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导航

李狗伢与八斤八

作者: 潮帝 来源: 潮帝文学网 发布时间: 2019年09月28日 10:14:47

  从芦苇荡的半封闭状态,到货郎担,到当厂长,狗伢的社会知识的增长,有飞速之快。办工厂,不但有高超的管理水平,也有相当高的外交手段。譬如他去水泥厂,递高级香烟,就不限于厂级领导层,一般的工人逢了他,同样客客气气的递上一支。特别是包装班,他是

  现在,狗伢面前有三个女人:两个二十来岁的;一个三十来岁的。“是她?是她?”他在这两个二十来岁的中间肯定和否定着,至于这个三十来岁的肯定是个陪客。


  进来一个四十多岁的男人,他是狗伢的同事,如果这一次相亲成功的话,他将是他的岳父,狗伢叫他三叔。三叔对着她们说:“斧妹子,你妈叫你。”


  那个三十来岁的转动着滚筒似的身躯,出去了。


  狗伢心里一颤,脸上害羞的红色渐渐退去,“上当了。”他想。


  狗伢想马上回家,或回到他生活了九年的芦苇荡去。


  说回家,他仅只一个父亲了,听说父亲就住在还剩下的一间多一点的土坯屋里。


  当他还没有出生之前,就死了一个前妈和一个哥哥。前妈和哥哥的墓地相隔很近,墓地的前面本来没有路,却被他的父亲踩出了一条路。随着这条路的越来越光,他父亲的身体也越来越差,神智日渐不清。当时的生产队不想将来队里又多了一个五保户,经好些人撮合,他父亲和本队一个死了男人的老实女人结了婚。三年后,狗伢出世了。


  再三年后,这个老实女人一病不起,离开了人世,葬在狗伢的前妈和哥哥的墓地旁。


  墓前的那条路也就越发光滑了,他父亲唯一能记得的就是那条路,脚步乱乱的,路也就宽了起来。


  狗伢读小学了,热天穿一件长到不须穿裤子了的,背上还隐约可见“尿素”字样的褂子,冷天别人不要了的衣服或布片都往身上裹,捆捆绑绑地过。他父亲每天的功课就是那条路和把他打一顿。他想去死,可又不知道怎么死。一邻居看不过意,偷偷给了他一张地址条和一纸亲笔介绍信。他带上一升半米,偷上了火车,来到了洞庭湖畔的芦苇荡。


  邻居介绍的人没有找到,是这个与狗伢同乡,先于他外流到这里的三叔收留了他。在这个芦苇荡一干就是九年,今年二十岁了。他足不出户,“盲目外流”的人员一旦被抓住,会被关起来,送回家接受批斗的。洞庭湖枯水,和别人一起砍芦苇,涨水了帮当地渔业队划船。九年来终因一分钱也舍不得花而积累了三百余元。


  三叔认为他虽然个儿不高,但还灵机,想把女儿斧妹子嫁给他。


  狗伢想念父亲了。


  在芦苇荡里也听得到打倒了四人帮,回家不会挨批斗了,于是,他们回到了阔别的家乡。先进了三叔家。


  斧妹子刚生下来就胖,过称,八斤八两。一聪明人给她取了个名字叫“斧”,斤字头上两个八,而“斧“与”虎“谐音。长大后,更胖,乌黑,木讷。说她有了三十岁,冤!实际年龄,二十一。


  现在,狗伢在地坪里左三转,右三转,几次想对三叔喊拜拜。可又碍于三叔是他的恩人,导师,而致他成了腰缠三百余元的“富翁”。


  狗伢回到家,发现原来的三间房屋确实倒了两间,那多一点呢?得把那用三根小树搭成的三角形厕所计算进去。他来到卧室兼厨房的屋,父亲还没有起床,他叫爹,没应,再叫爹,没应,他摸了摸父亲,虽然还有点余温,但再也不会醒来了,


  三叔参加了丧仪。


  丧事刚完,生产队里一个原来与三叔相识的人提出:“要是狗伢已经有了对象,这阵子成亲最好,棺材棺材,升官发财,刚抬出去的棺材,即埋即发!白喜事,百喜事,百桩都是喜事!”


  “那……那……狗伢昨天到了我家,看了我女儿,男愿女愿,我看……”三叔马上说。


  “夫妻是前世的修积,生成的!”那人说。


  众人一听,齐声附和。


  第二天,新娘子就进了屋,狗伢勉勉强强,糊里糊涂与斧妹子在卧室兼厨房的屋里拜了天地。


  结婚以后,狗伢没有去芦苇荡了。他挑着一担箩筐,里面主要是小孩爱吃的糖食,饮料,小玩具……走村窜户。他最乐意的是用一些烂铜烂铁,废纸废料来兑换。早晨一担小货出去,中午一担废品回来,中午一担小货出去,晚上一担废品回来。


  斧英改叫八斤八了。乡下叫人做五十三两,贬与二百五等同,八斤八其量比五十三两还多,可见“等级”还高。


  中午他挑着一担废品回来,饭菜还是早晨剩下来的那些,狗伢仰起脖子喊道:“八斤八!”


  好一阵子才听到:“哎!我在厕所里。”


  他睹气把凉饭凉菜一口气扒光,把碗一推:“八斤八!”


  好一阵子才听到:“哎!我在厕所里!”


  他啼笑皆非,懒得吩咐她什么了,挑起一担箩筐,走出去了。

上一篇:阿p理发

下一篇:陈二狗在拉面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