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导航

评迟子建散文集《我的世界下雪了》

作者: 潮帝 来源: 潮帝文学网 发布时间: 2019年10月28日 11:21:01

    “我独自来到了一个白雪纷飞的地方,到处是房屋,但道路上一个行人也看不见。有的只是空中漫卷的雪花。雪花拍打我的脸,那么的凉爽,那么的滋润,那么的亲切。”细细品读著名作家迟子建新版的散文集《我的世界下雪了》(浙江文艺出版社2016年11月出版),发现字里行间闪耀着诗意的光辉,不仅让我们领略到了北国白山黑水的自然风光、民情风俗,而且尽显生命的态度和积极的人生守望,令人在心生感动的同时拍案叫绝。

    迟子建是中国当代最具影响力的女作家之一,其作品囊括散文、中短篇小说、长篇小说各个类型,她被称为当代文坛“全能选手”。从1983年开始写作至今,30余年来,她先后出版了《北极村童话》《雾月牛栏》《清水洗尘》《世界上所有的夜晚》《额尔古纳河右岸》《群山之巅》等80余部优秀作品,获得过鲁迅文学奖、冰心散文奖、庄重文文学奖等,其中《额尔古纳河右岸》获得第七届茅盾文学奖。

    《我的世界下雪了》一共收录了迟子建的精品散文58篇,分为“好时光悄悄溜走”“暮色中的炊烟”“年年依旧的菜园”“一滴水可以活多久”“我的世界下雪了”“十里堡的黄昏”六部分。在新书中,迟子建用一支充满灵性的笔勾描出一幅苍茫辽远的北国风雪图,其中既有对故乡风光的怀念,对童年逸事的回忆,对自然美景的感触,也有对北国食物的品味和对人情世故的慨叹。该书的语言风格朴实温厚,细腻而不华丽,灵动而不做作,始终将焦点聚于普通人,从他们平凡的生活中探寻生命、爱情、理想的价值与意义,淡淡的乡土味道被裹挟在文字中,充满真挚的情感和感人肺腑的力量。

    迟子建出生于黑龙江省漠河县,那里的冬季寒冷漫长又洁净美丽,白雪,冰湖,猎人,驯鹿,山峦,森林,野花,极昼极夜,构成了她童年生活中最熟悉的图景,也影响了她的文学创作。“我的故乡不仅意味着清新的空气、美丽的风景、休息的地方,那是灵魂的归宿,一个人的故乡情结总是含有宗教意味。人有故乡是幸运的,同时也会感到不幸,因为故土中不可爱的东西会被人为地美化。”对迟子建而言,故土就是一剂良药,干净的空气和宁静的生活,让她找到了生命的航道。所以她的作品大多以黑龙江为背景,尽管那是严寒的北国,她总是带着情感的温度和春天的气息去抚摸世间的一切,就如在黑暗世界中举起微暗的火,细小却让人温暖。

    “落雪的天气通常是比较温暖的,好像雪花用它柔弱的身体抵挡了寒流。堤坝上一个行人都没有,只有我们俩手挽着手,踏着雪无言地走着……那年的冬天再回到故乡时,走在白雪茫茫的堤坝上的,就只是我一个人了。”在大兴安岭的北极村,迟子建写作的房子里,窗外是青山、河流、树木、花朵。每年冬天她都会回到这里,在满窗霜花和清晨的袅袅炊烟中写作。十几年前的一个夜晚,迟子建深夜醒来,发现停电,她借手机微光,伏于床头柜,不由得写下了一行字:“我的世界下雪了……”那时的她,刚经历人生剧痛,最爱的人因车祸突然离世,使她陷入巨大悲痛中不能自拔。所幸的是,经历过生活的变故和情感的创痛之后,迟子建愈加成熟了,对人生的感悟也愈加通达了。她说:“故乡,是上天送给我的爱人!”

    乡愁是一片雪,乡愁是一朵云,乡愁是一生情。在《我的世界下雪了》中,迟子建以虔诚的回望与冷静的思考,始终满怀着一颗对故乡的炽热之心,让疲惫的身心拥有了一个最温暖的归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