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导航

苍蝇也可恶

作者: 潮帝 来源: 潮帝文学网 发布时间: 2019年09月18日 07:13:29

二十七,途中歇。是说人到27岁,生计选定了家庭建立了,上了人生第一台阶就歇息,准备上第二台阶。人生有没成就能否建功立业就看这第一台阶的安、静、思。所谓三十而立也。 怎不是呢?古安平重庆美院毕业后任江阳蓓蕾艺佳校教师,20年按揭在锦绣河山小区55幢

  二十七,途中歇。是说人到27岁,生计选定了家庭建立了,上了人生第一台阶就歇息,准备上第二台阶。人生有没成就能否建功立业就看这第一台阶的“安”、“静”、“思。”所谓三十而立也。


  怎不是呢?古安平重庆美院毕业后任江阳蓓蕾艺佳校教师,20年按揭在锦绣河山小区55幢1单元置了2室房,老婆王亭星漂亮、贤惠、勤俭,1年多前又添丁芽芽,在闲适的生活中就想想今后的发展吧:艺佳校有几个国画好苗子,今后加强素描培训,一生能育出几个人才也足矣;二瓷厂聘自己为画师,画出几件能登国际陶瓷美术作品大赛之作也不碌碌无为而羞愧。人生前面两条路,得慎重思想。


  可是,买了房6年才搬来的1单元1号业主入住后就没过一天清静。本来,这锦绣河山小区楼距都宽阔的5、60米,楼距中间1条宽2.5米的步行道两旁宝珠香、龟背竹、栀子花郁郁葱葱——正因为这,古安平才不怕20年还账选择了在这安家。这业主不知哪根神经短了路,将他家至步行道的宝珠香、龟背竹、栀子花全铲掉,围上不锈钢栅栏,打成仝地面。紧临栅栏外2.5米的步行道就是他家和来客的停车地,栅栏内仝地面小小独立王国中要不就划拳打码要不就两三桌麻将开战要不就嘭嘭嚓快三步、慢四步……当今都说一门关静,哪能关住响声如雷、振耳欲聋的音响!古安平感觉自己快要患上神经分裂症。


  又一夜嘭嘭嚓快三步、慢四步中,老婆王亭星见古安平坐立不安,去同1单元1号业主和颜悦色交涉:“朋友,可以下班了吗?”


  正搂着女人慢四步兴头上的1单元1号业主大为恼火:“谁像你俩口子,成天死吃憨睡!猪?”


  见老婆灰溜溜回来,莫奈何古安平只好得罪人向物管反映。


  这下可好了,独立王国中划拳打码时反倒增添了物管一桌。划拳打码、麻将和嘭嘭嚓声响更高。


  不是有个“12345市长热线”么”?古安平同老婆商量后冒着胆通到了市里。


  嘿,还起了点作用,物管还是怕市长——虽然只是市长办公室,带了人来将步行道与行车道的接口处用地足锣丝安了两根两尺高的黄黒档车柱。


  档车柱档住小车,小车只能停在行车道。但划拳打码、麻将和嘭嘭嚓声响依然不绝于耳。


  老婆说:“再向市里反映。”


  古安平说:“没必要了。昨天我就见两根档车柱已拔掉1根只剩下4颗锣丝。不知道这1单元1号来头如何?惹不起,惹不起!后天就是孩子2周岁生日,我妈都要来,还是筹备要办的亊吧,买点菜割2斤肉什么的?”


  古安平妈从学士山来贺孙子生日,坐车,转车,再坐车,下午才到。背的是个编织袋,内装只一件给媳妇织的毛衣是新的,其余给孙子的帽呀、衣呀、鞋呀全是搜集亲朋好友孩子穿用过的半新半旧货。说:“当今,孩子都独生子女多没弟妹接上穿,只穿一季,个子稍长就扔了实在可惜。”


  “奶奶,”孙子能叫奶奶了但对衣物还不知新旧、好歹,翻出颜色鲜艳的就往自己身上穿戴,还满屋炫耀:“看看,漂亮不?。”


  “漂亮,漂亮。”古安平妈乐得合不拢嘴,说:“啊哟,看看,我们芽芽今后一定会过日子。”


  古安平老婆说:“妈,别只顾精神享受,还得食补。吃饭了。”她是红会医院的医生。


  “对,对对,吃饭。”古安平妈说。她见孙子生日没请客,餐桌上也只有1个麻辣肉片和酥肉汤,很是高兴,说:“芽芽妈,你先入座,芽芽母难之日嘛。”


  这社会,无论达官贵人还是碌碌无为之辈一家子能聚在一起安静享受用餐最温馨不过。


  忽闻“四季财呀!”“五金魁呀!”“六位高呀!”“哥俩好呀!”声浪一声高过一声涌进门窗来。


  古安平妈偏头听了一刻,说:“安平,我还高兴你们芽芽生日没请客。原来……这请的客不就来了?还边走边划拳预习,就像大街上的酒疯子,像啥话!”


  “妈,”王亭星说:“真没请有客,知道你老人家怕吵怕闹。这是隔壁1单元在划拳打码。差不多天天都吵。我都厌烦了。”


  “天天?”古安平妈不理解,问:“哪有那么多钱,哪又有那么多狐朋狗友?”


  “妈,”王亭星制止说:“不说‘狐朋狗友’,听说他家有长辈京城当官。”


  古安平妈也惹不起“有长辈京城当官”的人,说:“惹不起躲得起,赶快把碗筷收拾了一家子到百子图广场去耍。”


  王亭星说:“好的。今夜九华山艺术团在百子图广场演出。”


  古安平附议:“要得。宁肯看演出也不听恶心的划拳打码。”


  一家子用童车推着芽芽到了百子图广场,见告示:今夜因故停演。只好向后转。


  回经杜家街时,迎面碰见物管办会计宋英。宋英问:“你们一家子哪去走人户来?”


  王亭星回说:“我们想去百子图看演出……”


  宋英说:“我都想去的,没成;正要锁门,接到江先生电话叫买两件啤酒。”


  古安平妈奇怪问:“你们小区物管还有这项服务?”


  古安平说:“章程没有的——对我们没有。但小区物管对江先生诚惶诚恐——就像小鬼见阎王。”


  古安平妈问:“哪个江先生这样凶?”


  古安平说:“就是1单元1号那个划拳打码。”


  宋英说:“古哥,别胡说。以后我对你与江先生一视同仁。我走了,买了啤酒我还要到百子图。”说完,快步离开办差。


  古安平对着宋英背影说:“如果是为看演出,就没必要去了。今夜不演。”

上一篇:快乐颠颠

下一篇:一个都不能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