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导航

“杨老师”测官运

作者: 潮帝 来源: 潮帝文学网 发布时间: 2019年09月17日 07:13:17

  预测到何人胜任建设局长?“杨老师”说,必须是姓氏中就带“财”的,而且在乡下干过,排行不在第一、第二最妥。谭书记考虑到了钱三,他的“钱”姓本来就是“财”,也在乡下做干部,尤其出手大方,一下子就送了我八万块,虽然是莽撞了,让夫人代收,给了娘家舅舅,但

  有个算卦的“杨老师”,名气非常大,尤其是预测官运,几乎从不失准,所住偏僻的巷道里,车水马龙,门庭若市。每到领导换届或准备提拔干部前夕,找他测官运的人都要提前预约,否则不接待。


  文化局的副局长老赵,多年勤恳工作,一直没有提拔,却不知道问题在哪儿,于是悄悄约定了时间,要“杨老师”给参谋一下。


  他报出了姓名、出生日期和现任职务,“杨老师”排出了八字,说了什么“马逢帝旺,柱无伤官,加官进职”的话,老赵听不明白,“杨老师”就直白说,“你要升正职,必须有贵人相助,无论你做了多少成绩,没有贵人一句话,只能是为谁辛苦为谁忙?”“具体点,贵人在哪里?”“贵人在离此西南一千米左右住,是一幢红房子,贵人应该属鼠,壁上土命,一九六O年出生。”“贵人一定会帮我么”“应该能帮,但你得去找他,把你的意思表达出来。”“我已经向组织表达过了,都没用,跟这贵人说就能有用?”“不能白去说啊,得表示一下,如想到最好的局,就多表示,想到普通的局,就稍少表示一些,如果仅想转正,不计较职位,就再少表示一些。”老赵却想,贵人是谁呢?不过一琢磨,哦,红楼,那不是谭书记家么,他正是一九六O年生的。有准,老赵回家去准备了。


  钱三是副乡长,他的愿望是想进城,更想把级别提半格,知道有个预测“官运”奇准的“杨老师”,特意来专程拜访。


  他报出了姓名、出生日期和现任职务,“杨老师”排出了八字,说了什么“马逢帝旺,柱无伤官,加官进职”的话,钱三听不明白,“杨老师”就直白说,“你要进城要转正职,必须有贵人相助,无论你做了多少成绩,没有贵人一句话,只能是毛驴拉磨-原地转圈?”“那贵人在哪里?”“贵人在离此西南一千米左右住,是一幢红房子,贵人应该属鼠,壁上土命,一九六O年出生。”“贵人会帮我乡下人么”“应该能帮,但你得去找他,把你的意思表达出来。”“我已经向组织表达过了,都没用,跟这贵人说就能有用?”“不能白去说啊,得表示一下,如想到进城到最好的局,就多表示,想到普通的局,就稍少表示一些,如果仅想转正,不计较职位,就再少表示一些。”钱三却想,贵人是谁呢?出去一打听,红楼,原来是县里一把手谭书记家,他也正是一九六O年生的,算得蛮准的,钱三心里佩服着,回乡去准备了。


  但在开讨论干部问题会议的前一天,“杨老师”从来都是闭门外出的,任何人预约都不接受,拿多少钱都不给预测“官运”。


  因为这一天,他都要到全县最高档宾馆最好的一个特定房间,去会见一位特殊的顾客。


  顾客特殊,是指他的身份特殊,但找“杨老师”的目的,仍是预测。他特殊就在于他一般不算自己的“官运”,而是求“杨老师”预测那些人可以升官,能因此给自己带来“财运”并不会出事的,他就是谭书记,背后也有人叫他“贪书记”。


  “杨老师”单独给他算,已经知道他的生日,主要看流年的“财运”,说他“偏财是天禄,自然之财,不劳而已,享现成之福。”


  算起何人可为“文化局长”?“杨老师”说从命理看,应该提内部人,而且提姓氏在《百家姓》中靠前的,越前越好,他能给谭书记带来“财运”。谭书记想起老赵嗫嚅着把装着五万元的信封塞给他的情形,点了点头,觉得算得很准,自己收了老赵的钱,然后提拔他,原来早就在命里注定好了的。


  预测到何人胜任建设局长?“杨老师”说,必须是姓氏中就带“财”的,而且在乡下干过,排行不在第一、第二最妥。谭书记考虑到了钱三,他的“钱”姓本来就是“财”,也在乡下做干部,尤其出手大方,一下子就送了我八万块,虽然是莽撞了,让夫人代收,给了娘家舅舅,但也是进了自己的家啊,这个建设局的肥缺非钱三莫属了,不过下次要提醒他,送礼不能再给夫人了,本来是应该给包养的娇娇买幢房子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