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导航

死去的银行密码

作者: 潮帝 来源: 潮帝文学网 发布时间: 2019年09月16日 16:34:06

夏天的一天下午,上海远郊的一家医院清净的病房里,只有空调嘘嘘声。 病床上外婆,佝偻在毛巾被下,似睡非睡,像个干虾。 妈妈坐在在床尾,侧脸看着外婆,一脸淡漠,用面巾纸擦拭着额头和口唇。 椅子上的朱辰,笔记本电脑翻开在膝盖上,按照妈妈的要求,敲打

  夏天的一天下午,上海远郊的一家医院清净的病房里,只有空调嘘嘘声。
  
  病床上外婆,佝偻在毛巾被下,似睡非睡,像个干虾。
  
  妈妈坐在在床尾,侧脸看着外婆,一脸淡漠,用面巾纸擦拭着额头和口唇。
  
  椅子上的朱辰,笔记本电脑翻开在膝盖上,按照妈妈的要求,敲打出“老人去世遗留银行卡不知道密码怎么办”,轻点键盘,搜索到的上百条结果豁然呈现。朱辰心里明白,这些结果是给大舅准备的,妈妈是一个字也不看的,妈妈祈求的是外公遗留下来的那张建设银行龙卡的密码。
  
  “嘟嘟。”外婆在问话。
  
  妈妈俯身,拍一下外婆的腿,“妈,别急,我大哥马上就来接你去他家。”
  
  手机响起,妈妈接起,是西安的二舅打给妈妈的。
  
  “阿弟呀,妈吃饭还不错,脑子不糊涂,还是说不清话,只会说‘嘟嘟’,早上查房就定了,明天办出院手续,妈今天就可以先回去。阿弟呀,爸是在我家去世的,妈又住在我这里病到的,小半年了,你说姐这心里是什么滋味。我给大哥打电话了,要大哥接妈去他家,大哥粘糊了半天,总算答应了。”
  
  朱辰看着妈妈高频开合的嘴唇嘎然闭上,那是二舅在给妈妈说要紧的事。
  
  妈妈和二舅自小就和睦,外公去世后,二人更是电话不断,自从外公的龙卡到了妈妈的手里,妈妈对二舅言听计从,从不打折,不时还泡手机粥。妈妈自小就和大舅抬杠,拌嘴,外公一闭眼,妈妈不时地顶撞大舅,二人还为了外公的龙卡吵过一架,但近两天妈妈对大舅突然有一点温和。朱辰明白,这一切都是龙卡惹的祸,都是外公的存款惹的祸。
  
  “爸爸的龙卡带在身边呢,密码,啊,弟弟你等会……朱辰看着点外婆。”
  
  妈妈捂着手机走出病房,关上门。
  
  朱辰知道,妈妈离开病房到楼道里去记下二舅推测到的外公龙卡的密码。这段时间二舅每推测到一个密码就会打电话给妈妈,妈妈总是神秘兮兮地接电话,像个特务,然后马不停蹄地去银行ATM机上去检验密码,可惜外公去世半年多了,二舅和妈妈愣是没有破译外公的龙卡密码。
  
  “外公真伟大。”朱辰嘟哝一句。
  
  “嘟嘟。”外婆黑瘦的手推开毛巾被,翻了一个身。
  
  “外婆,我妈妈出去了,一会就回来。”朱辰为外婆盖好毛巾被。
  
  “嘟嘟。”
  
  外公去世后朱辰听妈妈叨叨过,外公有两张银行卡,一张是领退休工资的邮政银行储蓄卡加绿卡,密码是半公开的,妈妈和外婆都知道;一张是建设银行的存折加龙卡,据说是外公的秘密金库,妈妈说她见过存折,但没见过龙卡,更不知道密码。
  
  为外公办完丧事后,妈妈极力主张外公的绿卡归外婆,龙卡也归外婆。妈妈认为,她和两个舅舅还有外婆虽然都是外公遗款的第一顺序继承人,但是外婆是第一顺序里的第一继承人,只要三个子女放弃继承权,外公遗留的钱就顺利归了外婆。
  
