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导航

佳人相约

作者: 潮帝 来源: 潮帝文学网 发布时间: 2019年09月27日 03:53:30

大学毕业我就职于一家广告公司,两年后公司重整架构,我没有得到提升,毅然辞去了工作。熟话说落叶归根,再三考虑之后,决定回家乡备考公务员。 在家看了几天公务员教材,突然接到老同学王平的电话,他说一班哥们儿为庆祝我游子回家特意组织了一场聚会,言外

  大学毕业我就职于一家广告公司,两年后公司重整架构,我没有得到提升,毅然辞去了工作。熟话说落叶归根,再三考虑之后,决定回家乡备考公务员。


  在家看了几天公务员教材,突然接到老同学王平的电话,他说一班哥们儿为庆祝我游子回家特意组织了一场聚会,言外之意不醉不归。我真心不想去,因为这班家伙要么是公务员,要么在事业单位,有的是人民教师,有的自己做生意发了财,最一般的也结了婚。审视自己两年在外工作没攒下多少钱,好了一年的女朋友因为不想跟我回小县城也与我分手了,我一无所有,去了只有羡慕旁人的份。


  但一班老朋友这几年很少见面,难得有这么个机会,硬着头皮也得上了,不知道刘晓琳会不会来,自从我有女朋友后就再没有过她的消息,就算她没来也可以打听一下她的近况。


  他们在本县最有名的鱼庄订了个大包,我到的时候能来的都来了,带我十三个人,个个熟脸,其中三对属于熟着熟着就亲了的那种,可惜刘晓琳不在。从小到大这么多年,无论事业爱情该不该成的都成了,只有我像漂流瓶似的飘来飘去靠不着岸,想见的人也没来,心中那个失落别提了。


  我有个坏习惯,心里不舒服遇酒便畅饮,喝着喝着就高了,然后什么都不知道了。醒来的时候我躺在一个黑漆漆的房间里,我掏出手机照了一圈周围,原来是旅馆的房间。我扭亮床头灯,晃悠悠地倒了杯水喝下,再看时间,已是晚上十一点多了。


  躺回床上辗转了一会,才想起忘了打听刘晓琳的消息,不由得一拍脑门,我真坑爹。这时手机响了起来,号码陌生,我按下接听键:“喂,谁啊?”


  “是我。”


  听声音挺耳熟的,但我不确定,我试探着问:“琳?”


  “嗯。”


  我一阵激动:“正愁见不着你呢,你怎么有我的号码,你在家吗,睡了没?”


  刘晓琳没有回答我连珠炮似的发问,她很淡然地说:“你现在忙吗,我想请你过来帮我一下。”


  “好啊。”我不假思索地答应,也没问帮什么忙。


  “还记得我家吧,南田路十六号,到了按门铃。”刘晓琳说完就挂断了电话。


  我一招咸鱼翻身冲出了旅馆,拦了辆出租车直奔南田路,一路上我在想见了面该说些什么,要不要来一个久别的拥抱什么的,她说需要我帮忙,大半夜的能帮什么忙,不会是修保险丝断了吧。我自娱自乐地想着,十分钟不到就到了南田路。


  这么多年了,南田路十六号还是那间三层小楼,我抬头仰望,整栋楼黑漆漆的没有一丝光亮,我脑海里闪过一个念头——该不会是刘晓琳和老同学们合伙起来作弄我吧?


  我回拨刘晓琳的手机,提示对方暂时无法接听。我打给王平,这家伙接电话速度到是很快,更快的是暴雨般的责骂:“你妹的你是不是有病这么拼命喝酒,搞得大家还要服侍你,你丫的我本来要给你介绍个美女全被你搅黄了,人家美女说不想跟酒鬼来往,见了你那副尊荣立马掉头走人,你对不起自己就算了,总不能浪费我一片苦心啊。”


  “你丫的别装了快出来开门。”我开门见山地说。


  王平愣了一下:“开门,你在我家外面?”


  我心道你小子还装,我说:“是的,快出来开门。”我听到王平拖鞋高频率撞击地板响亮的声音,然后是开门声,短暂的安静,再然后,王平开始大声咒骂:“你妹的忽悠我,李然你等着,明天再找你算账。”


  我看着刘晓琳家丝毫不动的大门,我试探着问:“你没在刘晓琳家?”


  “来了也不按门铃,在跟谁打电话呢?”刘晓琳突然出现在门口,吓了我一跳,这时候手机嘟的响了一声,屏幕全黑,没电了。


  我用了一秒钟回复镇定,迅速把手机揣进裤兜,挤出一丝笑容:“给你打电话呢,竟然打不通。”


  刘晓琳哦的一声:“我手机信号不好。”

上一篇:老板与小偷

下一篇:乡土专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