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导航

谭晶:我从不懂什么是一夜成名

作者: 潮帝 来源: 潮帝文学网 发布时间: 2019年09月28日 21:13:36

  谭晶:我从不懂什么是一夜成名

 

“我要感谢大学时自费生的经历,正是有了这段挫折,我才会不断试图证明自己,才没有被淹没在民歌的声音里。”——谭晶

 

出征伦敦演唱会前,歌手谭晶在北京饭店举行了新闻发布会。除了各界官员代表外,功勋教练员李永波、李琰以及奥运冠军林丹、张宁、罗雪娟、程菲、张国政等人悉数到场,一起登台为谭晶送上了祝福。

 

没有出现在活动现场的成龙,亲自录制了一段视频。镜头前,成龙微笑满面:“以前我自己在国外宣传中国文化,老是感觉力量单薄。现在好了,有谭晶姐姐来了,证明我们的文化能被更多人接受。中国的文化和中国的形象,需要一批像谭晶这样的优秀艺术家去传扬。”

 

将在伦敦与谭晶携手合作的是瑞典国宝级钢琴演奏家罗伯特·威尔斯。“中国的莎拉·布莱曼”,这是罗伯特眼中的谭晶。在主持人杨澜的提议下,他与谭晶现场再次合作了北京奥运歌曲《天空》。

 

这是一场不算盛大但足具规格的发布会。在观众席左侧的角落,坐着一对中年夫妻,他们是谭晶的父母。谭晶现场演唱时,妈妈的身子始终前倾,专注地盯着台上的女儿。3周后,谭晶将成为第一位在伦敦皇家阿尔伯特音乐厅举行个人演唱会的中国歌手。母亲最清楚,从家乡山西侯马那个小县城到这里,谭晶到底走了多久。

 

一定要去北京

  

“我妈老说我小时候长得特别漂亮。我百日的时候,妈妈把我抱出来,院里的人都上来看,说这是谁家的小孩,怎么这么漂亮?雪白的皮肤,红红的小嘴。一看就觉得这小孩与众不同,不像是那个小城市的人。”

 

谭晶的家乡侯马是晋南的一座县级市,侯马文工团是这里最大的文艺团体。母亲周丽萍,14岁那年,一个人从农村老家骑车走几十里山路,来到市里报考文工团。因为“地主”的家庭成分,考官不许她报考。坐在考场门口哭了一场后,周丽萍守在门口,拦住主考老师:“您听我唱唱再决定,行吗?”一曲唱罢,识才的主考当即决定收下她。

 

“我妈说我就是人来疯,天生属于舞台。她每次登台,都需要克服一下怯场,但是我就从来不害怕。”谭晶的舞台经验从胎教就已经开始。周丽萍怀孕期间,一直没有间断登台。四五岁时,大人在台上演出,她就在后台的道具箱上睡觉。翻开当年的照片,很多都是她睁着惺忪睡眼,被大人抱着在台上跟观众谢幕的情景。

 

市文工团解散后,父亲谭新明去建筑公司当起了电工,母亲周丽萍就在公汽公司做起了售票员。谭晶7岁那年,周丽萍通过临汾艺校一位老师的推荐,只身来京,在中国音乐学院完成两年的自费进修。“那次妈妈进修的经历,最大的收获就是带回了很多书,有钢琴、乐理、声乐,她说自己没赶上好时候,以后决定好好教我。”

 

侯马市当时只有两架钢琴,一架在群众文化馆,一架就在谭晶家。1900元的一架钢琴,对于普通之家来说难以奢望,妈妈进修时的1万元学费更是天文数字。“我们家在当地不算特别富有,但是比较殷实。”父亲谭新明改行做起了建筑,承包了一个工程队,扛起了母女二人的音乐梦。

 

谭晶成名后,周丽萍经常跟女儿念叨:“我这辈子有很多遗憾。但是看到你,我就不遗憾了。你就是我的影子。”妈妈一直认为,自己的实力比女儿要强。来京多年,她经常跟女儿说一句话:昨晚我又梦见自己登台唱歌了。

 

谭晶第一次在校外正式登台,是9岁那年和妈妈一起参加市里的晚会。那次母女合作了《妈妈教我一支歌》和《洪湖水,浪打浪》。14岁时,谭晶长到1米64。当时周丽萍已经是当地有名的歌手,很多合唱团都邀她做领唱。分身乏术时,谭晶就会替妈妈上阵。

 

从那时起,周丽萍就一直教育女儿:你一定要去北京,一定要考中国音乐学院。“印象中我妈反复在讲这句话,这可能也是她自己的一个心愿。”

 

最不起眼的自费生

 

高中时的谭晶跟所有同龄人一样,进入了青春叛逆期。“那段时间,大人越让干什么就越不想干。”她还有一个至今没有克服的毛病:容易走神,注意力不集中。初三那年,因为考过一次音乐学院附中,谭晶很清楚:她跟同学们不一样,将来考试,不需要考数理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