  妈妈的意思一表示,二舅首先声明放弃继承权。
  
  妈妈原本打算放弃继承权,是大舅的态度让妈妈来了个一把八十度脑筋急转弯。那天晚上,大舅来到朱辰家,当着外婆、妈妈和朱辰的面振振有词地表了态,他不但不放弃继承权,而且还认为二舅放弃的那份应该归他。
  
  外婆一听大舅的话,气的她当晚就把外公的建行存折给烧了,那张龙卡塞给了朱辰。朱辰觉得自己是第三代,不是第一顺序继承人,不能要这个龙卡,转手交给了妈妈。
  
  拿到龙卡的妈妈,一阵欢喜后大脑“唰”地反而清醒起来,妈妈明白了外婆的意图,龙卡密码被外公带走了,卡里的钱成了死钱,看你们谁也别想得到一分钱。
  
  “大哥,你来了。”门外传来妈妈问候大舅的甜美声音。
  
  朱辰知道妈妈又要对大舅唠叨那些背书歌子样的套话。朱辰不明白,自从爸爸随工程队去巴基斯坦后妈妈的话就特多,外公去世后妈妈只差一点就成话痨。
  
  大哥,你也不想想,爸妈过年后灰头土脸地从西安回来,叫你到火车站去接,你不接,我把爸妈接到我家里住,谁想到爸突然去世在我家里,火花买墓穴下葬五七我跑的不少吧?这不妈妈住院,又是我陪床的多,我的调休假全部用光了,再遇到事我只能请事假,请事假就要扣奖金。再说,爸爸的存款你要是不要双份,妈妈也不会生气,妈妈不生气也就不会烧存折,现在爸爸的龙卡虽然在我手里,但密码被爸爸带走了,拿到了卡还不是一个空呀,大哥,你别不出力呀,男人总比女人聪明,为了你,为了我,也为了妈妈,咱一起破解爸爸的密码。
  
  门开了,大舅走进来。朱辰叫一声大舅,大舅和善地答应。
  
  “阿辰,怎么样,哪个大学录取的希望最大?”
  
  “苏州大学吧……”
  
  “嘟嘟,嘟嘟。”
  
  大舅靠近床前,俯下身去,“妈,我来接你,你儿媳妇,你孙子都等着你呢,我和阿妹早就商量了,你出了院就住我家。”
  
  “嘟嘟。”
  
  大舅转身拉一下妈妈,摆一下头,二人退到离外婆病床远一点的门边,妈妈“嘚嘚”地掂高跟鞋跟,大舅也掂着腿,悄声说:你别老说我不出力,我跑了两次银行和公证处,咱要想取出爸爸遗留在银行的钱,先要去公安局开死亡证明,再办我们和爸爸的亲子证明,弟弟还要写好放弃继承书,带上你我和妈妈的户口本本身份证,妈妈和我们三个都到场,公证处才能公证我们是爸爸的合法继承人,然后去银行办就可以了。你不要整天愁眉苦脸地破解爸爸的密码的歪路了,还是走正路吧。
  
  “你这是打听的什么呀,还要我们都到场,弟弟来得了吗,西安那么远,你看看阿辰的电脑搜索的,没说那么烦。”妈妈回头看看朱辰的电脑。
  
  “网上说的我也看过,有的说银行合着黑死人的钱,你信吗?我不信。我看咱要么两条腿走路,一边准备材料去办公证,一边破解爸爸的密码。”
  
  妈妈抬头看着大舅的脸,大舅的脸透着神秘的笑。
  
  “一档电视节目,叫《警讯110》,揭露不法分子得到别人的银行卡号后通过电脑对卡号进行处理,破解密码,盗取储户钱财。小青年玩电脑流行破译人家的密码,估计阿辰也会,让阿辰破译外公的密码呗,只要密码破了,还办什么鬼公证。”大舅希冀的目光投向朱辰。
  
  “阿辰,你大舅让你在用电脑破解外公的密码,你会吗?”妈妈大声问。
  
  “哦,好,我试试,闹不巧外公的密码就是得来绝不费工夫,呵呵。”
  
