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导航

重温沈从文笔下的小城风情

作者: 潮帝 来源: 潮帝文学网 发布时间: 2019年10月28日 12:27:31

重温沈从文笔下的小城风情

重温沈从文笔下的小城风情

重温沈从文笔下的小城风情

重温沈从文笔下的小城风情

  本报记者袁颖

  “我行过许多地方的桥,看过许多次数的云,喝过许多种类的酒,却只爱过一个正当最好年龄的人。”你是否知晓,最近网上流传甚广的这段动人情话,出自著名作家沈从文之手。而昨天,是他逝世30周年的日子。

  不少人认识沈从文,也许是从语文课本上的一篇《边城》节选开始。在他的笔下,湘西的一山一水、一人一物皆为故事,亦是诗歌,更是一幅淡雅清纯的水墨画。

  回顾他的一生,在最好的年纪,爱上了执手一生的女人;在喧嚣的城市,魂牵梦绕于故乡的山水;在苦难的拉锯战中,用沉默对抗粗暴……他曾说“照我思索,能理解‘我’。照我思索,可认识‘人’。”

  今天,特别推荐沈从文的几部代表作,重温他笔下的小城风情。

  人物简介

  沈从文(1902-1988),原名沈岳焕,字崇文,湖南凤凰人,著名作家、历史文物研究者。

  1924年,沈从文开始进行文学创作。1931年-1933年在青岛大学任教,抗战爆发后到西南联大任教,1946年回到北京大学任教,建国后在中国历史博物馆和中国社会科学院历史研究所工作,主要从事中国古代历史与文物的研究。1988年5月10日,沈从文病逝于北京,享年86岁。

  沈从文的作品主要有:小说《边城》、《长河》、《八骏图》,散文集《从文自传》、《湘行散记》,文论集《烛虚》、《云南看云集》等。

  沈从文小说

  《边城》

  小说简介:

  《边城》写于1933年至1934年初,是沈从文小说的代表作,也是我国文学史上一部优秀的抒发乡土情怀的中篇小说。

  它以川湘交界的边城小镇茶峒为背景,讲述了茶峒码头团总的两个儿子天保、傩送,与摆渡人的外孙女翠翠之间,阴差阳错的爱情悲剧。诚如沈从文所言:“一切充满了善,然而到处是不凑巧。既然是不凑巧,因之素朴的善终难免产生悲剧。”

  小说采用了兼具抒情诗和小品文的优美笔触,将茶峒的自然景物和生活风俗错综有致地展现在读者面前:清澈见底的河流,依山傍水的小城,攀引缆索的渡船,河街边上的吊脚楼,关系茶峒“风水”的白塔……清新自然,又别具特色。

  《边城》经典段句摘录:

  “日头没有辜负我们,我们也切莫辜负日头。”

  “到了冬天,那个圮坍了的白塔,又重新修好了。可是那个在月下唱歌,使翠翠在睡梦里为歌声把灵魂轻轻浮起的年青人,还不曾回到茶峒来…………这个人也许永远不回来了,也许‘明天’回来!”

  《长河》

  小说简介:

  1937年,沈从文回到湘西,并在沅水中部一个县城里住了约4个月之后有感而发,写下了《长河》。

  《长河》讲述了辰河中部吕家坪水码头及其附近小村萝卜溪的人与事。它是继《边城》之后,关于湘西人物、风情的又一曲挽歌。与前期相比,《长河》在思想内涵上发生了细微变化,乡下人在时代风云变幻下的生存境遇,成为沈从文关注的重心。

  沈从文散文集

  《湘行散记》

  散文集简介:

  1934年,因母亲病危,沈从文匆匆赶回湘西。行前,他与夫人张兆和约定,每天给她写一封信,报告沿途所见所闻。这组书札,便是践履这一约定的产物。《湘行散记》便是根据这些书信积累的素材写成的。

  迥异于小说的田园牧歌“气质”,沈从文的散文,饱含一份沉甸甸的责任意识。他将尖锐的民族问题与社会矛盾,融汇在人事的叙述中。

  《沅陵的人》、《沅水上游的几个县份》、《桃源与沅州》等反思“文明”与“堕落”的复合关系。《凤凰》、《一个多情水手与一个多情妇人》沉醉在爱的憧憬里,流露出对爱的毁灭性的隐忧。《虎雏再遇记》、《箱子岩》感动于原始生命的力量,同时也流露了原始生命活力无从改造与转移的忧惧感……

  《湘行散记》经典段句摘录

  “但真的历史却是一条河。从那日夜长流千古不变的水里石头和砂子,腐了的草木,破烂的船板,使我触着平时我们所疏忽了若干年代若干人类的哀乐!”

  “我就这样一面看水,一面想你。”

  “孤独一点,在你缺少一切的时节,你就会发现原来还有个你自己。”

  《从文自传》

  散文集简介: