举了自己刻苦改造的事例。
  
  他的发言一落声,乘客们明显表情一松。有位妇女说:“俺的娘哎,刚才可吓死俺了。”果然,大家担心我这个拖家带口的武警押解这个罪犯不合适,一旦发生意外我对付不了罪犯。
  
  “哈哈!你是个‘先进’罪犯,俺们就不怕了。”一位老人一边笑一边说。
  
  “先进罪犯”是乘客送给这位刘罪犯改造成绩的一顶赞许的帽子。
  
  车厢里气氛轻松,有了笑声。
  
  “爷爷,你是真是好坏蛋呀?”女儿好奇地问。
  
  看着大家说说笑笑,可我心里明白,“先进罪犯”也还是罪犯,就如马戏团的狼,虽然已经被驯化,但弄不好还会咬人,别的乘客可以对罪犯放松,我不敢放松警惕。我和售票员交换意见,把我爱人和孩子安排在前排,我和他坐到了后排角落。不一会,罪犯呼呼大睡,我把大衣脱下盖在罪犯身上。警服国徽,使命责任,让我下决心保护满车乘客的平安。司机师傅回头瞅到了,喊了声:“哎,都听着,要是发生了什么事,大伙都帮武警,谁充孬种,我揍死他。”
  
  车到平邑站,我下车找到车站调度员和领导,请他们即刻联系公安局和临沂市汽车客运总站,办理罪犯免费乘车回家的事。等忙完,我这时才发现一直没穿大衣,跑来跑去,手也有点冻僵了。
  
  车向东行一个多小时,到了费县汽车站,县公安局民警上车来检查了罪犯的公文,带着他下了车。汽车站站务员向大家解释“他的免票办好了,直接转车去他老家”。乘客中有人提议,俺们给武警鼓鼓掌呗。掌声响起,我的脸涨红了,其实也没做啥的。
  
  车上的售票员也把18元票钱给我,她说:“嘻嘻,你可别说俺糊涂,俺那是一时糊涂。看看你这样对待俺这一车的人,凭什么也不能收您的钱。”
  
  我们三口回到父母家,沂蒙苍黛,袅袅炊烟。参军前和乡亲们植下的白杨林已经遮一片荫,挡一片风,感情激荡胸中,润笔书春联:光荣人家增光荣光荣属于前辈,英雄门第出英雄英雄来自后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