  “明天,你来医院给妈妈结账吧,我不来了。”大舅边说边塞给妈妈一刀元钱,朱辰看到妈妈的脸上是嫌钱少,嘴里说我有钱,手接过钱又递给大舅,大舅按住妈妈的手。
  
  “你们娘两个好好想想,爸在世时有没有给你呀、阿辰呀、妈妈呀,说过密码的事,比如闲谈时,散步时,吃饭时……”大舅突然有点娘娘腔,还把脖子伸向妈妈,期待着。
  
  妈妈仰头看着墙上的空调,停了片刻,“嗯,大哥你这么说我倒想起来了。”
  
  妈妈走回病床边,捋一下黑裙子的后摆,坐在外婆的床尾,米色的高跟皮凉鞋前后摆动着,妈妈貌似回忆。
  
  清明节后,那天天气晴暖,我为爸妈洗了一天被褥。傍晚我和朱辰陪爸妈散步,爸爸看到似火的晚霞,很兴奋,爸爸妈妈和朱辰坐在草坪上,我穿裙子不方便坐,就来回踱步,对吧阿辰。爸爸说起当年参加原子弹工程的往事,说到了牺牲的老工友,三说两说他又说起人生无常,说到了遗产继承。当时,我没有感觉到爸爸在说遗言,听的很随意,阿辰坐在外公对面,听的比我仔细。
  
  朱辰也想起外公的话。
  
  “前几天,我看CCTV法制节目,一个北京的83岁老人去世后留下了银行卡,密码没留下。银行有保密制度,储户去世,家属既没有存折又不知道密码,也不知道存款数目,银行就不会受理。儿女为了得到这笔遗产费尽周折,连电视台也介入了,也没有其他好办法,只有走公证或诉讼之路。”外公停顿了一下,看着朱辰说。“老人的孩子们花费200元公证费,公证他们是合法继承人,到银行去取款,一看老人的卡上只有200。01元。”外公长长出了一口气,叹道,“折腾了小半年,得到了一分钱,太不值了,这个老人的做法不可取。”
  
  外公站起来,拍了拍屁股上的草毛,望着暗红的云,朱辰也站起来挽着外公的胳膊向回走,外公侧脸对朱辰说,“阿辰,我可不学北京那位老人,人死了,不应该给孩子添麻烦,更不能让孩子们互相起诉闹到法庭,我把存折硬卡放在一起,等我闭眼了,一点麻烦也没有,我的密码就是九九归一,你记住,朱辰也替***记住,啊。”
  
  散步回到家,外公又出去了一次,朱辰觉得外公是去建行的ATM机修改密码,回来就说眼前总是五彩云条变幻无常,晚上躺下去,外公就没再起来。
  
  “大哥,爸说他的密码是九九归一,谁都知道九九归一是爸一辈子的口头禅,你能信他的‘九九归一密码’吗,我是不信,九九归一算哪门子密码,啊,你说不信吧,我这心里还痒痒,去机器上试验过,999999,999991,991991,919191,连818181也试验了,可机器都提示‘密码错误’。从我拿到爸的龙卡就开始试探破解密码了,每天准备三个密码,到银行的ATM机上实验,爸妈的生日、手机号、门牌号、你我和弟弟的生日,龙卡的卡号,办卡日期,我都变着花样试验了,上百次试验毫无结果,你说爸到底设计了什么密码呢?爸还说什么‘一点麻烦也没有’,唉,人老了净出怪招,这回麻烦大了。”
  
  妈妈看看大舅,等待大舅发话,大舅的嘴唇动蠕动了两下,笑笑。
  
  朱辰清楚地感到妈妈今天没和大舅抬杠拌嘴说话又那么配合,定是二舅刚才那个电话的效果,二舅一定是说,姐,你只有和大哥多配合才能破译爸爸的密码。而妈妈和大舅一样是坚信外公的卡里有相当大的一笔钱的,所以妈妈作为妹妹再也不能不尊重和大舅,实际上妈妈早就意识到必须利用大舅的智慧,妈妈甚至认为大舅就知道密码,为了不言而同的目的妈妈暂收锋芒,与大舅政治协商,搞缓和,协力攻关。
  
