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导航

毕师傅和毕师娘这夫妻俩

作者: 潮帝 来源: 潮帝文学网 发布时间: 2019年09月23日 22:46:37

毕师傅和毕师娘夫妻俩不是包办婚姻,自己认识、自由恋爱的,因为个性差异,后来才有了许多不协调和摩擦。没有擦出浓浓的爱情火花而是常常擦出来呛鼻的硝烟火药味。 两口子都是炊事员,在食堂配合挺挺默契的,一个红案、一个白案,毕师傅管烹炸煎炒炖,毕师娘

  毕师傅和毕师娘夫妻俩不是包办婚姻,自己认识、自由恋爱的,因为个性差异,后来才有了许多不协调和摩擦。没有擦出浓浓的爱情火花而是常常擦出来呛鼻的“硝烟火药”味。
  
  两口子都是炊事员,在食堂配合挺挺默契的,一个红案、一个白案,毕师傅管烹炸煎炒炖,毕师娘则管白米饭、白面馒头。
  
  毕师傅是个光头,虎背熊腰、五短三粗,毕师娘则苗条娇小,一缕头发从后脑勺往上梳,翘得老高老高,像一棵兰草栽着,走路时随着轻盈的步伐有着节奏颤动的美,还显得个头高了一截。
  
  毕师娘说话像连珠炮,又快又嘎嘣脆,毕师傅说不过老婆便只有动手:“三天不打你还要上房掀瓦啦!”毕师娘当然不是省油的灯,毕师傅擎一把锅铲,毕师娘便操起一把火钳。一次把一碗醋泼在老公脸上,毕师傅好几天一身酸不溜丢的,同事打哈哈说,毕师傅好喜欢吃醋呀,走到哪儿哪儿酸溜溜。
  
  毕师娘没有文化然而伶牙俐齿,一次为孩子的事和人吵架,那人说不过就动起手来。她挨了一巴掌哪肯罢休,一定要打回来。老婆吃了亏毕师傅竟然不帮老婆,还帮别人说话,把她紧紧的抱住不让她冲过去,老婆硬要往前冲时给了老婆一脚。
  
  那个晚上毕师娘又在枕头边藏好了一把火钳,不许老公上床,不老实便要用火钳夹他。
  
  毕师傅白天不怕老婆,一到晚上便蔫了。老公深更半夜最拿她没法,不认错也得认错。有一次毕师傅还没有被“宽大处理”就嬉皮笑脸上床,毕师娘趁其不备,一脚把他踹下床去栽个四脚朝天。
  
  毕师傅最怕这样的时候,栽个四脚朝天也不敢吭声,怕被邻居听见。老婆摸着他的“软肋”,偏选这样的时候整治他,逼他“虎落平阳”。
  
  毕师娘挨了老公这一脚那肯罢休,这个晚上又捏老公的“软肋”了。
  
  毕师傅忽然又老实巴交、闷不吭声,尴尬的一边抓着脑袋一边陪笑脸,被老婆大大的数落了一番,把他的事全抖落了出来。他只好把窗帘拉得密一些,求老婆小声点,无可奈何的听她一遍又一遍数落:
  
  “装什么知识分子嘛,不就念过半学期初三,那封情书还是人家替你写的,这蠢驴也不重新抄一遍,一看就知道不是你的字。”
  
  “你装个什么积极,图个什么嘛?不就掌锅铲的料,还能当官不成?”
  
  “人家有事都帮家里人,就你傻,尽帮外人,打我一巴掌还给我一脚,世界上哪有你这样猪猡的。
  
  60年经济困难粮食紧张,国庆节每户发半斤高级饼干和二两白糖票,自己都舍不得吃你还送人。人家有困难我们就没困难?对门那个姓黄的从乡下搞来了那么多红薯芋头,给过你一斤半斤没有呀,去和人家套什么近乎!你骂儿子猪猡,你才是猪猡,儿子也是你这个猪猡下的种!”
  
