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导航

名人故居不能拆

作者: 潮帝 来源: 潮帝文学网 发布时间: 2019年09月23日 22:45:01

S市旧城改造工作如火如荼,分管城建的孙金涛副市长喜笑颜开。这样既捞政绩又捞钱的美事可不是很多,换了谁都会在这件事上日理万机。 星期一早上,市政府大会议室里人头攒动,各办事处的头头都过来召开阶段会议。孙金涛听取了拆迁负责人的情况汇报,满意地点

  S市旧城改造工作如火如荼,分管城建的孙金涛副市长喜笑颜开。这样既捞政绩又捞钱的美事可不是很多,换了谁都会在这件事上日理万机。
  
  星期一早上,市政府大会议室里人头攒动,各办事处的头头都过来召开阶段会议。孙金涛听取了拆迁负责人的情况汇报,满意地点点头。会议结束时,孙金涛环视四周,严肃地说:“我知道,虽然我们取得了阶段性胜利,但仍有很多困难摆在我们面前。比如,个别顽固不化的‘钉子户’……”孙金涛话音刚落,唐化街办事处的书记柳大海就站起来,支支吾吾地说:“我们……那里就出现了麻烦事……”孙金涛看看柳大海,用中指点着桌面说:“不要在这里说什么问题,也别给我提什么条件,问题解决不了,就地免职!”说完,孙金涛宣布散会。
  
  刚回到办公室,孙金涛就接到柳大海的电话,还是要说会上没说完的话,被孙金涛不客气地堵了回去。
  
  几分钟后,办公室主任秦华吉进来了,说柳大海把电话打给他了,让他转告孙金涛,他们那里那个“钉子户”很特殊,只有孙金涛亲自去才能解决。
  
  孙金涛骂了一句“窝囊废”,站起来就往外走。秦华吉赶紧打电话让司机做好准备。半个小时后,孙金涛的车队浩浩荡荡来到唐化街。
  
  一见领导来了,柳大海赶紧迎上来,领着孙金涛来到一个旧宅子前,指着一个小木牌让孙金涛看。孙金涛眨眨眼,自言自语地说:“刘小慧故居?刘小慧是谁?”柳大海看看四周的人,欲言又止。
  
  “怕什么!说!”孙金涛最讨厌不痛快的下属。
  
  “孙市长,这里尘土飞扬,我们还是去办公室说吧。”柳大海一脸苦瓜样。
  
  来到设在办事处的拆迁办公室,柳大海才试探着问:“孙书记,你还记得诗韵茶楼弹古筝的那个漂亮女大学生吗?”孙金涛一听,把眼一瞪:“柳大海,你搞什么名堂!这拆迁和女大学生有什么关系?再说了,茶楼酒楼那么多女大学生当招待,我能记住哪一个?”柳大海说:“这个你肯定有印象。因为那天晚上你和她……那个了。”
  
  孙金涛“腾”地站起来,指着柳大海的鼻子骂道:“我看你是不想干了!你算什么东西,也想管老子的私事?”柳大海被骂懵了,结结巴巴地说:“可……这个……算了,我还是直说吧。孙市长,3年前,你在茶楼看上了一个女大学生,借着酒劲强行与她发生了关系,结果,那女生当晚就自杀了。您想起来了吗?她就叫刘小慧。这个牌子就是他父亲刘老汉挂上的。”
  
  孙金涛愣了一下,颓然坐了下来。好久,孙金涛才说:“那事不是早就私了了吗?我当时给你了五万元,你回来说都办好了,怎么……?”柳大海说:“是啊,当时解决的很圆满。可谁知,刘小慧的父亲让我把事情的经过复述一遍才肯签字私了,嘿,老东西竟然留了一手,把我那天的话全录了下来,说不给他留着这处老宅子,他就把那盘录音带交到检察院,让我们都吃不了兜着走。”
  
  孙金涛就是一个激灵。再过半年,老市长一退休,自己就可以扶正了,谁知关键时候掉链子,竟然出了这样的事。不行,这件事无论如何得解决圆满,如果被一个老头子一搅和,自己扶正的事看来也要黄!
  