  “爸不就是个钳工吗,他哪来的那么多心思设计古怪的密码,要么你这样试验一下吧,六位数的数字中所有的和9搭界的数字,什么000009,000019,000029,一百个数里不就十个数字有9吗,一个一个地排除,快得很,不出仨月就会破解爸的密码。”大舅自认为找到一条精明无比的解密之路,显得很得意。
  
  “啊,到底是男人的脑子。”坐在床边的妈妈从跳下来,眼睛像开亮的灯泡,去拿床头柜上的手提包,取出面巾纸,擦一下嘴角。
  
  朱辰知道妈妈是不想放弃继承权的,妈妈比谁都清楚她一旦放弃继承权,就只有外婆和大舅二一添作五分配外公的遗款。所以大舅和妈妈不惜要做一回“最笨的解密计算机”,拼傻也要一举拿下外公的密码。
  
  “大舅,破解高级数字密码首先是数学问题,你这是最笨的解密计算法。银行的密码是六位数,也就有十万个密码,每十个数里就有一个9,十万个密码里就有一万个带9的密码。一张卡每天在银行的ATM机上只允许输错三次密码,也就是说我妈妈每天只能输入三个带9的密码。一万除以三,等于3333.333,我妈妈要试验完一万个密码,需要9.13242年,大约是九年两个月吧,……要么,等到银行保密制度改革或继承法修改。”
  
  朱辰还有一句真心话只能在心里说,“大舅,妈妈,如果外公的龙卡里的存款是个空,零元,你们想过吗。”朱辰想到此,一阵心颤。
  
  也就在这一刹那,朱辰想到一个最符合九九归一的密码:111111。
  
  朱辰决心要在大舅和妈妈破解外公的密码之前破解密码,先他们一步看到外公的存款数目,如果是零元,如果像外公讲的那个北京老人那样是200。01元,或者是千把元,那就早点把自己破解的密码告诉大舅和妈妈,让他们早点空欢喜,早空欢喜比晚点空欢喜好。
  
  “妈,大舅,你们别钻牛角了,有的密码设计的很简单,却很难破解。有一种密码是由带数字的汉语句子的数字和拼音字头组合成的密码,比如说拿古诗‘一望二三里,烟村四五家’来做密码,就是1y23lyc45j,不过这样的密码是用在电脑上的多,嘿嘿,我外公没有那么高智商。还有一种密码,就如电视剧《暗算》里的,共军绞尽脑汁花了二年功夫破译了美国人给国军设计的密码,结果是没有加密的密码,空密码,就好比密码是一串零,闹不巧外公用了六个零做密码。”
  
  “啪嗒,啪嗒”,朱辰的话让妈妈猛踏了两下高跟鞋,精神头立马上来了,“大哥,我去外边机器上试验一下好吧,小孩就是比大人脑子灵光。”说着,妈妈麻利地从手提包里取出外公的龙卡。
  
  “嘟嘟,嘟嘟。”外婆似乎是听到了妈妈的话,睁开了眼,翻开毛巾被,示意上厕所。
  
  “你就别去了,你伺候妈,卡交给阿辰到街上ATM机实验一下,或许这密码就被阿辰一下子破了。”大舅劝阻妈妈。
  
  朱辰看得出,大舅没有马上带着外婆离开病房回家的意思,大舅是要等自己做“000000”密码试验回来的。
  
  在街上,朱辰找到了一处建行的ATM机间,进入,关门,插入龙卡,按“中文”钮,带着十分的期望输入他破解的密码“111111”,顺利通关,朱辰一阵激动,深呼一口气,按“查询”键,“吱——”机器运转,屏幕显示:1.00。
  
  “啊,九九归一,外公伟大。”朱辰暗叫一声,咬着嘴唇,退卡。
  
  外公的秘密彻底暴露在朱辰的眼前,朱辰的心情一下子复杂起来,开心与郁闷混杂,期望与失望交织,不知从何处入口才能想明白眼前的问题。
  
  朱辰面无表情地回到病房。
  
  “阿辰呀,你是我的好儿子,密码破了吗。”妈妈焦急地抢先开口。
  
  外婆“嘟嘟,嘟嘟。”
  
  大舅不作声。
  
  朱辰摇摇头。
  
  卡,递给妈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