  毕师娘叫他猪猡有个故事:
  
  儿子看见人家玩气球便把抽屉里的避孕套拿去当气球,吹得比其他孩子的还大。毕师傅看见那气球多了个疙瘩心里就明白了,一个耳光刮过去:“谁叫你捡脏东西来玩,你这个猪猡”。
  
  儿子大声嚷嚷了起来:“不是捡的,是抽屉里拿的,我不是猪猡嘛”。老婆一发现,赶紧捂着儿子的嘴往家里拽,凶老公说“你才是猪猡,大声嚷嚷什么。儿子以后不捡人家的脏东西玩就是了”。
  
  毕师娘今晚可关不住闸门了,不过也就晚上她能拿捏得住丈夫,如果白天,他会凶老婆说:“咦,给你一点颜色,你还要开起染料坊来了呢!”现在他可是全由老婆,爱怎么叨叨就怎么叨叨,成了“虎落平阳被犬欺”。毕师娘当然是还要叨叨的:
  
  “你这个蠢人就爱打肿脸充胖子,割屁股肉补脸蛋,有什么脸面好做的嘛,人家过的日子比我们好,可是你还支援别人,有风格哟,光彩哟,进步哟,国家主义共产主义精神哟——不,国际主义共产主义精神哟。”
  
  “我弟弟求你帮个忙就推三阻四,说是没时间,帮别人就有时间啦。这样脓包相还想往上爬,爬得上去啵?上次选群众代表你不就多那么一票两票,有什么用!如果拿钱拍自己家里人的马屁,万一有个病痛和难处家里人还会照顾你。拿钱拍外人的马屁,今天说你两句好话,明天就不睬你,蠢猪呗?”
  
  “你弟弟和你还是一个娘肚子里出来的,竟然对他那么冷淡,宁愿帮别人也不帮自己的弟弟,还什么发扬风格,屁,还不就想摆脸面,得点假名声!”
  
  “拍马屁要拍自己人都不懂,你看嘛,那年你在哥们家里吃剩菜病了拉稀,我回乡下了,还不是你弟弟借辆板车把你送医院,熬稀饭喂你,那些哥们会管你呗,死在屋子里了也不一定有人知道。”
  
  “不讨好自己人反倒讨好外人做什么嘛,老婆陪你睡觉,给你生儿子,你是猪猡呀,猪猡才像你这样笨,这样呆,这样傻。也不动动脑筋,对别人那么大方,对家里人那样斤斤计较。你比猪猡还要笨,人家打了我,不帮我打回来还踢我一脚!”
  
  “还说什么攘外必先安内,我问了人家,那是国民党的话,你居然学国民党呀。什么攘外必先安内,你这个没良心的,巴不得人家把你老婆打死娶个年轻的吧。你这个死猪,没那么便宜,我会像活捉王魁的焦桂英一样,天天半夜三更来找你。”
  
  毕师娘说一阵骂一阵,哭一阵笑一阵,毕师傅无可奈何,只好由她叨叨。别看毕师娘没有念多少书,平日里大大咧咧,倒是有一手,每次准能把毕师傅镇住。
  
  毕师傅想想都快半百的人,老婆要是真的跑了哪儿去找这样的老婆?他答应从现在开始都听老婆的,保证再也不打她。
  
  深更半夜时候毕师傅从来不敢顶撞老婆,他最怕夜深人静说老婆嚷嚷,嚷了出去自己的面子往哪儿放呀。毕师娘还是不饶不让:“自己说你是猪猡!”毕师傅只好让,说自己是猪猡,老婆才回嗔作喜扑哧一声笑,把藏着的火钳交给毕师傅,批准毕师傅上床。
  
  夜深了,渐渐的悄然无声,只有小虫唧唧鸣叫,蚊子在蚊帐里盘旋,偶尔传出去“啪”的一声,是巴掌对着巴掌打蚊子的声音,不像是打在毕师娘身上,啪的一声之后便沉默不语,静悄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