  孙金涛立即叫来秦华吉商议对策,两人设想了几种可能,又都被自己否决了。因为这件事难就难在,不能像以往一样强行拆除。
  
  到底是秦华吉脑子灵活,他摁灭香烟说:“我想只有一个办法,那就是,留下这处宅子,并且还要给一个充分的理由。”孙金涛苦笑着说:“你这跟没说有什么两样?”秦华吉说:“孙市长只需按我说的办,定能逢凶化吉。”接着,秦华吉那自己的想法和盘托出,孙金涛这才笑逐颜开,连声称秒。
  
  第二天,秦华吉来到市文化局,在工作人员的协助下,开始查阅本市的文献资料。但刘小慧所在的刘家屯,自打明朝从山西洪桐县迁来后,就没出现过一个秀才以上的人物。唯一一个老秀才,还是在六十五岁时才考上,一高兴多喝了几杯,当晚就死了。
  
  “就是这个了!”秦华吉高兴地拿着复印资料去找孙金涛,两人一商议,就开始了第二步计划。
  
  几天后,市作协组织了一次采风。说是采风,其实就是坐在车里,远远看了一眼那个废墟中的老宅子,然后回到市政府会议室。孙金涛主持了会议,他声情并茂地说:“同志们啊,我们的旧城改造工作不单单是旧貌换新颜,还要把历史文化古迹保留下来。今天大家看到的那个不起眼的小院子,就出现过一个名人。他叫刘孝徽,是乾隆年间秀才,刘家屯的私塾先生。大家可别小看秀才,大文豪蒲松龄就是秀才。那位说了,人家蒲松龄可留下了脍炙人口的《聊斋志异》,这个刘秀才除了教私塾,还做过什么大事?大家别急,会后大家就会领到一份资料,上面是刘孝徽的部分遗著,大家回去好好看看,然后每人写一篇关于刘孝徽的诗文,我们结集出版,让‘刘孝徽故居’成为我市新的文化景观!”
  
  热烈的掌声中,采风圆满结束。一个月后,有一百多位作家撰写的关于刘孝徽的文集出版发行。孙金涛挥毫泼墨,在一人多高的牌子上写上“刘孝徽故居”,然后在鞭炮齐鸣中挂在旧宅的大门上,并接受了电视台的采访。
  
  而此时,刘小慧的父亲早就被做通了工作,躲在屋里没有出来。刘老汉想,既然老宅子能留下,就算把女儿的名字写成白字,也算是自己胜利了。
  
  晚上,孙金涛在皇乐宫大酒店,盛情款待摆平这件事的有功之臣。出谋划策的秦华吉、撰写文言文“遗著”的大学教授和部分采风作者推杯换盏,共同庆祝这一数年不遇的盛事。
  
  第二天,还处在兴奋中的孙金涛刚想下去视察工作,秦华吉进来说,市政府大门前聚集了很多群众,说是刘家屯的拆迁户。孙金涛来到外面,问大家有什么事。一个中年人上前一步,很有礼貌地说:“孙市长,首先感谢您让我们的老总宗刘孝徽百年后光芒万丈。不过,我们想告诉您,这件事有点瑕疵。”
  
  “哦。”孙金涛笑着说,“有什么瑕疵?你们尽管说,我们可以修正的嘛!”
  
  那人笑着说:“刘小慧一家虽然也姓刘,但不是我们刘家人。刘小慧的爷爷是个要饭的,被无儿无女的一对老夫妇收留,才改姓刘的。这个宅子是刘小慧的父亲十年前才盖得,根本和故居扯不上边。这不,我们大家一商议,就把刘小慧的父亲撵出来了。我们不能让一个外来人玷污了老祖宗的英名。”
  
  孙金涛一听坏了,正要让秦华吉去看看刘老汉在哪里,手机响了。接起一听,是检察院打来的,让他过去一趟。
  
  孙金涛的冷汗“唰”地就下来了。因为他听有人说:“这刘老汉真是倔老头,别说去检察院,就是去国务院,你不应该住在我们老祖宗的故居里啊!”
  
  【《古今故事报》总期】
  
  

上一篇:献错了爱心

下一篇:好狗挡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