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导航

耍杂技的女孩

作者: 潮帝 来源: 潮帝文学网 发布时间: 2019年09月17日 07:10:53

  小莲能让邻村的班主挑中,出外挣钱,能解燃眉之急,他求之不得。原来班主不仅答应每月九百元工资,还提前支付四千元保证金。他的大儿子去年考入县一中,急等钱用。这里的女孩很少上学,有了一技之长便要随班主出外挣钱。女孩早晚要出嫁,成了人家的人。读书不但不能

  小莲从噩梦中惊醒,恐怖的眼神在黑暗中闪了闪,急忙垂下了眼帘。她暗自庆幸这次噩梦中的惊叫没把睡在一旁的小庆哥吵醒,两滴泪珠慢慢地滚下了腮边……后面的再也止不住,顺流而下,淌进嘴角,咸咸的、涩涩的。她不敢抽泣,静静地躺在那儿……不一会儿便又进入了睡梦之中……稚嫩的小嘴吸允了一下嘴角的泪水,秀美的脸庞竟露出了微笑……她梦见吃冰激凌,凉凉的、甜甜的……在这暑热的长沙城里,沁人肺腑……


  突然,竹篾敲打床头的声音把小莲从美梦中惊醒。她一骨碌利落地爬起来,知道稍一慢点儿,竹篾便要狠狠地抽在屁股上。三位和小莲一般大的女孩,迅速地穿好衣服。她们都来自河南的杂技之乡,住在这廉价的地下室,干起了街头献艺乞讨的营生。


  中午,酷热的步行街街头,小莲汗流浃背,奋力地表演着杂技。老汉夏建国手提刚刚给快开学的孙子新买的adidas名牌运动鞋走来驻足,从兜中掏出个壹圆的硬币,放进塑料桶。小莲翻身下来,给夏老汉道谢。那秀美幽深黑亮的眼睛触动了老夏久埋心底的一根弦,倏忽记起自己儿时相识的一位女孩……思绪飞回五十年前……


  八岁的夏建国正在自家门前和小伙伴们扎高粱秆八角蝈蝈笼。一位小伙伴跑过喊:“快去看呀!操场上来了马戏班!”大家一哄而散,跑向了东面的小学操场。小夏急忙拎起已经快结尾的蝈蝈笼,追去。


  小伙伴们吵嚷着去看狗熊,离开了关猴子的大铁笼子。此时小夏正取出兜里的糖果,给了眼前小猴一颗。只见它闻了闻,竟然把糖纸剥了下来……小夏童心大悦正要闪身去寻看狗熊的小伙伴们,谁知小猴身旁一个大猴,一把抢过剥好的糖果添进自己的嘴里,欢叫着跳到笼顶,手攥钢筋一跃,便到了笼子的另一头。小夏气愤不过,便找来一节树枝,去寻那位抢糖的大猴。可它灵活,几次捅不着,竟把小夏手中的蝈蝈笼扯了个粉碎,还扮了鬼脸嬉笑。小夏怒不可遏,寻来一枝更长的树枝。还没等来到猴笼前,一位和小夏一般高的小姑娘几步便来到他的面前,还没见她抬手,树枝已到了小姑娘的手中。小夏一愕,见她杏眼圆睁,柳眉倒立,鸭蛋脸火红,两腮气得鼓鼓……小夏立时泄了气,“咯、咯”地笑出了声。这回轮到小姑娘一愕,扔了树枝,也“扑哧”一声笑了。


  小夏掏出糖果递给她一颗,她剥开糖纸,咬下一半,手中的递给了那位被抢的小猴。看着她吸吮糖果那美美的样子,小夏急忙又去兜中翻找,可翻遍所有的兜,只翻出一张糖纸。她见他失望的样子,说:“把糖纸送给我吧。瞧,它多漂亮!”


  她叫小红,五岁便在马戏班里搭班,练就了一身杂技功夫。刚才见小夏给小猴的糖果被大猴抢走,也很气愤。见他起先拿了一小树枝,心想不会惹恼猴子,便没阻止。见又取来一枝大的,怕小夏反被猴子伤了,急忙过来夺下。


  晚上母亲带小夏看马戏,他特意挑了几颗裹着鲜艳漂亮纸的糖果,准备送给小红。谁知去晚了,买了票进去,马戏已经开始。只见小红骑在马上,在圆圆的马道上一圈圈奔驰,身穿一身红色绸缎演出服,一根大辫子垂在脑后,扎一藕色蝴蝶结,随风翻飞飘荡,美极!突然,小红一纵,小夏的心一揪,随着全场观众一声“啊”……只见小红稳稳地立在奔驰的马背之上,表演开各种惊心动魄的骑技——时而隐于马的内侧,时而隐于马的外侧;正在观众热烈鼓掌之时,只见小红跃回马背,双手攥着马鞍倒立起来……立时,小夏和观众的掌声如狂潮般响起。


  小红表演的最后一个节目是叼花。下面一个壮汉,两肩托起一个梯子,梯子顶上第二节插一带柄的荷花。小红窜上梯子,表演各种惊险动作来到梯子第二层,慢慢弯下腰去,竟然头从胯下钻出,把荷花用嘴叼起,又是一阵狂潮般的掌声响起……小红回到地面,潇洒的给观众行礼,小夏看见豆大的汗珠挂在她的脸上,她却笑得一朵花似的。后来的节目索然无味,小夏趴在妈妈的怀里睡着了,糖果也兜了回来。


  第二天小夏特意给小红送糖果,哪里想到刚出门正碰上她背着个小孩迎面走来。小夏迎上去,问:“去哪儿?”


  “去市场买菜。”


  “背着孩子还怎么拿得动菜?”


  “这是我们班主的儿子,刚刚一岁,背得动。”


  小夏取出糖果,放在她的手里,转身去找小伙伴玩耍去了。

上一篇:幸福的阿培

下一篇:短打《虱子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