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导航

陈二狗在拉面馆

作者: 潮帝 来源: 潮帝文学网 发布时间: 2019年09月28日 10:20:58

  在外面过的也不顺畅,由于想为家里多攒点钱,陈二狗每月的开支都很拮据,每次买东西都买最便宜的,因此也总免不了和商家来一番唇枪舌战,讨价还价,每次都是商家翻着白眼鄙视着他离开。

  陈二狗原名陈真,家住大王山陈家村,陈家村是个十里八乡远近闻名的臭篓子村,村里资产超过五万的大户屈指可数。


  由于村里穷,陈二狗早早就跟着自己的叔伯走出大山外出打工去了,打工的地点就在南方城市深圳,听说一月的工资能有1500元。


  在外打工几年,陈二狗没少受别人白眼,在厂里规规矩矩的工作,但有时也免不了被一时发起神经的领班大骂一通,就因为他是一个乡下人,不拿你开刷拿谁开刷。


  在外面过的也不顺畅,由于想为家里多攒点钱,陈二狗每月的开支都很拮据,每次买东西都买最便宜的,因此也总免不了和商家来一番唇枪舌战,讨价还价,每次都是商家翻着白眼鄙视着他离开。


  不会说话,不善言谈,陈二狗一心埋头苦干,只求兢兢业业的工作,一直都没交到什么朋友。


  又是一年春去冬来,在外面打了几年工的陈二狗好不容易回家和家人团聚了一趟,把这几年存的钱都上缴到了父母手中。


  新年一过,陈二狗就坐着最廉价的火车车厢往深圳赶去,他不想耽误工期。


  车厢里很多人,很挤,空气很混浊,可是没人抱怨,他们很多都是外出打工的,但在这群老实巴交的外出务工者中,还有一些见不得光的存在。


  他们是独步天下的江洋大盗,虽说不上劫富济贫,但偷梁换柱的本事却是高深的不能再高深了。


  陈二狗很累,坐在车厢里渐渐睡着了,火车凌晨两点才进的站,此时已经差不多凌晨三点了,正是人深度睡眠的时刻。


  晃晃悠悠,坐着这节廉价的快要散架的火车,陈二狗不紧不慢的到了站,整了整随行的包裹,陈二狗下了火车。


  此时已经临到傍晚了,陈二狗赶了一天的路,肚子很饿,所以打算去路边街上一个廉价的牛肉拉面馆随便对付一顿晚餐。


  这年头,吃面比吃饭便宜,笑嘻嘻地点了一个五块钱的拉面,陈二狗坐了下来,店员很鄙视的看了他一眼,扬长而去。


  不久,热气腾腾的拉面就端上来了,飞快的连汤带面的吞下肚,陈二狗额头渗出几滴汗珠,胃里舒服了不少。


  拿纸巾擦了擦嘴,陈二狗掏出了自己的背包,准备拿钱付账,每次陈二狗都会把钱包在一个布袋子里,然后贴身携带。


  习惯性地把手往胸口伸去,那是他放钱的地方,他觉得放那里舒心。


  可是摸了一下,却没了布袋的踪影,陈二狗不觉心下大惊,赶紧低头一看,呀!心里一阵尖叫,布袋不见了。


  装钱的布袋不见了,装钱的布袋不见了,此时的陈二狗脑子被这几个词汇占据着,他一瞬间懵了,不知该怎么办,只是愣愣地坐在那里,瞳孔呆滞。


  那可是自己的血汗钱啊!去哪了!我的天啊!我该怎么办啊!


  “喂,五块钱,该付账了。”服务员不合时宜的声音响了起来,打乱了陈二狗的思绪。


  “我……我的钱丢了。”哇的一声哭了起来,陈二狗再也忍不住自己的眼泪。


  此时全店的人都因为这里的异动转过头来看着他们。


  “喂,你有钱没钱,想吃霸王餐是吧!快点给我起来。”看见陈二狗哇哇哭了起来,服务员越发对他嗤之以鼻,翻着白眼用手拉他起来。


  “这位兄弟,你丢了多少钱。”正当陈二狗掩面哭泣的时候,一只略微粗糙的大手伸向了他的肩头,用沉稳的嗓音说道。


  陈二狗止住了哭泣,抬头望了望来人,抽泣道:“两千,那是我的活命钱啊!”说完陈二狗眼泪又忍不住夺眶而出。


  “兄弟,兄弟,你别急,我刚刚在地上捡到了两千块钱,你看看是不是你的。”男人从自己并不名贵的衣服里掏出一叠钱,递给了陈二狗。


  陈二狗把钱接过来,数了数,刚好两千。


  “这,这真是您捡到的吗?我装钱的袋子呢?”有点不太相信眼前的这一幕,陈二狗怔怔地看着眼前的中年男人,疑惑道。


  “兄弟,你多疑了,这肯定是我捡到的,难道你觉得有人会白送你两千块钱莫,至于你那个袋子我给扔了,我不习惯用袋子装钱,所以就扔了。”中年男人笑笑,说道。

上一篇:李狗伢与八斤八

下一篇:阿P管闲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